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448章 好長1道疤

  • 塵骨 - 第448章 好長1道疤字體大小: A+
     
    “你這小子心里有鬼。”
      林蘇青走神的時候,正是回答清幽夢的話的時候,未曾顧上自己的一雙眼睛正直勾勾的盯著清幽夢,而他當時是失神想別的去了,而清幽夢卻沒有。
      “眾人皆懼,唯恐定瑞再沖下山來,你卻有功夫走神?”清幽夢凌厲的眉眼微微一挑。
      林蘇青早該有防備,從清幽夢出現并注意到他身上的香囊時起就應該隨時注意,清幽夢會對自己多加留意。實在是定瑞來得突然,并且還突然提醒了他一個事兒,才叫他岔了神。
      “不是在下心里有鬼。”林蘇青捧手先行下一禮,“請姑娘恕在下孟浪,不知是否有人當著姑娘的面提起過,再大膽的人在姑娘面前都會變得拘謹,再坦率的人在姑娘面前也會變得抬不起頭來。”
      瞧她臉上閃過愕然,早知定然沒人敢當面對她說過。
      “是因為姑娘你實在……實在耀眼極了,恕在下也……也……”
      林蘇青的眼神躲閃,話不曾說完,也是故意不把話說完,清幽夢的臉紅了。
      “在下沒有輕薄的意思,請姑娘恕罪。”他一邊說一邊往買賣街不遠處瞧,俄爾道,“那個幽夢姑娘……在下的攤位還在下面,今日帶了許多值錢的藥材,離開許久了,在下得回去看看了。”
      林蘇青道了別轉身就走了,走得匆匆忙忙,在人群里撞來撞去。
      清幽夢又是一愣,方才的一點惱怒頃刻變為了尷尬,原來他夸的那兩句僅僅只是恭維,他的真實目的是想趕緊回去看自己的攤位有沒有丟東西。他的走神是因為攤位,他的恭維是因為要讓突然轉話去看攤位顯得不唐突。
      不過這僅僅是在清幽夢看來,而在林蘇青那邊并不是的。
      那些話也不算為誆她不擇手段,俱是事實,當初天梯上他第一眼見到清幽夢時的心情便是如此。
      可能因為戴了面具臉皮更厚了,所以敢說了。
      想來都知道她優秀,萬里挑一,也都喜歡她樣貌,精致又凌厲,卻沒有誰曾經當著她的面夸過她的相貌吧。但凡想討她好的人,都希望自己完美無缺,誰又愿意令自己顯得輕浮像個登徒子呢。
      不過他也承認方才的確是用了手段。
      先說要回去攤位,緊接著夸一番清幽夢;與先夸一番她,再趕緊說自己要回攤位。要表達的都是兩個意思,可是順序不同,此兩種方式的結果必然亦是不同的。前者可能要吃打。
      可不能惹清幽夢的嫌惡,為了九死還魂鎖,手段就手段了吧。今天算是讓她好好了記住了在三清墟的半山腰有個叫秦且的這么一號人。
      終于達成了第一步,林蘇青覺得天氣都好轉了。
      “你小子跑哪兒去了?方才有人要買你的山奈,等你了許久也不見。”
      毒師兄出攤了!
      “我才要問你呢,你今日怎么來得遲了?我方才正是找你去了呀。”林蘇青麻溜的繞過去,見毒師兄臉色不大好,左臉上巴掌長的一條血印子,剛涂過藥,還正黏糊,“你這臉是怎么了?讓人打了?”
      “去去去!”毒師兄忙推開林蘇青,白眼翻到后腦勺,隨后從袖中摸出一兩銀子拋給他,“方才等你的那個小師弟腹痛難忍實在等不及你,回去上茅廁了,我幫你賣了山奈給他。”
      “哦,你那小師弟吃了什么美食吃得不消化?”
      “剛吃飯完就去偷我的酒喝,受了涼。脘腹冷痛,上吐下瀉。”
      林蘇青大笑,今日的心情忽然格外好。道:“你可真記仇,連自己小師弟的仇也記。”
      “我要記仇就不幫你賣山奈給他了。”毒師兄橫眼道,“我該賣甘遂和大戟,再偷摸混點番瀉葉和牽牛子,拉得他半個月出不來茅廁!”
