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449章 毒師兄的心情很復雜

  • 塵骨 - 第449章 毒師兄的心情很復雜字體大小: A+
     
    一向暢所欲言的毒師兄突然變得支支吾吾,看他抓耳撓腮的模樣,顯然是一件難以啟齒,并且在一時間難以找到借口隱瞞。
      不曾聽聞天瑞院又招收了學子,那么迄今為止就還是只有神獸定瑞,與牧司翼翼。他去天瑞院肯定不是沖著會友人的目的而去。
      “你快說說,你去天瑞院做了什么被定瑞拱了臉?”
      毒師兄一個勁兒的轉身,林蘇青就隨著他轉,追問道,“你該不是盯上了定瑞的毒吧?”
      這螃蟹是真的橫啊,神獸定瑞的主意也敢打?
      難怪一大早定瑞就發狂,莫不是昨晚被他逃掉了今天一早就來追殺他?
      “天吶,我怎么敢打神獸的主意,就是再借我一百個豹子膽我也不敢吶!”
      “那你是去做什么的?偷東西?偷密集?偷寶貝?哇沒想到毒師兄還是個梁上君子。”
      “你才偷,我天修院什么沒有,犯得著上天瑞院那種破落的宗院去偷么。”
      “天瑞院的密學呀,你天修院沒有吧,每個宗院都只傳給自家宗院的學子不是么。”
      “反正不是去偷東西的!而且!我憑什么告訴你?”
      林蘇青把配到一半的藥往毒師兄懷里一揣,撂挑子了:“那你自己配藥吧。”這可急壞了,他頂著疤也要來出攤不就是為了找林蘇青配個好得快的藥么。
      “哎喲哎喲你這人怎么這么多事兒呢你!”
      林蘇青可不慣著他,好不容易逮住他一個弱點不利用怎么成,不過轉念一想吧,還真不能讓毒師兄這個疤好得太快,說不定還能問一問他怎么從妖界跑出來的。可是要是讓他好得慢吧,恐怕他不信任醫術,就不在這里配藥了,那也就不成弱點了。
      嗯……可得好好利用利用。
      “行行行,我說,我說。”毒師兄臉疼,這一激動嘴都疼歪了,“昨兒幽夢師姐不是捉了只冰蠶給我么?”
      難不成妄想用冰蠶去試定瑞的毒?毒師兄不像傻子呀。
      “那冰蠶吃了萬年凍土,還沒消化出去呢。”毒師兄愁眉苦臉道,“以往我都會先放到水里養幾天凈一凈,昨兒個剛捉出來一個手抖被它滑出去了,正好掉到一個酒壇子里了。”
      “然后你飲了那壇子的酒?”
      毒師兄耷拉著眉眼點點頭,不飲怎么知道那冰雪剛吃了萬年凍土呢:“我當時不知道,我中了毒后才知道的。”
      “那壇酒呢?”
      “我都喝了。”毒師兄瞅了瞅林蘇青,慫慫的將配藥的藥罐重新遞給里林蘇青,“反正喝一口是中毒,喝一壇子也是中毒。”
      主要還是不想浪費酒,倒了多可惜。
      林蘇青氣笑了,真不知道該說他什么好,他調頭去繼續配藥前向山上望了一眼,方才被定瑞撞亂的上山之路已經被休整回原貌,出攤的人們也是照舊,開始閑聊起昨天收攤以后與今日出攤之前的所見所聞。
      “后來呢?你就想到了天瑞院?所以就趁著夜深人靜牧司休息的時候摸去定瑞那里?”
      毒師兄兜著手悻悻的坐在自己攤前的小馬扎上,唉聲嘆氣道:“我這不是聽說天瑞院的神獸可以解世間劇毒么。你也知道雪底冰蠶的解毒過程有多么痛苦,而且我不想去賭冰蠶換血的風險,萬一我沒扛住那可怎好?痛都痛過了,結果還死了,多虧呀!你說是不是?然后我琢磨吧我是三清墟的,定瑞也是三清墟的,大家都是三清墟的,它總該救我一救吧?而且聽說天瑞院的神獸比別院的神獸溫馴,換成你是我,你說都這樣了,你去不去?”
      “嗯嗯嗯,去,然后呢?”林蘇青敷衍著,心里不禁偷笑,毒師兄可估摸錯了,定瑞的性情在白天還好說話,到了夜里那可真的不好說。白天是神獸,夜里就是兇獸啊。
      定瑞到了夜里,那是要用各種術法關起來的,毒師兄這橫著橫著走的,半夜摸去還能成功逃脫,而且還只是臉上掛了彩,真可謂大難不死的大幸運了。
      “誰知道定瑞在夜里和白天的完全不一樣!不救就算了,還想要我的命,我他大爺的還沒被萬年凍土給毒死,差點就它那兒撂了小命了!”
      “這么兇險么?那我很好奇你是如何逃脫的?”
      林蘇青一般研磨那些藥材,將它們調和成糊狀,一邊假作漫不經心的與毒師兄閑聊著。
      毒師兄就是這樣的,你越是上趕著問他越是不說,你越是晾著他裝作不經意、沒興趣,他就要上趕著來找你說,你若是一聲不吭,他還要教你怎么問。賤兮兮的,與他這個品種不符。
      “我也不知道啊,眼見著我就要被它一腳踏出黃了。”
      林蘇青棱他一眼,你有個屁的黃。
      接著聽他擰著眉頭邊說他自己還邊疑惑:“那神獸定瑞突然就停了,在我身上嗅嗅嗅,嗅了老半天,我還尋思是我身上有什么味兒不成?還是它要嗅嗅我熟沒熟么。它嗅了一會兒就瞅著我不動了。”
      毒師兄回想起昨晚定瑞的那個眼神,他登時打了個冷顫。然后說道:“它一雙眼睛原本血紅色,嗅了一會兒竟然恢復了正常,我就趕緊說明了我的來意。”
      “你現在還活著,看來定瑞救你了。”沒想到定瑞連萬年凍土的毒也能解,那醉月雪芽……不知道能不能解呢。
      “它說是看在舊友的面子上救我一命。”毒師兄一句話給林蘇青聽得心中一驚,“我就納悶兒了它看的是哪個舊友?沒成想啊,我居然和定瑞有共同的朋友?”
      林蘇青心中忐忑,面上混不在意道:“興許它可能認錯了吧。”
      “嗯,大概吧……”毒師兄摸著下巴思索了一會兒,驀地轉過臉來看著林蘇青,令林蘇青心里很是不安,總覺得他這句話和這個眼神,有言外之意。
      “馬上就好了,你別著急。”林蘇青假裝他是來催藥的,不管三七二十一,裝傻就是了。不過,經毒師兄這一講,林蘇青算是知道了定瑞今天早晨所謂的發狂了。
      定瑞就是來找他的,現在,定瑞知道他林蘇青回來了,就是不確定它有沒有告訴翼翼,最好別。
      “毒師兄,有個問題我很好奇呀。”林蘇青一邊幫毒師兄上藥,一邊問他道,“你本身就是一枚劇毒。”
      他以涂藥的木柄的另一頭戳了戳毒師兄的心口處,問道:“那定瑞為你解萬年凍土之毒的時候……難道沒有一塊兒連你這里的毒也給解了么?”
      “哎呀?我把這茬給忘了!”毒師兄大驚,愣得半天嘴都合不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