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482章 人間真好

  • 塵骨 - 第482章 人間真好字體大小: A+
     
        在晴朗天趕路,遠比不了陰雨天或大霧天,天越晴朗,越是要留神當心,不要被天上路過的給看見了。

        他們此去是沖著妖界去的,縱使妖界肯收,也怕節外生枝,有誰不肯放。

        有了方向和路線,掩人耳目對他們兩個不難,何況最近以來,三清墟好似就此放過清幽夢了似的,未曾再派誰來繼續追捕。行路就更容易了。

        只是林蘇青憂心忡忡,他擔心未遲會泄露他的消息,他應該在多年前的那場混戰中死了,死在丹穴山二太子殿下的手里。

        但愿她像未曾聽說過那場混戰一樣,沒有可以說的當事者。

        面具是個好東西,隔著面具,清幽夢看不見他的神色,只是發覺他比往日沉默了許多,感覺他在琢磨什么,卻沒有問。不必什么都要問,不必什么都要知道,就像她也在琢磨事情,她也沒有對林蘇青說。

        他們很快混入了凡間,要去往妖界,凡界是必經之路,而混入人群內行走,也可以更好隱蔽自己的蹤跡。

        凡間的路好走,大家都忙忙碌碌疲于生計,誰也沒有多余的精力去關注行走中擦肩而過的路人。

        好看也好,怪異也罷,真的沒有那么閑人來看你。只要你自己坦蕩,自己不要太在意自己。

        日子一天天過去,清幽夢傷已經已經好齊了,她不曾提過之前的恩怨。

        “誒——”突然有個大伯敲著著銅鑼挨家挨戶的招呼著,“馬上要漲潮了!馬上漲潮了!”大伯說完就朝相反的方向走了,也不停留。

        經他提醒,林蘇青和清幽夢才發現,果然只有他們兩個還在朝前走,其他人都在朝相反的方向去了。

        前面是一條大江,江水反弓著這座小村,而包圍著小村外面的孤山,村內的村民們常去那山上打獵砍柴,那座山養育著鎮里的村民。

        但是他們都是白天去山上晚上回村里,可是今日經那大伯一招呼,大家伙兒便都忙忙叨叨的收拾家用。

        也是這時候林蘇青他們才發現,這里的村民都是住的高房子,最矮的也至少有三層樓,看他們忙里忙外的,原來值錢的東西都放在三樓,現在匆匆忙忙的也是把一樓和二樓的東西往三樓上搬。

        家家戶戶都像訓練有素的軍隊似的,動作嫻熟毫不含糊。

        那些原本出去打獵的,也紛紛挎著鐮刀,端著弓弩回來了,陸陸續續的迎面走來,還有幾個是柴才打到一半只差一點了,也不貪心,借隊成伴的回來了。

        他們都在說馬上要漲潮了,趕回來幫忙搬東西,或趕回來接家人。

        敲打銅鑼的大伯依然在挨家挨戶的通知,漸漸的很有幾個年輕力壯的小伙子跟隨他一起走街串巷,遇到哪家沒有大力氣的,他們就幫哪家搬一搬重物。

        林蘇青與清幽夢仿佛置身事外似的,直楞楞的杵在大街上,與那些忙里忙外、躁動不已的村民們形成了鮮明對比,不過他們本就孑然世外,沒有什么家可搬。

        眼見著他們從著急忙慌,到歇下來揩幾把漢,緊接著便自發的,卻又像極其有紀律一樣,開始列隊。

        按著自己家的住址順序列隊,分著兩排列,每家人都會帶著一根長而堅固的竹子,同時身上還背著幾捆繩子。

        排頭的第一個朝的便是那邊的孤山。

        這時候敲銅鑼的大伯回來了,立在隊列最前頭,面對著村民們,那些個年輕力壯的小伙子也跟著他,緊接著一聲銅鑼響,隊列之中的年輕男子們便應聲紛紛出列,在邊上又另外的組了一縱列。

        那個敲銅鑼的大伯應該就是村長吧。

        “這期間一句命令也沒有,大家卻都知道自己應該做什么。”林蘇青好奇極了,他們應該是經常應對漲潮吧?

        接著,村長大伯便敲著銅鑼領著那兩隊帶著村民們往江邊走去,而那些個年輕的小伙子們則還在原地整隊,清點完人數后,各自飲盡一壇壯膽酒,碎了碟子,唱響號子。仿佛要面臨惡戰似的。

        林蘇青與清幽夢都很好奇,反正也是順路,便混入了兩列人群中。

        隊列在碼頭停下,這條江的江面居然沒有一艘渡船,連橋也沒有,他們兩個不禁納悶,什么也沒有,村民們平日里是如何上山的?

