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445章 妖帝的良苦用心

  • 塵骨 - 第445章 妖帝的良苦用心字體大小: A+
     

    除了當事者,外面的絞盡腦汁恐怕也猜不出個由頭。林蘇青一問至關重要,可是誰又能答出來呢,卡在這里了。

    空城能來考三清墟,是不是受過雪域域主的準許?他們一商量覺得應該是經過允許的,而且上次在大千宴上他見過空城,呆呆的立在人群之中撓頭,話也不多,不大出彩。但是能去參加大千宴,已然證明實力區別于一般學子了。

    “不過他也的確有可能是私自跑出來的。”夏獲鳥思前想后,持重道,“因為他已經跑到了三清墟還考上了三清墟,便是三清墟的學子,有了三清墟的身份,雪域再來捉他去,站在三清墟的地盤里他說不愿意,就是另說了。”

    也有道理,雪域的立場是妖界,難免被坑做妖界在三清墟強捉三清墟的學子。

    “我覺得不大可能吧。”狗子舔了舔鼻子,努著嘴思索道,“從雪域到三清墟這么遠,他得有多大的本事才逃得悄無聲息啊。要真是逃的,就算被捉成叫他逃成功了,那這一路也不得追得雞飛狗跳的?”

    狗子偏過頭用鼻子指著林蘇青又道:“林蘇青與空城是同一屆學子,咱們那一路可是從來沒有聽說過什么大熱鬧。即使是妖界的皇子祈夜逃跑了,他有著洛洛那樣厲害的護法跟隨在側,走的還是特別路徑,也差點連門洞子都沒能出得了。何況夕夜還是經過岱王默許的,那一路都不時有妖界的眼線來探視。跑了只醉月雪芽,不可能不聲不響。”

    狗子不愧是戰神,即使被貶之后閑賦了千把萬年,該長腦子的時候依然思慮周全,它邊說邊思忖道:“再者說,他空城就算想到了以三清墟學子的身份作為庇佑,那妖界也可以以他的危害名要啊。空城的親老子害了妖界的帝君中毒,判他九族滅他全族都是祈帝一句話的事,人家妖界判他全族,你三清墟藏著不給這算哪門子事情?”

    它狗子想了想接著道:“好,三清墟可以自詡一界,不歸屬任何一界,也不摻和任何一界的事情,只保護自家學子。可是這件事牽扯到了一界帝王,三清墟這不是挑事了么?這不是要打破平衡了么?再者說,現在三界之中,除非聯手齊攻妖界,否則沒有哪一界能單獨敢冒犯妖界。先不論三清墟的實力如何,反正單打肯定是打不過妖界的,那么,咱們再說三清墟啊他們一直自詡是外界,那么三清墟聯合任一一界是不是都落得個自砸招牌么?”

    狗子闔眸氣定神閑的總結而道:“所以我覺得吧,空城如果是逃出來的,妖界必定會捉拿他,而三清墟的那些個老頭子不可能有這么蠢,在妖界上門要罪徒的時候硬要護著不交。”

    “會不會”林蘇青踟躇著開口,狗子與夏獲鳥齊刷刷地望向他,他突然有點壓力,畢竟心中瞞著他們一件事情。他定了定心神,道:“會不會祈帝中毒這件事情,妖界秘而不發?沒有幾個知情的?”

    因為夏獲鳥是后來的,他遂把先前了解的事情提給她道:“據說祈帝終年閉關,極少露面。我在想是否也與中毒有關。”

    “不可能,不可能守得住這個秘密。”誰知狗子一口就否了,“祈帝中毒,對于許多來說那可是好消息。妖界是什么地方?你別看祈帝挺平和的,但是想要他性命的那可真是太多了!”

    林蘇青一驚,驀地竟有些說不出的緊張。

    “怎么說?”

    狗子睨他一眼,心道這小子,唉,自幼就被送出去了,有太多不知道的事情了。

    夏獲鳥不咸不淡道:“妖界曾經是個極兇極惡的野蠻之地,相當于是個人吃人的地方。能有如今的盛況,是在祈帝繼位以后,經他的治理,才大換了風氣。”

    “祈帝是個不爭不搶的主,如今妖界也被他鎮得十分安穩未再鬧什么是非。可是雖然他的理念是不爭不搶,無為而治,但也得底下的聽他這一套你說是不是?要讓妖界的聽你講道理,呵,那可不容易。妖界那是個什么地方?講道理得有講道理的資格。”

