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483章 生命的悲喜

  • 塵骨 - 第483章 生命的悲喜字體大小: A+
     
      江面遼闊,洪水滔天,橋早已經被淹沒,就連大家齊心協力拼了全力唱響的號子聲,也從起初的嘹亮漸漸淹沒在了江濤之中。

      若不是有幾名瘦弱的村民被兇猛的洪水沖走,拉不住,也救不回,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脫手后被巨浪刮走……

      差一點林蘇青就相信人定勝天。

      人是可以和天斗的么,天為君親地為母,似乎連神仙也都在聽天由命。

      突然!一個小孩子哇的一聲從耳邊劃過,那是個才三四來歲大的孩子,在洪水的沖擊下,綁著他和竹竿的繩子被泡軟后磨斷了。他身上綁滿了空心葫蘆,這一沖竟是毫無阻力的飛了出去,大家出手不及,千鈞一發之際,之間一道黑影一閃,清幽夢的鞭子立刻捆住了那個孩子。

      她眉頭微微一皺,鞭子一收,將那孩子扔到了他阿爸的懷里,大家的驚訝也只在那一瞬間,看見孩子回來了,立刻便是手忙腳亂的將他重新綁在竹竿上,謹防在被沖走。

      沒有人因為她的出手還多留心思,生死當前,能活著才是當務之急。

      可是清幽夢的眉頭卻始終皺著,“取命的事情做多了,頭一回救命有點不習慣啊?”林蘇青彎腰附在她腦袋邊笑嘻嘻說道。

      清幽夢一咬下唇,反腳一踢,正中他膝蓋,他膝頭痛都來不及痛,噗通一聲就跪了下去,猛灌了幾口混滿污泥的洪水,幸虧他身邊的村民扶得快。

      他突然的往下一跪,把他周圍的人都帶得猛地一個趔趄,險些造了孽,把無辜的村民晃進了洪澇之中。

      清幽夢也是在看見了大家方才的驚險之后,才意識到了自己所出的那一腳的不應該,凡人很脆弱,她知道,卻是才真正的發現居然如此脆弱。

      柱子是豎著橫著,縱橫之間綁得結結實實,就算是哪一個因為洪澇的沖擊失去了平衡,在即將被洪水沖走之前,掙扎著抱緊竹竿……都會牽動得他周圍的人站不住腳,便需要大家齊心協力的穩住平衡,在穩住自己的情況下才能伸手去救人……

      因此,倘若林蘇青是一個凡人,在他方才因為膝頭正中一腳猝不及防的失去平衡之時,沒有及時的控制住……倘若他真的猛然往下一沉,那么至少會牽連十來個人落水。

      是這樣脆弱的生命。

      看著大家眾志成城對抗著、努力、掙扎著……脆弱至此,卻依然頑抗不屈的堅持著,如此……如此……

      清幽夢的心頭為之一顫——這才是真正的活著吧。

      從前總是感覺不出活著與死了有什么分別,僅僅因為自己死不了所以才姑且活著罷了。可是卻絲毫感覺不出活著有什么樂趣。

      生,之所以是生,大概就應該是這樣,才所謂生。就像有白晝就有黑夜,就像有光就有影。從前的她,卻像是只有白晝,沒有黑夜,只有光沒有影子。

      體會不到死亡,便體會不到活著。體會不到分離時的痛苦,便體會不到團聚時的愉悅。

      ……

      她現在狼狽極了,哪里還有幽冥公主的氣勢,頭發亂糟糟濕漉漉的貼在頭上、臉上、身上,衣服濕噠噠的滿是泥漿,平時白皙潔凈的臉此時也臟兮兮的,嘴里也還有泥水。既邋遢又落魄的樣子……

      可是她高興。

      從前不知道什么是高興,因為不曾體會過高興的另一面。就像當那個孩子被洪浪沖走失時她會緊張,在及時把他救住平安的拉回來時,她也不禁松了一口氣,她也不禁感覺到自己方才懸起了一顆心,不禁感覺到放下了心。

      區區一個萍水相逢的脆弱的凡人罷了,明明和小獸沒有分別。

      可是她高興。

      ……

      人能勝過天嗎?

