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475章 縹緲孤鴻影(二)第2更

  • 塵骨 - 第475章 縹緲孤鴻影(二)第2更字體大小: A+
     
        “似他那樣位高權重的神君,三妻四妾也很正常。”

        越聽越不對勁,她的臉色都不大對勁了,那祈帝排到哪兒去了?

        林蘇青將腰間系著的香囊卸下來,按去清幽夢手里,那香囊上繡著的虞美人花,精致得栩栩如生。

        “這香囊中都是些鎮定的藥材,你隨身帶著,對你的傷勢有好處。”

        她也看見了那香囊上面所繡著的惟妙惟肖的虞美人,更是聞出了香囊內包含的虞美人的淡淡香氣,只有精研藥物毒物而又特別喜歡虞美人的修行才能聞得出那一丁點氣息。

        當她捏著香囊放下時,卻是低語道:“我曾經遇見過一個君子,有點像他們說的山蒼神君。”她看著手中香囊上的虞美人繡花,接著說道:“便是那日你救我出來的那個山坡。”

        林蘇青一愣,忖了忖,慎重的問道:“你見過山蒼神君嗎?”

        “不曾。”

        “……”

        林蘇青腦仁疼得慌,怎么說?清幽夢被傳說中的山蒼神君迷住了?也就是說,她暗戀著別人口耳相傳中的山蒼神君,卻把他親爹妖界的祈帝誤當成了山蒼神君?

        “虞美人像極了彼岸花,據說,山蒼神君最喜歡的花便是彼岸花。還給起了一個特別的名字,叫做黃泉渡。”

        林蘇青的腦子嗡嗡作響,俄爾回想起許多年前,他們去拜訪隱居在深山中的高人時,那個人偶為身的高人的院子里,就種滿了彼岸花。

        彼岸花是陰陽之花,它可以引著幽冥界的路。

        狗子當時所說的話,他還記得很清楚。

        它當時趴在院子的籬笆前向內望著那種滿了一圈的彼岸花喊著黃泉渡,它當時說的:“那玩意兒是陰陽之花,也是引路之花,邪門得很。所以山蒼子他們都管那玩意兒叫黃泉渡。”

        它說黃泉渡的意思是:“若要尋找已經離世去往了冥界的故人,便可圍繞自己的住處種上一圈彼岸花,每日于日落月升之初與月隱日出之前,以指尖血澆灌,使其在吸收日月之精華的同時,吸收你的精氣,便可與它們心意相通,它們就會帶你找到你欲尋找的‘故人’,或是將你要尋找的‘故人’引來見你。”

        林蘇青哭笑不得,她將那日的祈帝當成了山蒼神君啊。這個好說,不如讓狗子去通知一聲山蒼神君,為了二太子殿下,相信他會愿意的。

        “山蒼神君……你覺得如何?”

        清幽夢搖了搖頭,驀地一笑,那笑意叫他品不出味道來。

        “后來聽到了許多事情,和從前聽的不大一樣。”

        “哪里不一樣?”林蘇青發誓,他真的不是有意要去打聽別人的隱私,他也不知道為什么就問了。

        “很……”清幽夢大約是覺得不大適合背地里將神君的壞話?

        “很什么?”

        “據說……每日侍奉他的女子都不是同一個。”

        哦……這個呀,他早就知道了。山蒼神君這個神君么,這方面確實挺有名氣的,還曾經……嗯……坑過他。

        他大約明白了清幽夢方才的一笑之中的意味了。

        山蒼神君“回頭”這條路么,行不通。

        “那你覺得你曾在那虞美人地里見到的……是山蒼神君嗎?”

        “不是。”她居然很確定?她想了想,說道:“我只是覺得,山蒼神君應該像他一樣好看。”

        那可就錯了,山蒼神君那簡直好看得難辨雌雄。不過真的要比的話,林蘇青見過祈帝,也見過山蒼神君,他覺得還是祈帝的氣度更勝山蒼神君。

        “所以你現在忘不了的不是山蒼神君,而是那片虞美人地里偶遇的那個君子么?”

        清幽夢倏然橫眼相看,對他此說法很不贊同,甚至動了煞氣。

        她卻有意鎮回了煞氣,也并不爭辯,只是陳述自己的想法道:“我只是喜歡他講的那個故事,如果有機會再見一面,我想請他將那個故事再多講一些。”

        林蘇青忽然釋然,俄爾又詫然,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為何忽然有一種釋然感,卻不是因為她鎮回了煞氣,也不是因為她沒有出手教訓他出言不遜。

        清幽夢將林蘇青的香囊捏入手心里,露出幾個邊角來,卻又松開手,看了幾眼又還給他,道:“我喜歡的不是虞美人。”

        這次林蘇青沒有再接著發問,他將香囊收著看著,道:“有機會的話,專程另送一個給你。”

        他清楚的記得清幽夢曾經將他誤認成虞美人地里的那個人之后,說過要嫁給他這樣的話。現在卻說,只是喜歡那個人講的故事。

        “那個君子說,那片虞美人是愛人的鮮血,他的愛人辭世了。”清幽夢還是更喜歡手里捧著野果子,她順手撿來一個,在手里看著。

        “他曾經救過我,滴水之恩應當涌泉相報,況且救命之恩。我瞧他不缺什么,不知該如何報答。”

        你怎么知道人家缺不缺你呢?人家不缺的話豈不是自作多情。

        林蘇青心中抱怨了一句,嘴上卻道:“你同我講這些是幾個意思?”

        她不是話多的人,今日的話卻尤其多。說明實際上不是因為他問了她才說,而是她自己本來也想說,如非她自己想說,無論他怎么問她也不會說的。

        清幽夢半晌沒有說話,林蘇青也不再說話,便就此都沉默著。

        歇也該歇息夠了,一個地方不能久留,他們要想多歇息,就得先離開三清墟的境地,包括三清墟的附近,都不能久做停留。

        他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便去扶清幽夢起來,她靠著樹,倒是好扶,她自己也可以扶著樹借一借力。

        在虛扶一把時,林蘇青實在憋不住,說道:“我也救了你的命。”

        清幽夢起來的動作一晃,林蘇青連忙扶穩住。祈帝救她時,她還是個小娃娃,中了那一丁點的虞美人之毒,至多昏迷一會兒,不讓她被豺狼虎豹叼走就是了。可是林蘇青卻是實打實的救的命。他若不救,清幽夢現在哪怕是沒有死,也多半是廢了。

        “你的傷勢恢復得如何了。”他問道,不是有意在這個時候問,只是突然想起了就順口問了。

        可在清幽夢聽來,前言后語,像是他故意的。

        “有七成了。”

        “這是我先前在異獸駁的洞門口盜來的,是最后一棵九仙草。既然你已經好了七成,便自己用藥吧。”

        清幽夢默默的接過,一聲謝謝迂回在了唇齒間,沒能出口。

        林蘇青也沒有等她說,便繼續往前去探路了。
        (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