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444章 妖帝中毒

  • 塵骨 - 第444章 妖帝中毒字體大小: A+
     

    林蘇青大意了,還以為直接問空城就能問出他的一切來,沒想到三言兩句不足以囊括。連狗子也懷疑林蘇青聰明反被聰明誤,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他想算計空城,殊不知自己恐怕也在別人的算計之中。

    空城撒的第一個謊天客山說成天格山,可是這樣的謊報的意義何在?他又說了只有天客山才有的雪底冰蠶和萬年凍土,那天客山的名字不就與禿子頭上的虱子明擺著的嗎?林蘇青不覺得是自己聽錯了。

    而空城說了自己的許多諢名,唯獨沒有說醉月雪芽這個最富盛名的名字。天客山有許多螃蟹,而由天客山圣女以心血飼養的才是蠱蟹,大概正對應空城所說的族民。他所謂的考上三清墟,今后再渡劫飛升位列仙班,不叫族民再被輕易欺負,言下之意可是不想再讓族民成為圣女飼養的蠱蟹?

    自相殘殺上萬年,何其殘忍,上萬年后同輩之中只存活獨一個,譬如這一輩的廝殺結果只活下了空城,他就成了新一代的醉月雪芽。這樣想的話,他的確有可能產生逃脫的想法,不止自己要逃脫,還要為后輩們開辟生路。是這樣嗎?

    結合狗子與夏獲鳥所說的訊息,林蘇青的腦子里又開始打起了架,空城這只無腸公子,卻并不空啊。

    倘若空城當真是有意接近他林蘇青的話,那么這一行為又出于何種目的呢?難道

    “空城還說,妖界的祈帝在多年前就中了醉|sheng|夢死之毒”林蘇青覺得這應該是至關重要的線索了吧,遂不再隱瞞。

    不等他把話說完,狗子眼珠子都要瞪出出了,夏獲鳥更是渾身一震,總是意見不統一的兩個倏地又是異口同聲:“什么?!”

    他們顯然都不相信,而林蘇青是有些信的,因為空城說是祈帝的側妃下的毒,而夕夜講過祈帝與側妃的感情都不能以不好來形容,堪稱形同陌路。一定是有大仇,所以才連兒子也一眼都不多看吧?況且空城說他的父親的心臟就是祈帝所中的毒引。

    “那螃蟹真的說祈帝吃了他父親的心腑?”狗子聽去亦是信了一大半,“沒誰會拿自己的父親開這等玩笑吧?”

    “罕少有父子都成為醉月雪芽的。”狗子琢磨著道,“因為許多從少年起入的蠱室了,年紀大通常不會被選入,老胳膊老腿哪里斗得過血氣方剛的。這么看空城父子倆挺厲害啊。”

    方才還與狗子有說有鬧的夏獲鳥,此時不出聲了,她愣在一旁若有所思,半天不見她說話,林蘇青問道:“老師可是想到什么了?”

    連他問話,夏獲鳥仍沒過神來,像是被妖界祈帝中了至毒這件事給震驚得失神了。

    “祈帝中個毒關你什么事,瞧把你給驚得。”狗子刻薄的乜她一眼,她倏然過神來,臉色很是奇怪,卻道:“祈帝這樣的尊者,卻被自己枕邊人投毒,委實可嘆不是?”

    林蘇青道:“據說是投了毒之后沒過幾天才成的親,投毒時側妃還不是側妃。”

    “那得多大的仇啊?”狗子咋舌不已,轉念一想,“可是不對啊,我聽聞那側妃害了上萬年相思,不擇手段也要嫁給祈帝不是?她下哪門子的毒啊。”

    “或許”夏獲鳥忖了又忖,猶豫再三后,在林蘇青與狗子焦急的目光之中她才踟躇著說道:“或許是出于嫉妒呢?”

    “嫉妒?”狗子想了想,沒想明白。

    “嫉妒祈帝與子夜元君,所以想讓他嘗盡醉|sheng|夢死之苦?”林蘇青一下就明白了夏獲鳥的意指,“即使天下皆知子隱圣君親手殺了自己的姊姊和尚未出世外甥,她也下這個毒是并非親眼所見依舊不放心么,這樣說來其實成立。”

    嫉妒的確能至此,甚至至死方休。

    當年之事鬧得驚天動地,可看眾所周知妖界的祈帝與丹穴山子夜元君相戀,而祈帝對夕夜的娘親是半點感情也沒有的,即使成親亦視而不見。

    “自己得不到,便叫他也嘗受得不到的痛苦么”而側妃成為了側妃,看似得到了,卻與沒有得到無異,即使有了孩子,祈帝也不曾多看他們一眼,這算不算一種得而復失。

    “不不不,你們等等,你們等我好好想想,好好捋捋。”狗子連忙打斷林蘇青與夏獲鳥的明明非魚卻深知魚之苦的深刻剖析。

    “不不不不,我覺得不是那樣的,我覺得有問題,你們安靜,我想想是哪里有問題,剛剛想到了被你們給打斷了。你們安靜!”

    他們明明誰也沒有再說話。

    “啊我想起來了!我就說有問題!”狗子眉頭一跳,鄭重其事的說道:“你們聽我捋給你們哈,祈帝是妖界的帝君,祈帝中了醉月雪芽的毒,醉月雪芽呢是天客山圣女馴養的蠱蟹,而天客山隸屬于雪域,雪域呢是妖界的番域之一。并且,雪域中的天客山每馴養出一只醉月雪芽,天客山圣女就要向雪域域主稟報,接著雪域域主就會親自帶著天客山圣女與醉月雪芽一起前往王宮參拜圣駕,妖界何其大,能見到妖帝啊!這是怎樣的風光啊!”

    狗子雙眸瞪成圓月:“這還說明什么?說明祈帝對這一方面的重視!那么!咱們先不論那醉月雪芽好不好捉吧,就說能捉他,那么,是不是還要過得了天客山圣女那一關?就算是打得過天客山圣女,好吧,那還有雪域域主呢?雪域玲瓏可是好惹的。”

    狗子一跺腳認真非凡:“更何況!但凡打上醉月雪芽的主意,祈帝必然會知道的!就算他不想知道,那也由不得他,天客山圣女打不過的時候,肯定要找域主啊!連域主都打不過的時候那必然要通稟到王宮里去,祈帝怎么的也會知道有賊人要搶醉月雪芽啊!”

    幾萬年才一只,要搶卻是不容易。

    狗子旋即又道:“火域那個怪胎我不大了解,但據我所知,雪域是祈帝的嫡系,雪域不可能不忠,勾結賊人暗害祈帝這種事,這不等于我勾結賊人暗害我家主上嗎?這可能嗎?剁了我五條腿也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嘛!換言之推平雪域也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側妃是如何得到醉月雪芽的?”

    林蘇青此言一出,滿堂俱寂,剛從外面趕來的五只小崽子們登時被半半攔在門外,連連朝它們做噤聲的手勢管教它們不要吵鬧。小崽子們聽話的安靜下來,一臉茫然的隔著門望著里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