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451章 心懷鬼胎的毒師兄

  • 塵骨 - 第451章 心懷鬼胎的毒師兄字體大小: A+
     

      毒師兄側過臉來盯著林蘇青看了好半會兒,又重新仰面看著天上,看了一會兒陽光耀得眼睛酸了,他把眼睛一閉,漫不經心而道:“你休想從我這里套出什么來。”
      “你知道我想套出什么么?”
      聽見林蘇青笑,毒師兄也笑了笑,隨即從地上坐起身來。眼睛有一瞬間的不適應,他起身來挪過小馬扎,拍去了上面的灰塵泥沙,一如既往看似無事的坐著。
      “不如你打你的主意,我打我的算盤,咱們倆互惠互利,又兩不干涉,如何?”
      他說這話看過來時,林蘇青也正好起身來,動作頓了一頓,隨即林蘇青也坐回自己的攤位跟前。
      不過他沒有毒師兄那么悠閑,他想了想又去把因為打斗而不知何時掃到了山坡上的毛墊子撿回來,撣了撣灰塵重新鋪好。
      “可我不知道你打的是什么算盤。”
      林蘇青活動了兩下酸疼的臂膀和肩背,一邊說又一邊去把滾在地上的藥碗撿起來,去到會召水的修行者的攤位前,借水洗著藥碗。
      他故意掐著恰當的時間多耽誤了一會兒,好讓毒師兄考慮清楚應該怎么和他說。
      然而等他回來時,毒師兄正在收拾攤位要走了,不過也正好看見他手里拿著干凈的藥碗回來了,彼此都愣了一愣。
      林蘇青以為他要回山上去了,可是他把包袱往身邊就地一放,端著小馬扎又坐下來了,特地把有傷口的那一邊臉沖著林蘇青,看起來還是覺得臉比較重要。
      林蘇青不同他見氣,沒安好心的笑了一聲便給他調制藥膏,順便以眼尾余光瞄著他的動向。
      而毒師兄一樣,一邊假裝無所事事的坐著,也一邊偷偷的瞄他。不知道是在瞄他的神情,還是在瞄他手里的動作有沒有混什么藥進去。
      “我……”毒師兄醞釀了片刻,話已經出口了又猶豫了片刻,接著一拳打在自己的大腿上狠狠心,先開口道,“媽的,算你小子憋得住!”
      林蘇青又付之一笑,依然忙著手里的活計。
      他其實沒有刻意想與毒師兄比賽誰比較能憋得住,而是他料想到了,假如毒師兄真的是有意接近于他,那么在他的身上斷然有著毒師兄想要的東西,或者信息。是這樣的話,他們之間的聯系就不會突然斷開,也就有的是機會再問。而假如毒師兄與他就此斷開了聯系,那么也證明了,毒師兄的出現與否對他的影響也不并不大,他此來的目的是清幽夢,這一點毒師兄應該不知情的。而至于祈帝么……他大不了以后找機會去問定瑞。
      因此,但凡毒師兄對他有一點企圖,毒師兄勢必就要憋不住先問。
      “我的確是空城,是真的,不是假的。”毒師兄屈膝搬著小馬扎坐過來道,“秦兄弟,其實吧,是我第一眼見你時,就覺得你這個人骨骼驚奇,一定是個了不得的人才。”
      這話怎的聽著這么耳熟。
      “實話告訴你,我每日都在這半山腰出攤,這么些年來,來來往往見過無數人,卻只有秦兄弟你的靈氣最為澄明!”
      這話聽得林蘇青意外,不禁問道:“你……居然能看得見靈氣?”
      靈氣可不是輕易能看得見的東西,饒是三清墟的掌院先生也不一定能看得出來。
      “我當然看得出來,我是誰呀?我是空城!我怎么會看不出來呢!”
      毒師兄拍著自己胸脯剛剛還說了兩句,就拍到了被林蘇青打傷的地方,疼得直揉。
      他二人交手時,招招狠辣,卻又招招留情,每逢打中絕不給對方造成內傷,全都只是皮肉傷,而偏偏皮肉傷是碰一下就最痛。
      “名字叫空城的就能看得見別人的靈氣不成?”
      林蘇青故意裝傻,被毒師兄無情戳破道:“你小子別跟我裝蒜!你小子的靈氣純粹如此,還能不知道我話里的真假不成!”
      毒師兄用下巴和眼神指了指附近別的師兄弟和出攤的散修們,說道:“這些,看起來個個修為都很不錯,出類拔萃的亦有,可是他們無一例外的靈氣都很復雜。因為他們的**太多,而且修行的過程和經歷就不簡單。甚至有的還涉及到了因果,污濁了靈氣。”
      見林蘇青埋頭調藥,沒怎么作搭理,毒師兄抓住林蘇青的手腕,目光灼灼地盯著林蘇青道:“而你與他們都不同!”
      “我也有不少**。”
      “不,不一樣。你與他們皆不一樣。”
      “我看你是魔怔了,要么就是又想著糊弄我什么。”
      林蘇青甩開毒師兄的的手,端著藥碗給他上藥,卻又被毒師兄擒住了手腕,他竟然認真無比,連臉上的藥也先不著急上了。
      一雙綠豆小眼如火炬般閃亮,直勾勾的盯著林蘇青道:“我的靈氣也是純粹的,你和我是一樣。”
      “我看不見靈氣,你憑什么說你的靈氣就是純粹的?你一張嘴十句話里就有九句是假的,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又在誆我?”
      “因為我是空城。”
      “你換個名字就不純粹了嗎?”
      “唉呀!”
      毒師兄急得小馬扎也坐不住了,拽著林蘇青的手就往后山繞去,叫別的人看得直伸脖子瞧他們要做什么。
      將林蘇青拉到沒人的地方以后,毒師兄鄭重其事地說道:“我不是和你說過了醉|sheng夢死么?醉|sheng夢死就是醉月雪芽之毒,而我空城,就是醉月雪芽。”
      “什么雪什么牙?我聽不懂。”
      “你少他大爺的跟老子裝孫子!你能有這一身純粹的靈氣,你還能聽不明白我說的話!”
      大概……也許……可能……毒師兄是認錯了什么。
      林蘇青看了他片刻,然后應下了:“然后呢?你想說什么?”
      “你不跟我裝了?你真不跟我裝了?”毒師兄像是不確定似的。
      “你說你是醉月雪芽,你又說你靈氣和修為都很純粹。你的意思是,因為你自幼在蠱室內長大,并且在蠱室內修行,沒有接觸過外界,因此你的靈氣才得以純粹,是我理解的這個意思嗎?”
      “哈!”怎料想毒師兄猛地拽緊了道,“我就說你小子故意裝孫子!我從來沒有和你說過醉月雪芽之事,我只提過醉|sheng夢死,而你現在卻知道醉月雪芽是蠱,還知道蠱室!你小子一夜之間就知道了這么多事情?我果然沒有看錯!你小子果然不一般!”
      林蘇青猛地將手一甩,驚退十步遠,與毒師兄拉開了安全距離。沒想到毒師兄方才又是在試探于他。
      他謹慎問道:“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結果,最先憋不住的人,竟是他林蘇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