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456章 有些事情,盡在心里

  • 塵骨 - 第456章 有些事情,盡在心里字體大小: A+
     

    “我?取出了心腑就是死了吧。”

    空城說得很是輕描淡寫,如同只是嘆息酒涼了,風大了,雨下了。

    他不愿意說為何從天客山出來,似乎牽扯著一個不能說出來的秘密。他也不愿意說如何遇到的清幽夢。

    “幫你送回天客山呢?”

    “送回天客山?”毒師兄空城只是微微提了提神,隨即又黯然下去,“妖界現在的平靜都是假象吶……”

    他沉吟了片刻,心中寂寂道:“之所以選擇你,便是不希望被有心人利用……妖界不能在同一時期有兩只醉月雪芽。好了,你別再問了。”

    空城現在是科林的模樣,看起來與林蘇青一般年紀,從前不見此時的氣場,壓住了林蘇青,真的就不再問了。

    空城說,他昨天夜里摸去天瑞院其實是想把自己交給神獸定瑞,可是定瑞說它自己也是身不由己的存在,恐怕幫不了他。他也問了定瑞,是否能解了他這醉月雪芽,化作凡修也罷。定瑞卻沒有回答即刻就要驅趕他。

    妖界的醉月雪芽,是妖帝獨有的東西,定瑞說它也不敢碰。受不住,也惹不起。

    他說,圣女當時讓他離開妖界,切勿被誰發現,過了風口浪尖再召他回去,卻沒想到這個風口浪尖一起就是許多年,而這風浪到如今也是越打越高。離開妖界之后的他,一直兜兜轉轉的躲藏著,什么危險什么可能他都想到過,卻不曾料想到居然被清幽夢一個小丫頭給發現了。

    清幽夢當時承諾他,能夠幫他掩飾身份叫別人看不出來,但是有一個條件,即是十年之內妖界不召他回去,那么她就要了。

    “那丫頭性情很硬,她當時就說‘要么你就殺了我滅口,但是你要明白,你殺的人是誰’。我是不得不答應。”

    不滅口,他的蹤跡就會暴露,而且清幽夢一定不會善罷甘休。滅了口他的蹤跡依然被暴露,而且還會鬧出大事來,幽冥界也不會善罷甘休。

    而清幽夢所說的幫他掩藏身份的辦法,就是用毒去壓制,于是才有了后來的胖胖的毒師兄。

    “你考三清墟時,那個試煉石沒有試煉出你的身份么?”

    “能被試煉出來,我還叫空城么?”科林模樣的毒師兄瞥他一眼,“我可以寄生于試煉石的術法之上,以術應術,試煉石如何曉得我到底會什么。”

    總之,與清幽夢約定的時間眼見著越來越近,清幽夢越來越順著他的意思,想要冰蠶也不遠萬里的幫他帶來了,明眼就是在滿足他的遺愿。

    可是出于種種原因,他都不能落到清幽夢的手上,也不能讓她去以醉月雪芽試驗九死還魂鎖。

    “我幫你。”林蘇青慎之又慎而道,“只是,我不能確定我是否始終如一,你知道欲望這個東西……”

    “欲望這個東西可大可小,誰說得上絕對。”空城明白林蘇青的擔憂,于是說道,“你只需要答應我,無論出于何種欲望你不可用我去加害他人。”

    “好,我答應你。”

    一壺酒,就是一個承諾。道義盡在酒中,流入心田。

    空城說,他最終應該回到妖帝的手中,如果時機到了,還請林蘇青能夠歸還。林蘇青也應了。

    于是,他們在幻境之中飲了許多酒,毒師兄借用林蘇青的術法把他珍藏的酒水都搬運來,

    他一邊感嘆著不曾想到林蘇青居然還會分身之術,一邊大飲特飲。

    “以后喝不成了。”

    當幻境散去以后,明月皎潔,山腰的生意盡都散去,夜風兜袖,酒意全無。

    堂堂的毒師兄空城,便成了小小琉璃瓶中的一枚泛著盈盈雪光的光團。

    那是醉月雪芽的精魄,便是毒師兄空城的心腑。

    突然覺得心里空了,林蘇青喃喃的自言自語道:“我起先……接近他是為什么來著?”

    他想著袖中的琉璃瓶,心中又想起在幻境之中時,他問毒師兄:“你如何堅定我就值得你托付呢?”

    毒師兄還是擺擺手什么也沒有說,他最舍不得的只有自己的酒,一說就停不下來,至于別的什么也沒有心情。

    他們的攤位都還在,只是過了今夜,他的邊上就再不會有毒師兄空城了。突然明白了那片虞美人。

    ……

    一日一早,林蘇青照常出攤,倒是有人問他,他邊上怎的只見出攤不見空城人。他一概只答不知,來時就看見出攤了卻也不曾看見過他。

    不過,卻看見了清幽夢。

    “姑娘近日常來,是有什么想買的么?”林蘇青主動過去詢問道。

    他貿然出現在身后,尋常女子該驚一跳了,然而清幽夢卻只是斜了他一眼,道:“斂息凝神的功夫練得不錯。”

    “姑娘過獎,在下還需要多加練習。”

    練習好的笑容隔著面具她看不見,不過應該能感覺出來吧。

    見清幽夢吊著左邊的眉尾看著他,林蘇青笑了笑便由著她看,也由著她轉身就走,他跟著就是了。

    “你跟著我做什么?”

    “想瞧姑娘要采買什么。”

    “什么意思?”

    “瞧到了姑娘想采買的事物,回頭在下也都備著。”有些話換成有些人來說,恐怕會很猥瑣,卻叫林蘇青說得坦蕩,便顯得沒有什么多余意思似的。

    “如今做買賣的競爭力這般大了?”

    清幽夢的話聽起來像是明明知道卻故意這樣問,卻也像真的就是這樣想的似的。

    林蘇青笑道:“呃……是,是,哈哈哈。”

    清幽夢走去何處,他便跟去何處,跟得不急不緊,不至于惹人煩躁,卻惹人注意。清幽夢大約不曾有過這樣的經歷,畢竟大家再心悅于她也知道惜命。

    林蘇青么,沒所謂,大不了一個分身的事情。

    “你究竟想做什么?”清幽夢惱羞成怒,幾次要摸向腰間的骷髏鞭。

    “姑娘不高興,在下就不跟了。打擾了,告辭。”林蘇青不疾不徐的行完禮便回去自己攤位前了。

    卻有心機藏著。他故意望著清幽夢那個方向,等到清幽夢回頭來時,他立刻收回目光。一來幾次過后,清幽夢回頭皺著眉頭了看了他片刻,轉身回山上去了。

    她一定不全是因為惱了。

    林蘇青拉過毒師兄留下的小馬扎,兜著手坐下,今日的事,已經畢了。

    感情這種事情,他雖不精專,但他也是懂的,急不得。

    https://

    1秒記住愛尚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