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471章 士別3日,不1定刮目相看

  • 塵骨 - 第471章 士別3日,不1定刮目相看字體大小: A+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最快更新!無廣告!?三清墟的那幫人太會算計了,他和清幽夢的小算盤只怕他們早就預想到了,所以郭敏才會來得如此之快。

    這里的煞氣嚴重到林蘇青都有些提不上氣來,恐怕清幽夢的極限就要到了,萬一她不慎泄露了氣息被郭敏給發現了,可就危險了。

    “既然鬼都進不來,你又是怎么進來的?”林蘇青將自己一無所知的樣子貫徹到底,反問起郭敏來。

    上一次在圓臺之上贏了郭敏是因為使了幻術,令他措手不及,可是今下卻不能使用幻術。真正的交手,林蘇青有所擔心。

    天修院修術,卻不是只專于術法,術法慢而劍術快,天修院最厲害的是劍術。

    才一個呼吸之間,郭敏十三劍連刺,次次直逼咽喉,逼得林蘇青無法出手,只驚心于腳下的步伐閃躲,稍一怠慢便是一劍穿喉的下場。

    他雖不曾出手,可是他的步伐之快引起了郭敏乃至清幽夢的質疑。天修院善劍,而郭敏又是自由習劍,自打入了三清墟天修院,郭敏的劍術更是突飛猛進,更何況他不止在天修院榜上有名,更是在整個三清墟榜上有名。

    區區一個無門無派的散修,居然能連過郭敏的十三場急劍?

    郭敏的眉頭不禁發皺,此散修過得了沉劍池本就不是尋常貨色,不能掉以輕心。而躲在樹梢之上的清幽夢亦是把林蘇青與郭敏的你來我躲的招數看在眼里,她的眉頭也緊了,忽覺此人深藏不露,恐怕不是什么散修。

    可是從他的路數里竟看不出出自哪門哪派。

    他們那兩個各有疑慮,而林蘇青這廂卻是叫苦不迭,不能顯露本事,但也不能死在這郭敏的劍下,那劍法太快了,不露點真本事恐怕糊弄不過去。

    步伐轉換之際,郭敏的劍再次襲來,卻不指咽喉,指向膝蓋,林蘇青雙掌向下攔住他的劍,猛地退避,而在他埋身下掌去攔時,郭敏亦是向后向下一腿,飛踢起一腳,腳尖如劍刺向他頸部,林蘇青一把握住!

    “這位兄臺,作何非要取我性命。”

    “殺了你再去找那鬼女。”

    “什么鬼女?你的仇家?”

    “關你屁事!看劍!”

    “你這人說話,三句不離屎尿屁,沒點修養。”

    林蘇青趁隙折了一根軟藤蔓,手呈堅決褪去藤蔓上一邊的短刺,留著另一頭的刺不褪,便以這刺藤為武器。

    郭敏之劍,急、剛、猛、直,來勢不可阻擋,而林蘇青確實用著藤蔓去纏他的手、纏他的腿,纏他的腰。不能阻劍,便去阻他,就此將疾馳而來劍阻了又阻。

    林蘇青只招架,見招避招而不拆招,不出招,亦不迎招,卻與那郭敏打得不分伯仲。都是修行之人,個中門道誰也明白,自古進易,退難,守更難。林蘇青卻守得滴水不漏。

    “你師從何人。”

    “天地君親,我修的是雜家。”

    林蘇青也不算騙他,修雜家這事是真的,他在昆侖山的典藏樓里時,都是撿著有興趣的看,還有白澤神尊故意發給他看的,總之有什么看什么,的確不曾分過是哪門哪派哪個大家。

    郭敏那神情,愈發憤怒,什么雜家,無名師指點能修出這等功夫?我看你是存心戲耍于我!

    “看劍!”

    郭敏怒喝一聲,一發利劍竟如游龍走蛇,比林蘇青手里那藤蔓還柔軟。

    嗨呀天修院只修術法從不修氣度么?怎么一個個小肚雞腸的,這就怒了?都不饒我幾句實話?藤蔓再軟它畢竟只是根藤蔓,而林蘇青又不能注入過多的靈力令它更為堅韌,它不敵利劍,眼下又只有躲避的份兒了。

    “兄臺,你的先生可曾教過你劍用得越急越要注意一個要點?”林蘇青一邊躲閃一邊問郭敏道。

    郭敏眉頭一緊,好一個關你屁事的神情。

    不過林蘇青臉厚,今下戴了面具就更厚了,不管他這些,繼續說道:“你若不注意你就要當心了!”

    郭敏的眉頭皺得更緊了:“幾時輪到你個野雜指手畫腳!要點就是要你的命!”

    急劍猛刺而來,郭敏出手狠辣,一招一式無不離他人性命。林蘇青盯準時機一個錯身,錯到了郭敏身后,一掌將他打出個虎撲。

    郭敏不差,背心上實實在在的受了這一掌,卻沒有直接撲在地上,而只是一個踉蹌,便即刻轉身,以劍駐地,斷住了退勢。

    林蘇青那一掌看起來輕飄飄軟綿綿,卻都是用的內力,在他的手掌接觸到郭敏的那一剎那,他注入了強大的內力,叫清幽夢看不出來。

    只有受了這一掌的郭敏體會到了。

    但郭敏不曾見過他,連他現在叫秦且也不知道,更不知道他此時須得裝模作樣。吃了苦頭,只得在心中悶著。

    “你的劍只取攻勢,一心執意追求更急更猛,卻不修你的身后。”

    不要把背后留給別人,多么淺顯粗陋的一句警示,卻被多少人疏忽,或是根本不放在心上。皆以為只要更厲害就夠了,最好是一擊取命,那就根本不必擔心被人有機可乘。

    可是,山外還有一山高,高人之外還有高人,你想一擊取別人的性命,可對方也想一擊取你的性命。

    “只有眼前路可怎么行?你的先生不曾教過你么?”

    這話林蘇青只是一問,叫郭敏聽去卻滿是嘲諷,他奮身而起,更是殺心大起。他是來追捕清幽夢的,不巧遇上了這小子,本來只是順便調查,這下好了是這小子自找死路!

    “唉呀天修院的學子煞氣都這般重么!”林蘇青唉呀一聲又開始躲閃。

    聽得郭敏臉上青筋暴露,心道這小子肯定見過清幽夢,肯定知道她的藏身之處。

    雙手纏斗中,郭敏的劍被林蘇青反格,無可進無可退,而林蘇青亦如是,無可進,無可退,雙雙僵持。

    “你若袒露那黑衣女子的去路,我便留你一條活路!”

    “兄臺,我真的沒見過什么黑衣女子,我是采藥誤入此地。”

    天堂有路給你你不走!郭敏松開劍脫離了林蘇青的纏,他向后一退,朝劍張手,那劍即刻又飛回他的手中,飛劍一握旋即又是一發猛襲。

    還真有點冤魂纏怨的意思了,林蘇青想嘆氣卻不敢松懈。

    此地的氣場很沉重,方才過招之間他忘記了搜尋郭敏身上關隘,現在他連換氣都覺得艱難,胸口堵悶得發慌。

    這一口氣一松,怕就提不上來了。

    林蘇青出拳在接觸到郭敏衣襟的剎那化為掌,手腕一轉掌心轉向下,探手就去摸,這招來得突然,郭敏下意識的往后一躲,一臉詫異,頓時明白了林蘇青此招用意。

    他見林蘇青拳心握著,不自覺的就摸了摸靠近丹田的位置,似乎確認了什么東西還在,即刻便又出手。

    林蘇青勾唇一笑,好郭敏我謝謝你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