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466章 暗夜的襲擊

  • 塵骨 - 第466章 暗夜的襲擊字體大小: A+
     
      這個世界簡直比他先前所呆的那個世界還要亂,都只是表面的和平。不過也屬于正常,強者越多的地方,紛爭自然也就越多。何況是三清墟這種令天下群英趨之若鶩的地方,你看如清幽夢這樣的強才也去考了三清墟,而天下的精英強才比比皆是。

      “這會不會是他們要抓你的真正原因?”

      只是因為害死同門的罪過,不至于在尚未查清楚真相的時候就用這么殘忍的方式鎖她的琵琶骨吧?就這么怕她逃了么?

      “不。”

      “不?”真的就因為空城的死就這樣鎖她么?“真相不是還沒有開始查么?他們就……就用琵琶鎖鎖你?”

      “我也和你有過同樣的猜測。”清幽夢驀然抬起雙眸,在夜色之中熒熒發亮,道:“我也覺得他們不是因為空城的死才抓的我。但……我懷疑他們有一統天界的動機僅僅只是我的懷疑,僅僅是我的猜測而已,連我自己都沒有證據。”

      類似于通過觀察到的一些事情憑空猜想的罷了,她還不曾對任何人提起過,即便三清墟設過什么氣場,能察覺什么,僅僅一點學子的猜想就抓人豈不是自作自縛?

      不遠處生在老樹前的火堆突然燃盡了,在最后一根燒碎的柴禾坍塌的剎那,在火光熄滅的剎那,他們猛地看見了一個影子。

      二人相視確認了都看見了那一剎那之間的影子,不是幻覺,也不是他們的影子。

      他們就像合作許久的搭檔一樣,都默不作聲,不動聲色的往洞門口移去,將自己置于暗處。

      這回該不是大老鼠,可是但凡有一點修為的人帶著殺意來到這里的話,都應該被陣法阻攔,然而異獸駁的陣法絲毫沒有異樣。

      莫非來者一直在半空駐足,從未落腳?

      林蘇青擔心現在的清幽夢無法應對,他又不能顯露出真本事,逃命還行,若是打起來了,他們必然是劣勢,而帶著清幽夢的話,怕是誰也逃不掉。

      于是他也顧不得清幽夢揍不揍他了,大手攬過她的腦袋就在她耳邊悄聲說道:“我去引開。”

      清幽夢不出山洞的話,來者要抓她就必須落地進去山洞里,而山洞里的有一個止戰的陣法,不過在最深處,若是來者追進去,清幽夢一路往里逃就能逃到便能逃到那個陣法里去。

      任再高深的修為到了那個止戰陣法里頭都運不了真氣,連真氣都運不動,更別提用術法了。

      林蘇青以前一直沒有想明白到底是什么老虎成精了這么厲害,居然能布置下這樣厲害的陣法,在聽了清幽夢說是飼養之后可以免一切紛爭的異獸駁時,他才明白。難怪,這畢竟是異獸駁與生俱來的本事。

      他暗示清幽夢往洞里去,隨即自己便走到了月色底下,其實月光很暗,被烏云遮住了一半,照下來時又被密密匝匝的林蔭攔住了許多。

      他故意將自己的氣息半掩半露,如若隱藏的來者出來追他,他一直逃就是了,何況不遠的地方還有狗子他們做支援。

      可是不巧,來者絲毫沒有追他的意思,他在林子里來來回回的穿梭,飛在高處尋找,也故意走走停停。然而從他出來就不曾感覺到周圍有什么追蹤的氣息。這就很不妙了。

      他連忙折返回去,特地繞了半圈,不走原路,而是從山洞的后頭回去,想看看是誰來了,居然令他們誰也沒有察覺,而被最后的火光暴露的身影。

      卻一無所獲,那山洞周圍看上去和平常無異。他走時故意泄露了氣息,回來時則全副隱蔽,借著植株的遮蔽小心翼翼的摸回去,忽然他有了發現。

      在山洞側的一處小山丘底下,松軟的泥土上他發現了幾枚腳印。像是小貓的腳印那樣的大小,每一枚腳印都只有半個,他想,行過的速度應該很快,只是輕輕一點地。他蹲下去仔細勘驗,那腳印的形狀又不大像是小貓的,更有些像是狗的……

      他們記得方才于火光的映照之中看見的身影是個人……

      猛地一道兇氣自身后沖來!

      林蘇青一閃,還沒來得及定眼看,那兇氣連撲他幾次,他縱身一躍躍上樹梢,底下那東西還在不停的起跳來撲他,竟是頭……狗么?

      那狗是真的丑。

      血盆大口是真的血盆大口,正面只能看見它張開的血腥的大嘴喝惡臭的獠牙,身體矮胖四肢短小。

      大致看像狗,卻丑得不像狗。是什么野獸吧?

      它越跳越高,眼見著一口就要啃上林蘇青停在樹枝上的腳,林蘇青向旁邊的那一棵樹飛去,他旋即兩腳一蹬樹干登時也折身去了林蘇青去的那棵樹,并且非常精準的沖著林蘇青。

      不好,林蘇青正欲出手。

      呵!

      底下猛地竄出一聲大喝,縱身躍起個身影,刀光一閃正劈惡犬面門正中,一刀兩斷,直接劈死了。

      來的是……?

      林蘇青往下看,那人也仰頭看向他,不認識的一個人。

      “兄弟,對待這種野獸,光逃是沒有用的,你越逃它則越起勁。”

      “多謝你出手相救。”林蘇青跳下來,又看了看,對這個人是真的毫無印象,絕對的初次見面。

      還沒容林蘇青問什么他呢,他卻上前幾步先問起來了:“兄弟,深更半夜正是野獸出沒的時候,你在這林子里瞎竄什么呢?”

      “我?”這個時辰還真的不好編理由,“我在找人。”

      那人走過來問道:“找人?是親屬走丟了嗎?你說說,我幫你一塊兒找。”

      唰啦一聲!只聽唰啦一聲!一條黑影似條飛蛇似道閃電,不及察覺猛地逼來!都來不及招架!

      似一道驚雷與方才出手相救之人的咽喉擦過,那人便倒地了。那驚雷又似黑影似閃電般縮了回去。

      林蘇青看愣了,他順著那黑影的方向看去,黑影的盡頭是扶著大樹而立的清幽夢。

      “你……殺他做什么?”

      “需要理由嗎?”

      “他方才救了我。”

      “你需要他救嗎?”

      嗯……她這話說得叫人無語,雖然他的確不需要這個人出手救他,但是人家畢竟救了。

      “你不能不分青紅皂白就殺人。”

      林蘇青話音還沒落實,地上的人一個猛子沖著他就來,他不及思索向后猛地一退,方才被清幽夢一鞭割喉的人居然活過來了!

      他的臉……看起來……很猙獰,嘴張得奇大,撕裂一般,只能看見血盆大口,而那人只是這一佯襲,旋即轉身就逃,速度快得令人眼暈,他猶如一頭野獸,手腳并用的奔跑,那奔跑的姿勢……

      居然同那頭丑狗如出一轍?...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