    狗子一本正經,幾乎每一根汗毛都變得莊肅起來,可見說起這一段歷史連它這個神域的也十分欽佩。

    “妖界自古都是以實力說話的地方,誰也沒那等閑工夫聽你嘮叨,見面先打上一架,你贏了我就聽你說話。底下的尚且如此?何況厲害的呢?妖界的王室那可都是站在塔尖尖上的厲害,他們的高位那都是踩在數不清的尸體上的,那么你覺得祈帝是像普通的皇帝和儲君那樣老子死了兒孫即位的嗎?他當年可是一身血袍登的基。”

    血袍不是顏色,是一身素白的衣裳被鮮血染透,濕了再不曾干過,以淋漓的鮮血為路,作登基路上的紅毯。

    “除了牙是白的,連眼珠子都殺紅了。”狗子神情肅穆,坐得端正無比。好似腦海之中又想起了那一幕幕,林蘇青好渴望看一看狗子腦海之中的情景。

    狗子的喜惡素來鮮明,它喜歡什么一眼就能看出來,它討厭什么亦是一眼就能看出來。它不喜歡祈帝和子夜元君在一起,可是說起感情之外的祈帝,看來它是極喜歡極欣賞的。能夠令不敗戰神追風神君如此,世間稀罕。

    “在妖界,所有的忠誠都建立在絕對的實力之下。”狗子嘴一歪,露出邪肆的小銀牙,“妖界的忠誠不是對某一個誰,而是對著實力。今日是你,明日你敗了,那就是對那個打敗你的。”

    反之,它的忠誠是對著子夜元君,是對著子隱圣君,無關于任何。

    林蘇青對于祈帝的印象,最深刻的還是那夜在三清墟的時候,那個是清雅溫潤的祈帝呀如冷夜里的一彎月牙。

    林蘇青在腦海之中疊加著信息,試圖拼湊出祈帝的形象來。他甚至將自己的臉換到那夜所見的戴著面具的祈帝的身上,卻仍然難以想象。他半點也不覺得自己與祈帝相像,哪怕祈帝的一點氣質氣度,他幾千萬年也追趕不上。

    這樣一想,那的確是真真正正的最強霸主才具有的氣魄。真正的泰然,真正的沉穩,真正的包容。萬物皆小,卻不輕慢于任何的大氣度。

    那竟然是他的親老子。

    驀地覺得自己有辱家門,驀地覺得自己也該是個立在塔尖尖上的。

    “祈帝中了醉雪雪芽之毒,空城能隨口說給你這個初相識的,那恐怕妖界的王室眾所周知了。”夏獲鳥的臉色很復雜,可是林蘇青無暇去分析,因為他此刻的心情比夏獲鳥更為復雜。

    “那要這么說來的話,祈帝閉關不出就有理可循了。”狗子竟然嘆息起來,竟感覺出它有悲愴的感覺。

    “醉月雪芽之毒謂之醉|sheng夢|死,一生經歷得而復失之痛么”林蘇青喃喃自語著,“這才是最輕微之處。”狗子卻毫不留情的摻一句道。

    竟才是最輕微之處那

    “中了醉月雪芽之毒,會吊著你一口氣,叫你橫豎也死不了,只能由它的毒會慢慢的消耗你,會將你消耗而死。譬如修為從十成消耗至盡,體魄從豐毅消耗至干涸唔并且每時每刻都經受萬箭穿心和千刀萬剮的痛楚比極刑還極刑,很痛苦的。”

    狗子自己說著打了個寒顫,不敢想,想都不敢想的痛苦。

    每時每刻么林蘇青心都涼透了,覺得渾身似被針扎。

    “如果祈帝當真中了中了醉月雪芽”夏獲鳥聲音微乎其微,仿若自言自語,“那他他沒多久可活了”

    “我還是想不明白!”狗子擰著眉頭,它很是不滿祈帝居然會中毒,“夕夜的娘親為什么要給祈帝下這么狠的毒,而且我特別不明白的事!祈帝居然會中毒?”

    狗子越想越氣:“我他大爺的真是想明白,祈帝居然會中毒?!給我下毒都不容易更何況給祈帝下毒?他可是妖界的祈帝啊!不是我瞎說,我他大爺的是真的覺得他可能是知情而故意為之!他要是自己不愿意,他不可能中毒!不可能!”狗子越說越忿忿不平。

    “你說他知情而故意為之”林蘇青呢喃著狗子的那一句氣話,是自己要中毒的么那他是為什么呢

    最了解祈帝的應該是子夜元君吧倘若子夜元君還在世的話,她會不會知道祈帝的用意呢

    每時每刻忍受萬箭穿心、千刀萬剮之痛,塔尖尖上的帝王眼見著自己消耗殆盡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