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468章 0刃之山始于泥巴

  • 塵骨 - 第468章 0刃之山始于泥巴字體大小: A+
     
      一個日夜居然過得如此之快,他都不知道天是在何時亮的,清幽夢有傷在身方才又過度縱了氣力,此時是跑不遠的,林蘇青并不急于追她。何況現在追上去只有討打惹嫌的份,何必呢。

      這條大湖他是認得的,常來這湖邊梳洗,可是卻從未來過湖的這一邊。初來乍到不知道有沒有什么山頭需要先拜一拜,湖那邊的異獸駁喜好和平,不喜紛爭,不知湖這邊有沒有什么異獸。世間常說陰陽兩極,就怕這邊山頭住的管事的是個危險好斗的霸主。

      冬天里穿件濕衣裳,沒走幾步路他就打了幾個噴嚏了,還有一個一直蠢蠢欲動還沒有打出來,難受得鼻子直發酸發癢。清幽夢么,恐怕也好不到哪里去。

      呵呵,舊傷未愈,又添傷寒,忍不住想幫她掐一掐流年運勢,今朝莫是逢上了大運才如此折騰。

      啊啾~

      終于把這個瘙癢許久的噴嚏打出來了,痛快得不行。

      不過……這個噴嚏似乎有點太厲害了吧?怎么感覺地動山搖的?怎么感覺身后湖泊也在震顫似的?

      不祥的預感剛浮上心頭,用不著回頭了!他知道怎么回事了!頓時拔腿就跑,他奶奶的,這怪物還真不是一般的貨色,沒這么便宜就處理了。

      它居然在水里運力沖出來了!早知道方才就該在它上頭罩下個結界,讓他沖不出來!唉呀,就忙著救清幽夢去了,一時間的疏忽大意竟叫它給跑上來了。

      瞧它追來的速度比之先前明顯慢了許多,可見以它那么大個的塊頭,于深水之下運力,著實也是大消耗過。

      “我說,你們作何非要捉那清幽夢?”

      林蘇青原本想引開那怪物,可是那怪物絲毫不受他影響,它心中有著目標,在它眼前晃悠的林蘇青就如同一只胡鬧的猴子一般。

      “這位大山兄弟,我在問你話呢,你出自三清墟天修院,好歹也算是名門正派,你怎么能失禮于人呢?”

      人家壓根兒沒有嘴便沒有回答他,當然人家本來也沒把他放在眼中。看它方向十分明確,比揣著迷谷樹枝的還要明確似的。

      林蘇青竄上躥下的毫無用處,干脆趁著清幽夢不在,大施了一番困陣。不過這怪物不僅油鹽不進,術法也不起作用。

      “天修院竟這么厲害么?這到底是個什么玩意兒?”

      看起來不像是異獸,身體是山地,樹木做衣裳,損毀可以愈合,破碎能夠重組,倒像是厲害的傀儡!

      天修院也會傀儡之術么?這不是天瑞院的課業么?不過……傀儡之術素來講求精巧,這么粗重蠻莽的傀儡,還真是連記載都不曾翻到過……

      啊對了!我想起來了!林蘇青一個猛子記起來,該不會是五行之術中的五象術?

      金木水火土五行之術中,包含著許多訣法與術法,而最負盛名的便是風、火、雷、電、雨,五象之術。

      根據原力五行,從而借力五行,修行五象之術法。

      即為每個修行者原本就有五行屬性,譬如他林蘇青身上有鳳凰和朱雀的血脈,按先天五行他的原力屬象應該是火,可是他還能用風,這或許與他身上有妖界祈帝的血脈有關……祈帝的第一屬象應該有風。

      因此,他若想飛行,便不必非得駕馭什么法器才行,他可以直接御風飛行。

      而這個怪物么……看他的形貌,那么驅使這怪物的人的第一屬象應該是土。否則哪個屬象能讓一座山動起來呢?

      風催山倒,火攻山滅,雷劈山裂,水淹山垮,除了土屬象能夠驅使它,不然還能是什么?

      嗯……不是傀儡術,還真的是天修院的術法。

      難怪是捕手,追捕人捉回監獄,它沒有嘴,它只有目的,問死也問不出個所以然來,還有什么比這種能行動卻沒有嘴的東西做捕手更合適的?

      “嘿,那就用不著留你了。”林蘇青咧嘴一笑,正想動手,驀地想到了一個關鍵,“我毀了你……不知施術者會不會察覺呀……”

      反正他親手做的傀儡被毀掉的話,他是會察覺的,而且不止是察覺到被毀壞這一點訊息。

      那就不能用真本事搞你了。

      可是有什么可以克制它呢?金、木、水、火、土……木!木方能克土!萬木皆可破土而出,它也并不是無懈可擊!