      “你要是不記仇,你昨晚就該給他用藥了,何必等到今天他自己來買。我不信你一個賣蛇毒的手頭還能沒有鬼針草?”
      鬼針草可解蛇傷蟲咬,亦可作為治療腸胃炎、瘧疾方面的附方,除此之外因為鬼針草有清熱解毒的功效,它還能治療感冒和跌打損傷……等等等許多方面都用得上。
      林蘇青說時瞟了毒師兄攤位上放的幾只琉璃細桶,每只桶里頭都關著一條毒蛇,特別是那條兇惡的角蝰,時不時就撞得細桶乓乓響。就這樣的架勢,他肯定有鬼針草,卻不當時給那小師弟。
      “還說不記仇?”林蘇青學著毒師兄的模樣橫看回去,這一眼又瞧到了他臉上的那條傷痕,忍俊不禁的問道:“話說你臉上那條血印子不會是你抓偷酒賊時被小師弟給撓的吧?”
      “胡說!他那點三腳貓的功夫還能近我的身不成?”毒師兄瞪著眼珠子鼓著憋悶之氣。
      “那是怎么回事?難不成是姑娘撓的?”
      “張口就胡說!沒個正行!”毒師兄惱羞成怒,揮手做事要來給林蘇青撓一下子,林蘇青連忙架手格擋,毒師兄逮不上機會又看見他臉上有面具,唉算了,撓他指甲疼。
      于是揪著林蘇青的領子叫他看自己臉上印子:“你好好看看,這是撓的嗎?這分明是被獸角給劃的!”
      “獸角?你怎么會被獸角給劃到了?你是不是去招惹誰的寵獸了?”
      毒師兄氣得作勢要揍林蘇青,比劃了半天還是沒揍下去,唉算了懶得揍,揍他他也不長記憶。
      “就知道胡說八道,我是那種閑得腚眼子疼的人嗎?”毒師兄放開林蘇青,可憐巴巴的蹲回自己的攤位前,從背簍里摸出一面小鏡子,又摸出一盒藥膏,苦哈哈的擦起藥來。
      “你臉上的藥比城墻厚了都,你還抹什么抹,抹得多了不一定好得快,反而不透氣要感染!”
      “閉上你的烏鴉嘴!”
      毒師兄嫌林蘇青說話晦氣,林蘇青連忙:“呸呸呸!”把說出話的呸掉了,然后奪了他手里的藥膏,嗅了嗅刺鼻的味道嫌棄的扔到了一邊:“這都是什么,你用毒藥的配的療傷藥啊。”
      “是藥三分毒,是毒三分藥嘛不是。”
      “得了得了,我給你重新配。”林蘇青說時手里已經忙活起來了,“我還從未見過善于用毒卻不懂醫藥的人。”
      “誰說用毒的人就必然會用藥了?就是幽夢師姐她也不精通醫藥呢,何況說我了。”
      嗯?林蘇青手里的動作一頓,清幽夢不擅長醫藥?
      “再說了,你個救死扶傷的,還能精通用毒了?”毒師兄棱了林蘇青一眼,“你也就會認個毒而已,配毒也不過是略知皮毛。要說配毒,你還能精通過我們用毒的?這和我們用毒的不精通配藥不是差不多么。”
      “得了得了,說兩句得了,我才說你一句,你說我十句。”
      “我還沒說一百句呢!你個狗日的你要是不瞎跑,我這傷早用上好藥了!”
      這一句可是罵上了他們妖界的祈帝了,哎喲毒師兄你罵了你自己的大領導你恐怕要遭報應的。
      “你快閉嘴吧,信不信我讓你的臉爛透了?”
      毒師兄立刻閉了嘴,他雖然長得不玉樹臨風吧,可是他很愛心他自己那張臉兒的,保養得也極好,比白雪白嫩,比桃花粉紅。
      “你還沒說呢,你這傷是怎么弄的,你說了我更好配藥,針對的用,好得更快些。”
      “唉,說來我就氣啊,可是倒霉壞了!”毒師兄說得要哭了,拍著大腿道,“還不是被天瑞院的那頭定瑞給拱的!”
      “定瑞不是剛剛才發的狂么?我瞧你這傷是昨晚弄的。”
      “我沒說不是昨晚啊!”
      毒師兄一個天修院的,與天瑞院隔著兩個山頭……“你深更半夜摸去天瑞院做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