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48〇章 海底針

  • 塵骨 - 第48〇章 海底針字體大小: A+
     
        ?

        明明風平浪靜,明明一切靜好,林蘇青卻覺得自己正面對午時三刻的行刑,這一東一西的兩個,仿佛都是來朝他索命的劊子手。

        也不知道這輩子是得罪了哪位不該得罪的神仙,以至于把命批得如此悲慘。

        未遲哦了半天,氣倒是很長也很足,可就是半天也沒哦出個所以然來,反倒是吊著林蘇青一口氣要憋死了。這可太真是刺激了,她隨口的一句話就相當于原子彈爆炸。

        如果可以,恨不得捂住她的嘴。

        ……

        正當清幽夢的疑惑難以掩飾的浮出來時,未遲一豎食指:“哦!我忘了我還有正事沒辦呢!”

        說完轉身就走,林蘇青正是一愣,她忽然扭頭跑回來,拍著林蘇青的臂膀說道:“下回再來找你玩。”

        正當要走,忽然又轉身喊道:“嘿秦且,我叫未遲。”

        “我知道你叫未遲啊。”

        “你……!”氣漲不已的指著他,要爆發的話沒有說出口卻倏爾一笑,瞧了一瞧他身后的清幽夢,才又看了一眼林蘇青,使了個眼色便走了。

        林蘇青愣了半晌,驀地反應過來,原來未遲如此冰雪聰穎,明白了他要隱姓埋名,才不揭穿他,謝謝了。

        未遲躡云便去,林蘇青目送她走遠,正樂不可支回頭,才是一回頭,就見清幽夢滿面寒霜的立在原地,隨即也轉身走了。

        林蘇青又是愣了一愣,趕忙追上去,覺得要說一點什么,卻不知道應該關于什么。想解釋吧,他和清幽夢的關系還很薄,人家不至于會因為那個層面而生氣,要是不解釋吧,卻感覺她的氣場比平時低了很多,似乎有不高興。

        她沉默的走,也不說去的方向,也不問路線,步伐也平常,不比平時快,也不比平時慢。除了氣場低了以外,其實一切都很平常。

        “嗯……剛剛那位姑娘……”話到嘴邊卻頓住,說是朋友吧,好像今日才是第二次見面,沒有那么熟絡。可若說不是朋友吧,那該給她安個什么身份才合適呢?

        “我與她并不熟,只是碰巧遇見,算上今日統共才是第二次見面而已。”

        雖然聽起來很像胡說八道,但這的確是鐵打的事實沒錯。

        清幽夢果然不說話,可是這種意料之中的結果也叫人難受。“你別不說話啊。”

        卻僅僅只是多看了他一眼而已,這個人吶,看她猶如霧里看花,真叫人看不清楚看不透。

        “好啊你不理我。”

        一路上由著林蘇青絮絮叨叨,有一句無一句的念叨。

        “你哪次同我說話時我不是立刻就回應你了,而你倒好,回回我說什么都要先由著你的心情決定回應與否,未免太不公平了不是?”

        “你怎么像凡間無事哀怨的小媳婦。”請友們總算是開口說話了……美中不足的就是她話里的意思和語氣不大友好。

        我像哀怨的小媳婦么……唉唉唉小媳婦就小媳婦,只要不是一個觀眾也沒有的單口相聲就行。

        “所謂交友交友,朋友之間就是應該相互交流,而交流交流,就是要有說有應,有問有答,才能叫交流。溝通之所以是溝通,正是因為它通了,沒有淌到一半就堵住啊。”

        “方才那女子……未遲。”她說到一半才想起人家的名字似的,有遲疑。接著她腳步頓了一頓,很認真的問林蘇青道:“你當真與她不相熟?”

        “不然呢?今日才是我第二次見她,我要是說假話騙你,我立刻遭報應……哎呀!”林蘇青腳尖一痛,猛地被一塊石頭絆了踉蹌,他連忙剎住往前栽去的腳步,回身一看,那是個藏在泥巴地里的石頭,比別的地方微微凸起,但如若不仔細去看,根本看不出那里凸出來一塊東西。

        驀然感受到清幽夢瞥來的目光,林蘇青趕忙解釋道:“剛剛那不算!那是我自己走路沒留神!”

        可還是擔心清幽夢不相信,他連忙繼續解釋道:“我真的和她不熟,真的才是第二次見面,又不是我找她的,是她路過看見我了,下來打個招呼而已。”

        天吶,我說這些做什么,我用得著解釋這么清楚么?林蘇青郁悶得頭皮發麻。

        “你愛信不信吧。”

        “你無須解釋。”

        好巧不巧,他兩個同時開口,本來沒有別的意思,卻忽然像是針鋒相對起來了。

        苦惱,林蘇青很是苦惱,苦惱這清幽夢到底是什么腦回路,如他這般善于察言觀色的人也探究不懂她心中的琢磨。

        “你有什么話直接說不好嗎?咱們兩個現在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你有什么想法你都應該知會我一聲,我才好與你配合不是?”

        清幽夢好似想了一想。

        “你在想什么?”捕捉到這一神色,林蘇青當即就問她,免得過后再問她又要說沒什么。

        “你不覺得奇怪嗎……”

        “啊?”林蘇青懵住了,“什么奇怪?”

        “我說那個未遲,你不覺得奇怪嗎?”

        “啊?”林蘇青又是一懵,“奇怪?她哪里奇怪?”

        “如果不是她奇怪,那就是三清墟奇怪了。”清幽夢的話令林蘇青半天摸不著頭腦,只得問她道:“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清幽夢的余光冷冷的棱了他一眼,這就是有話不想說的主要原因,懶得多費唇舌。

        “未遲說她身上帶著任務吧?”

        “好像是這么說。”

        清幽夢抿了抿先前未遲說過的那些話,才接著說道:“我們走的是隱蔽的路線,既然未遲匆匆路過都能一眼看見你我,那么三清墟有意要追捕你我,卻為何遲遲沒能發現我們呢?”

        要么是未遲有意來找,要么是三清墟不曾派人前來繼續追捕。

        “即使是有意來找,也不一定就能發現我們吧?”清幽夢如是問道,林蘇青怔住了,他是才剛反應過來。

        確實,確實奇怪。

        但更奇怪的是,一向警惕十足的自己怎么這回如此掉以輕心,絲毫沒有起疑心呢?怎么在清幽夢面前自己就真的成了個菜雞了。

        “倘若我沒有看錯的話,那個未遲……應該是天上的仙女。”

        是的,你沒有看錯。林蘇青的眼神都亮了。“她是廣寒宮的玉兔。”

        “你不是說才第二次見面?不相熟么。”

        “啊?”

        啊!!!林蘇青恨不得扇爛自己的臉,叫你嘴賤話多!

        “她、她上回自己說的。”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
        (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