      那怪物即使坐地化身,從一座山瞬間變成了可以行走追蹤的怪物,可是山上的花草樹木卻仍然原模原樣的長在它的身上。

      難怪他和清幽夢輪番攻擊怪物時,卻只有清幽夢的鞭痕留下了,因為她啐了毒,毒的屬性是金,金可以克木啊!那怪物身上的植株自然要被毀壞了!

      哎呀!早就該想到了!

      他起先斷了那怪物的胳膊,它迅速就合并恢復,無論是斷了它的首級還是碎了它的腿腳,它依然能迅速將損壞的地方聚合回原位,恢復如初。

      那么,若是讓它破碎的部分無法匯合呢?

      木克土……木克土……可是上哪兒去找個木屬性的幫手去呢?清幽夢不必想她了,她用毒的她肯定是金沒跑了。否則她先前怎么會被抓入監牢呢,恐怕是她的毒毀掉了捕手身上的花草樹木,反倒令那叫做無懈可擊的怪物更加無懈可擊了吧。

      木克土……木克土……唉,沒有這本事,想到了等于沒有想到。

      正是一籌莫展之際,林蘇青的腦子嗡地一聲靈光一閃,想起了狗子曾經的一句話。

      猶記得它那會兒一雙小爪插著腰,昂著毛絨絨的小腦袋瓜,頤指氣使道:“管他大爺的五行生克之道,生克有它生克的道理不假,可是那也得看是否旗鼓相當!老子的火一旦猛起來了,是調來了大海它也得干!”

      是這么個霸道理沒錯!

      那就看他的本事是否能和這個怪物旗鼓相當了!那就管不上什么金木水火土,風火雷電雨了,強者強起來了,談不上生克!

      那么……以強風破它?不行……這世間能使風的極其罕有……偏偏只有妖界王室里的那幾個,他一用豈不是此地無銀了。

      用火?!

      我覺得可行,林蘇青的心中頓時有了法子。

      這火么,分類可就多了。修行者常修的是雷電焰火,而火么,卻還有許多種類,和許多不同。

      譬如老君的三昧真火與丹穴山的鳳凰圣火就完全不同,與朱雀靈火又完全不同,此外還有地獄業火、太古妖火……

      用火么,各火有各火的強處,有的火滅不了的東西有的火卻能滅。不過燒完了就是燒完了,也管不上是被什么火燒的了。橫豎沒了就是沒了。

      就這么干!

      眼見著再往前是一座山,剛好可以擋住視線,清幽夢發現了端倪,回頭時也無法一眼看見身后發生了什么,等她折返回來時,這捕手早就和這大地渾然一體了。

      時機就是此時!林蘇青縱身一躍,火速捏了一個火訣,不知怎樣才能強過那土行術,他打頭就用上了七成的功力,不夠再加!

      大火傾盆而下,如天網劈頭蓋臉而下罩住那大塊頭怪物旋即將它團在了大火之中,鳳凰圣火,他還是頭一次用這么大陣仗,為了以防萬一,他回頭瞄了一眼山的那邊沒有清幽夢折回來的影子,連忙補了一道敕邪令,叫那無懈可擊的怪物無處可逃。

      鳳凰圣火,沒有克術。施術者不停法,無可滅火者。

      眨眼之間塵歸塵,土歸土,大山也是泥巴壘。

      林蘇青冷不丁的把自己給震驚了——原來我有這么厲害嗎?不過很快他就恢復了認知,不是他自己學的本事厲害,而是鳳凰圣火厲害。

      狗子誠不欺我,相生相克也得看是否旗鼓相當。“若敵強我弱,談個屁的生克。”想起這番話不禁連連生起欽佩之情,狗子不愧是戰神來的,很是通透!

      突然怪想它的。

      嗯,回頭得請它吃燒鵝。

      ……

      這頭他剛把火術止了,才動身沒走幾步,身后忽然有把甜美嬌俏的聲音喊道:“林蘇青!”

      啥?誰在喊我?

      林蘇青猛地以為自己的面具掉了,摸了一把臉,面具結結實實的原封原樣,身上穿的也只是尋常衣飾,冷冰冰的水都還沒有干呢!

      誰呀?這也能認出他來?

      該不會是清幽夢那家伙在悄咪咪的偷窺吧?若真是被她給看見了,那可就太糟糕了。

      可是她沒有這么甜美嬌俏的嗓子啊!...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