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從契約精靈開始 » 第一百三十章 結束

  • 從契約精靈開始 - 第一百三十章 結束字體大小: A+
     

      火焰風暴外。

      兩名突襲隊成員,瞠目結舌。

      他們望著不斷蔓延、靠近的火勢,只能往后飛退。

      滾滾熱浪撲面而來,一棵棵大樹變成了火炬,熊熊燃燒的火焰遮住了地動狼和暴君熊的身影。

      “里面到底是什么情況了?!”

      他們無法判斷。

      稍顯年輕的鄧志望向老前輩,“王哥,用召喚嗎?”

      “不行。”

      王大開經驗豐富,他說,“召喚可以喚回我們的精靈,但必然會暴露我們的位置。

      “我們倆能躲藏起來,但兩只精靈那么大體型,藏不住。

      “而且……”

      他望向不斷蔓延的火海。

      “這些火焰只是樹木和木系靈力點燃后燃燒而成,不是火系精靈施展的絕招,殺傷力并不強。”

      他們的精靈,本就是擅長防御的土系。

      皮糙肉厚。

      在這樣的火海中,支撐個三五分鐘不是難事。

      王大開依然面色凝重,“但對方這么做,必然有他的目的,我們必須了解戰場的情況,才好做相應打算。”

      他兩指并攏,低喊了一聲。

      “御靈:視覺共享。”

      一根、兩根、三根、四根……宛如指針一樣的亮芒,從并攏的食指中指周圍,順時針依次出現。

      瑩瑩的光暈纏繞在手指上,老王前輩往雙眼一抹。

      剎時,

      他的視覺和暴君熊連接。

      看見了漫天的火焰,和火海中,那一分為三,帶著駭人威勢的火絨鴉。

      哪怕是暴君熊的視覺,依然只能捕捉到一抹紅影!

      速度比原先更快了!

      兩只精靈已經按照自己的經驗在應對。

      只見暴君熊熊掌往地面一按,土石掀飛,一根根狀似竹筍的巨大石柱從地底凸起,像城墻一樣繞著它們圍了一圈。

      隔絕了火焰。

      隔絕了火絨鴉的視線。

      但紅影閃過,巨大石柱卻像脆弱的豆腐渣一樣被切開。

      用沙塵爆破不斷攻擊的地動狼,根本打不中置身于火海中,來去無蹤的火絨鴉。

      兩只精靈施展的重力力場,更是連尾焰都追不上。

      “這么下去不行,拖也被拖死了!”

      “逃離火場同樣做不到,那只火絨鴉虎視眈眈……而且另一只精靈呢?”

      王大開愈發覺得不妙。

      按理說,他們兩只精英級精靈,對付兩只入門級,應該是占據絕對的優勢才對。

      為什么會變成這樣呢?

      他只思索了不到兩秒,就在心中對暴君熊下令。

      “不再掀起巖石柱,只用巖石鎧甲包裹全身,引誘火絨鴉攻擊,再制造最大強度的重力場,不分敵我覆蓋在自己周圍。”

      一大段話,以契約為聯系,實際上只用了不到一秒鐘,就把大致意思傳遞給暴君熊。

      鄧志聽從王哥的吩咐,也給地動狼下了指令。

      雙重重力場。

      再用沙塵爆破以同樣不分敵我的方式展開范圍攻擊,能確保命中率,破除火絨鴉的分身。

      最后再以落石封鎖火絨鴉真身位置。

      施展殺招。

      能一瞬間考慮這么多,全得益于王大開豐富的戰斗經驗。

      他曾碰見過類似的局面!

      這時,

      隱藏在火海中的三道紅影出現了。

      暴君熊身上覆蓋起了一層厚厚的巖石鎧甲,地動狼則伏低了身軀,躲在暴君熊腳下。

      一人、一精靈。

      緊緊盯著迫近的火焰之影。

      困境下精神已經到了高度集中的程度。

      忽地,

      天暗了。

      暗到了極致。

      明明前一刻面前才是明亮的火光,下一刻就是伸手不見五指。

      不,是黑得宛如瞎了一樣。

      跟暴君熊共享視覺的王大開都極不適應。

      而這時……

      刺目的白光驟然綻放。

      像是極黑的夜晚手電筒光芒正對著眼瞳照來。

      “啊!!!”

      王大開低著頭,雙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眼角控制不住地有淚水流下。

      「御靈:視覺共享」已經維持不住中斷開來。

      “王哥,你怎么……”

      小鄧還沒有學會四刻級別的御靈「視覺共享」,對戰場完全一摸瞎,只能聽王哥吩咐。

      但他話還沒問完,就面色一變。

      契約聯系中。

      原本只是狀態不佳的地動狼,此時,已經陷入了重創。

      很快又變得奄奄一息。

      精靈的自我保護本能讓它陷入昏迷。

      不論小鄧怎么呼喚,都無法搞明白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

      老王前輩喘著粗氣,“我的暴君熊也……但...還好,他似乎沒有下殺手。”

      執行任務前,王大開何曾想到,自己…居然還有被考生放過的一天。

      他并不顯老的臉龐上,滿是滄桑和苦澀。

      ……

      “咕喏~!”

      “啞......”

      蘇皓迎接兩只精靈歸來。

      迷夢蝶狀態好些,火絨鴉盡管也沒怎么受傷,卻已經非常疲憊了。

      “咕喏~”

      迷夢蝶飛了起來,把水麟獸腦袋的位置讓給火絨鴉。

      跟它說去吧咕喏~。

      火絨鴉猶豫了一下,落到了水麟獸頭頂,羽毛緊縮,給大姐頭回了一聲。

      “啞......”

      底下的水麟獸想歪一歪腦袋,又不敢歪。

      明明腦袋是它的唏嚕~!

      “走了。”

      蘇皓一揮手。

      附近聲勢搞得這么大,是不能再待下去了。

      “我的考核應該是過了吧。”

      蘇皓之前,就看見了有無人機在高空拍攝。

      考官組肯定是看到了自己的戰斗。

      他仰著頭望去。

      望了許久。

      逐漸沉默。

      “無人機呢?”

      ……

      火場周圍,有野生的精靈隔著大老遠,悄悄觀察。

      忽地,

      它們看見了穿著涂鴉戰斗服的人影靠近,宛如受驚的小獸一下子竄入草叢或建筑,消失無蹤。

      兩名突襲隊成員帶著精靈,小心靠近。

      他們望著面前的火海,和火焰中,隱約可見的坑洞、溝壑、斷裂的石柱等等,忍不住咋舌。

      “我滴個乖乖,這里到底發生了啥事!”

      粗獷的漢子有點不明白。

      至于搞出這么大動靜嗎?

      這是把考生往死里整?還是把野生精靈往死里打?

      “有人在滅火。”

      他的搭檔說。

      兩人走過去。

      見到了另外兩名突襲隊成員。

      一只五六米長的鱷魚,正張開猙獰的大嘴,噴吐出粗壯的水柱,沖刷在那些燃燒的樹木上。

      粗獷漢子正想打招呼。

      就看見兩名同事的臉色有些不對,充滿著頹然。

      再一瞅。

      遠處,一只渾身是傷的暴君熊,躺在地上。

      一只傷痕更多,模樣更慘的地動狼,像是掛了一樣。

      他腦袋有些宕機,花了好幾秒才回想起。

      似乎……或許……大概……

      那就是兩名同事的精靈。

      他完全懵了。

      “到底是咋回事啊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