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446章 好巧

  • 塵骨 - 第446章 好巧字體大小: A+
     
    林蘇青原本是下來向他們兩個打聽空城的,哪料想居然牽扯出來這么多事情,甚至牽扯到了妖界的爭斗。
      祈帝乃妖界之首,必然深諳此毒。明明知道卻依然中了,如非他自愿,那得是怎樣的陰謀詭計才能將他害在其中。可是,祈帝他又有什么必要明知故中呢?
      “所謂得而復失之痛苦么,我覺得還算可以,無欲無求就沒有所謂的失去,也就沒有痛苦。”狗子碎碎念道,“不過每時每刻的經受千刀萬剮是真的痛啊,這是躲不了也逼不退的,只能硬扛。嘶~”狗子打了個寒顫,起了一身雞皮疙瘩,“與其死了算了,可偏偏還死不成,只等扛著等死。什么時候死就得看所服用的那只醉月雪芽的功力如何。”
      “居然連緩解的辦法也沒有嗎?”林蘇青震驚。
      “當然沒有,否則怎能算至毒?而且啊,如果服用的那只醉月雪芽的修為越高功力越深,則它的毒就越重,那么中毒者所經受的痛苦也就越重,這還不止吶,醉月雪芽越厲害么,那消耗中毒者的時間越長久,越淺呢中毒者才死得早一些。”
      與通常的毒不同,通常的毒,服得越重則死得越快,越厲害則見血封喉,或嗅之即死,醉月雪芽是折磨中毒者的,因而毒越重,則折磨得越久……委實可怕、
      “是真的沒有解藥嗎?”
      “有,我老子曾經說過,是毒就注定有得解,萬物陰陽兩道,一切相生相克。”狗子搖頭晃腦起來,復述得頗迂腐。
      林蘇青與夏獲鳥同時一驚,大為驚喜似的,只是夏獲鳥更為克制,而林蘇青當即就忍不住,捉住狗子的一條腿拖到跟前來,叫它不得不兩條腿趴在他的膝蓋上立著,問它道:“如何解?”
      “你他大爺的問話就問話,你拽我做什么!”狗子掙扎著張著嘴作勢要咬他的手,林蘇青方才也是情急激動了,他別開狗子的獠牙將它放下去,又問道:“你可知道怎么解嗎?”
      狗子煞是嫌棄的別他一眼:“呵,還挺心疼你老子,你連他見都不曾見過,還真是孝順。”俄爾道:“不過,我是真的不知道怎么解醉月雪芽之毒。”怕林蘇青以為它說氣話似的,連連確認,“沒有同你犟什么,我認真的,我是真的不知道。”
      夏獲鳥坐不住了,終于耐不住,卻又故作沉穩,只是代林蘇青一問的模樣,道:“那你的父君可知曉?”
      “我父君吶?我怎么知道他曉不曉得?”狗子別過小下巴,以眼尾睨著他們兩個一眼,清高過后,又覺得此事還是應該正正經經的和他們講,于是復爾坐正,道:“我父君隨帝君去鎮守天際了,我都忘記他長什么樣子了。況且,你們要讓我找去問,我也去不了,天際非尋常能去,就算是我恢復正身了去,還沒靠攏了就化成飛灰了。”
      它漫不經心的一席話,卻叫人心灰意冷,無比惆悵。
      “別的神仙知道不知道我不確定,可是白澤神尊他肯定是知道的。”狗子上一次見到林蘇青這個神情,還是他剛隨它回來這邊世界的的時候,“世上就沒有他不知道的事情,不過……他愿意不愿意說……就是另外一碼事情了。”
      擔心他們的希望太過于強盛,屆時只會換得無盡的失望,狗子想了想道:“就連我去問怎樣救主上……他都沒有說。”狗子嘟囔道:“他與主上那樣好,卻也不說。”
      這是一線希望,卻也等于沒有希望了。
      轉眼天就快亮了,還沒有聊出什么結果,林蘇青就要返回去了。
      “你不能遣個分身么?或去擺攤,或留著繼續想辦法。”狗子問他時,半半拖著、抱著、背著、褲腳還被拽著的進門來了,五只小崽子們一見到林蘇青,立刻就撲上去,在他的腿邊蹭來蹭去,偏屬地枇杷個頭最小卻膽子最大,兩只爪爪往他膝蓋上一搭,踩著自己兄弟的腦袋爬了上去,尋了個舒適的姿勢蜷在了林蘇青的腿上。
      “分身太耗靈力了。”林蘇青無心瞞他們太多,“真身距離太遠了,而我們還要等上將近五百年,以分身再分身,恢復最慢。也不知道會遇上什么,所以能不分就不分吧,以保存實力為上。”
      ……
      然他這一來一去,弄得大家都心事重重,且沒來得及問林蘇青,至于清幽夢那邊,進度道哪里了。就怕他一心系著祈帝和空城這回事,把那邊耽誤了。半半不知道他們到底聊過什么大事,但她也一臉氐惆,才匆匆一眼,林蘇青就走了。
      不過她沒有像狗子和夏獲鳥那樣,一呆就是幾個時辰,她有正事要做,她要忙著學說話呢。夏獲鳥說不開口永遠都學不會,所以要勤開口。因此,她一有閑暇就去不遠處安靜的地方,開始讀書,她現在會認字,至于書中的內容究竟講的什么,有時候看不懂也不重要,能讀出來就是了。
      可惜知道現在,她也只能發出一個單音。
      每天要做的事情有好多,要修行還要練習發聲,還要克制自己不能因為思念而分心。
      要做的事情的確有好多,在回去三清墟的路上,林蘇青心中亦如是沉重。
      ……
      一刻也不曾遲到,他背著包袱上山時,正是許多散修上山的時候,他們每天都背著大包小包,其實生意不見得有多好,許多人修行者要的只是接近三清墟這塊寶地,借著靈氣有助于修行。而且還能結交友人,相互交流、切磋,怎樣都是好的。
      林蘇青到的時候,毒師兄空城還沒有來,這是毒師兄第一次比林蘇青晚,以往林蘇青上來時毒師兄的攤位都擺齊整了。
      莫非是不來了?
      可是應該不會……嘮叨、抱怨三清墟悶得喘不過氣來是毒師兄的每日晨課,他總說在頂上憋悶得很,便每日指著來山腰出攤換取半點自由。不過……一旦你同他說只要多努力,通過了考驗,以后就能夠有下山一日的機會,再更努力的話,便也能如清幽夢那樣領命出任務……每逢聽到這里毒師兄就再不談了,好像他只愿意在下一半的山,再多走就嫌累,覺得半山腰正好。
      現在想來,怕是在擔心出了這座山就不大安全么?
      莫非是賭氣換了別的地方擺攤?
      毒師兄雖然沒有那么小氣,單這也不是沒有可能。于是林蘇青將自己的攤位鋪展擺好過后,便去逛上了,主要是看一看毒師兄在哪里,需要的話他可以鄭重道歉,順便也看一看會不會碰上想要的東西。
      不巧,也巧,一眼撞見了清幽夢。
      就在他跟前,在他低頭看著各個攤位上的小物件走路時,未曾留心,一抬頭差點撞在清幽夢的肩頭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