      洪澇是天地所降的懲罰,那些平安抵達對岸正在往山上走的人,他們是不是勝過了?

      看著村民們陸陸續續的平安渡過了大江,即使已經登岸,正往山上走,他們也不忘一邊走一邊朝正在渡江、正在頑抗的大伙兒揮手吶喊,鼓勵大伙兒堅持……

      而那個敲著銅鑼的村長,他是走在最前頭的、最危險的、最早抵達對岸的,而他并沒有上山,他就立在對岸的石碑上,繼續敲鑼,那塊石碑本來應該挺高的,此時卻也只剩下一個碑頂,不比平常的一個小土包高多少。

      號子聲雖然不嘹亮,但從沒有斷過,持續的唱響著,幾度蓋住滔天洪浪。

      清幽夢忽然哪里也不想去了。

      “嘿你愣著做什么呢,快上岸呀!”

      有人喊她,她才倏然反應過來,自己愣住了,就在身后的林蘇青居然沒有催她。

      她一上岸就轉身棱了林蘇青一眼,可是他倒好,隔著面具都能看見他瞇著眼睛笑,竟不覺得愧疚。他若是催一催,又何須村民提醒,又怎會耽誤別的人上岸。

      清幽夢忽然想一把揭開林蘇青的面具,他肯定在厚著臉皮笑,絲毫不慚愧。卻也只是想一想,林蘇青說過那面具他自己都揭不下來。

      好在只是還沒有找到揭開面具的方法,不是沒有方法。

      “你在發什么呆?”

      林蘇青一問,清幽夢一怔——啊?方才又出神了嗎?奇怪,最近為何總是心不在焉。

      一次過江,活下來一些人,也失去了一些人,大家的心情有好有壞,卻沒有人因為自己還活著而感到多么的僥幸,他們紛紛安慰著那些失去了家人的人,去追悼那些失去了的人。

      他們不是第一次經歷這種災禍。

      因為在林蘇青和清幽夢跟著隊伍走到山腰上時,在這山坳里,居然有簡便的草屋棚子和一些炊具。一概沒有灰塵,從大家的閑聊之中聽來,平日里上山來的村民們偶爾也會在這里使用。

      年輕的人們也自發出去了一些人打獵,留下了一些人保護孤寡老小。

      “我們去山頂上。”清幽夢說罷便往上走,林蘇青不多問便跟了上去,他明白,清幽夢不喜歡吵鬧和交際。留在這里的話,便一樣也免不了。

      “你們兩個要去山上呀?”才剛走出沒幾步,便被村民叫住。

      林蘇青和氣回道:“是的哈,她……心情不太好,我陪她到四周走一走散散心去。”

      “那你們可別走遠了,山里頭豺狼虎豹多嘞,你們兩個小家伙別被叼走了!”

      這人說話語氣很沖,還叫他們作小家伙,清幽夢登時目光一凜。

      “好的好的,我們知道嘞,謝謝您關心。”林蘇青連忙把清幽夢往身后拉走,像那位大伯拱手道,“我們只在邊上走一走就回來。”

      而清幽夢雖然下意識的一凜,可登時品著那位大伯的話,語氣是兇了些,但似乎沒有惡意,她正是一愣,俄爾被林蘇青一拽,覺得莫名其妙,好像自己好歹不分似的。

      他那邊剛和大伯說完話,便有幾個聽到的村民來也紛紛過來提醒他們不要走遠,早些回來。

      直到林蘇青都依依依客氣完了,他拽著清幽夢趕忙就走,生怕再啰嗦一會兒,這位大姑奶奶就要動手讓那些凡人閉嘴了。

      他們前腳一走,恰好村長回來了,方才問話的大伯連忙把他兩個去周圍走走的事情報告給了村長。

      “沒事的,咱們人多火氣重,畜生再兇也怕人多。天黑之前他兩個要是還沒有回來的話,你找幾個年輕小伙子去找他們,得叫回來。”

      “好嘞,記得嘞。”大家都應著。

      而林蘇青拉著清幽夢卻是才走了一段路,脫離了人氣清幽夢就用力甩開了他的手。

      早已經習慣了她的性子,她不領情,林蘇青也不覺得什么,便隨著她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