        正值疑惑,他們這才發現,從隊伍停下前進的那一刻起,大家伙都在忙著用繩子將竹子纏接在一起,一根接一根,纏得十分牢固。

        林蘇青與清幽夢沒有竹子,但是也有他們搭手的空間。

        兩條隊列,便由兩組竹子串了起來,有力氣的大人們站在兩邊,中間有橫隔,瘦弱的、年邁的、年幼的、體弱的……便都在中間的橫隔里,兩邊的豎抱,中間的則橫抱,橫抱的時候兩條胳膊都架在竹子上面,更不容易脫手,加之兩邊都有人看護,于是中間的就更加安全。

        有為人父母的提醒著自己的孩子道:“可千萬要抱緊竹子!無論發生了什么都不準松開手知道嗎!”

        “為什么不能松開手呀?”

        “你松開了手,大水就要把你沖跑了,你要是被沖跑了,爹爹就找不見你了呀!你也找不見爹爹了!”

        孩子登時要哭,卻咬著腮幫子憋住,大聲嚷道:“我一定抱得緊緊的!死也不松手!”

        有更小的孩子,則是被綁了一身的空葫蘆,并用繩子將孩子整個兒綁在了橫在中間的短竹子上,以防被水淹住了,或是被沖跑了。

        “你站中間去?”

        林蘇青才剛提建議,便遭來了清幽夢的白眼。也對,她不是弱女子,她可比那些精壯的漢子還精壯。

        只是沒料到她也愛湊這番熱鬧,不過也不奇怪,她肯定從來沒有見過什么熱鬧。從前的冷淡只是因為沒有遇見樂趣,今日便是遇上樂趣了。

        林蘇青暗戳戳的捕捉著清幽夢臉上掩飾不住的神情,好看極了。她在偷偷的觀察,觀察著村民們下一步要做什么,觀察著這些不會法術沒有修為的凡人們將如何面對洪澇之災。

        這與修行者要渡劫似的,這些凡人們即將歷劫。

        他們兩個是最沒有紀律意識的,大家伙兒乃至小娃娃們都規規矩矩的站在隊里里頭,而只有他們兩個東張西望,探頭探腦。

        這前頭就是大江,的確漲潮了,江水翻卷似躁動的黃龍似的……

        “過江!”

        三聲銅鑼敲得比浪濤聲響,第一聲敲罷,在村長大伯的引路下,村民們緊跟著就動腳走了。

        可是,這江面上一艘渡船也沒有,連橋也沒有,他們要游過去不成?

        反正他們是不在怕的,他們可以飛,再不濟林蘇青有避水訣。

        隨著隊列走著走著,江水漫過了小腿,可是腳卻依然腳踏實地。林蘇青淌水試探,恰好清幽夢方剛試探完。

        “這底下是橋吧……”為了使身后的林蘇青聽見,她稍微往后仰了仰,聲音低低的說道。

        橋已經被江水淹沒了,越走水越大,已經淹在了林蘇青的腰上。那些綁著一身葫蘆的小娃娃們更是直接浮了起來。

        水浪沖擊越發兇猛,大家緊緊的抱著竹竿,維持平衡,以一群人的力量對抗洪水的力量,倒也不見誰被沖走了。

        那村長的鑼聲停了,替換的是他的嗓子,一邊走一邊唱著號子,林蘇青他們聽不懂他唱的什么,但大家伙兒都跟著唱著,借力似的個個唱得聲嘶力竭。

        橋早就被洪水淹沒了,是村長自己在探路,他走在最前頭,他與跟著他的村民們之間隔著一根竹子的距離,如果他走錯了,被沖跑的也只有他一個。

        “這個凡人……不錯。”清幽夢低聲稱贊,很難得從她口中聽到稱贊。

        “哦?怎么個不錯法?”

        號子聲震天響,洪亮無比,林蘇青很是艱難才聽到清幽夢說話,但是清幽夢肯定不會像他這么努力的聽他說話。于是他彎腰垂首,湊到清幽夢臉邊上,就在她耳朵邊上問道:“怎么個不錯?”

        竟然驚了清幽夢一哆嗦,哈哈哈有趣,竟有點可愛。

        清幽夢沒理他。

        嗯……不理就不理吧,反正都習慣了。

        林蘇青忽然心情爽朗,干脆跟著大家伙兒唱起了號子,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唱什么,只是有樣學樣。

        自己唱開心了,還撞一撞清幽夢,慫恿她一起唱。她才不肯呢,嘴閉得更嚴實了,跟拿針線縫上了似的。

        “你唱啊,你不唱怎么知道好不好玩,有不有趣!”林蘇青邊唱邊慫恿,自己唱得樂開懷,被江濤喂了一嘴水,噴出去吐出去仍繼續,絲毫不影響心情。

        大約是林蘇青慫恿得緊,大約是氛圍太有感染力,清幽夢竟動了動嘴,不多時她就小聲的悄悄的跟了起來。

        比冰霜還冷漠的臉,漲得通紅,江水打濕了她一身,真是狼狽,可是……好愉悅是怎么回事。

        林蘇青樂得開懷,清幽夢唱得謹慎,他不曾發現。清幽夢忽然萌生出一種感覺……

        人間真好。
        (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