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439章 清幽夢來了

  • 塵骨 - 第439章 清幽夢來了字體大小: A+
     

    驀地!他渾身一抖,這下不是因為冷而抖,而是由內而外的莫名的一抖,霎時,一股暖意自胃里像四肢緩緩散開,那暖意非常的溫柔,無法形容的溫柔,只覺得方才的就像也從胃部開始緩緩散開,像是一個絕世無雙的美人兒,用青蔥玉手的兩個細細指尖,在徐徐緩緩的爬……

    此間滋味……撩人!

    他不由自主地又飲了一口,初入喉時,還是冰雪般寒涼,凍得舌頭發麻,可是不消片刻,他又是猛地一抖,自那股溫柔的暖意悠悠然散開,整個人都酥酥麻麻的、舒暢的,仿佛經脈都因而軟了,連指頭尖兒都酥酥麻麻的,像是被美人兒含入口中。

    上癮!

    這酒……是真他娘的……真他娘的別有一番風味!

    林蘇青算是真的明白了,難怪師兄弟們要貢獻自己的修為為他護那寒雪,為這一口酒,傾家蕩產也值得!

    毒師兄春風得意的瞧著林蘇青沉迷于此美酒中,笑得一臉春光蕩漾,點著林蘇青的筆尖道:“秦兄?好酒可不要貪杯。”

    “這酒……叫什么名字?”

    這酒奇怪,別的是越喝越醉,而此酒卻一時無味,一時迷醉,一時清醒,林蘇青打了個激靈就醒了酒,

    “這酒啊?我還沒有起名字。”

    聽他這話,原來這酒竟是他發明的?!了不得啊。難不成他是冰天雪地里的一只螃蟹?

    “此酒太美,沒有名字足以相配。”林蘇青此話啊決計發自真心,沒有半點虛言。

    “今日這還不算太美,我是怕它太涼了你一時不習慣,等今后我就不放著它散寒了,直接請你飲!哎呀最好是去我家鄉,現場從雪地里挖出來,開了壇子仰頭飲!那叫一個舒坦!”..

    怕是神仙也要羨慕瘋了,林蘇青看著竹筒里的幾口酒水忍不住感嘆,這玩意兒是真的要命的好喝。

    “今日承了毒師兄的美意,當不知如何回報,唉,慚愧呀!”

    “嘁~”毒師兄白他一眼,“難不成請你喝一口酒也要你報答我不成?!就不能是我想請你喝嗎?”

    這還真是出乎意料了,真叫他林蘇青碰上了天掉的餡餅了。

    “我是瞧著你小子順眼才請你喝的,如此美味叫你一下說俗了!你不配飲了!”毒師兄一把搶過林蘇青手中的竹筒,將其中本就不多的美酒一口干了,末了抬袖揩了一把。

    見毒師兄袖子上沾濕了一塊,林蘇青心疼得緊,可憐他才就淺了兩口,還沒那袖子飲得多。

    “毒師兄,還請毒師兄恕罪。”林蘇青恭恭敬敬認認真真的給他賠個禮,那毒師兄瞥了他一眼,氣就消了。

    “今天沒有了,哪天我高興了再請你。”

    林蘇青大喜,算是明白那些師兄弟們為何要巴結他了,在有限的時日里他也愿意這么干!

    “那我可得好好幫毒師兄吆喝吆喝生意。”林蘇青說笑著突然想到就說道,“對了毒師兄,你有什么特別想要的不妨告訴我,我非三清墟學子,山里山外來去自由,幫你找去。”

    毒師兄擺擺手道:“不用不用,我最缺的已經托幽夢師姐幫我帶了,沒什么可缺的了。”

    林蘇青一聽,嗨呀心中比飲了那美酒還舒暢。嘴里樂開了花,面上不改色,道:“哦?天修院的清幽夢幫你帶貨?”

    “哈哈哈哈~~那不然還有哪個叫幽夢?”毒師兄真是應著他的諢名無腸公子,這名字起得非常不賴,他笑哈哈道:“幽夢師姐是個喜歡毒物的,而世間劇毒之首只有我的家鄉有哈哈哈哈,一來二去就混熟了!”

    林蘇青知道他說的是真的,想和他混熟簡直太容易了。

    “那不是……那至毒許多人都有了?”林蘇青忽然有點擔心,驀地一回想,關他屁事,自打嘴巴,“是我多嘴了,毒師兄莫見怪。”

    “嗨呀沒事,你不問我也要說的,這毒啊和請酒不同,美酒可以分享,毒物不行!害人的,我自然不能隨便給,所以我和幽夢師姐也不是很熟。”

    林蘇青不禁失笑,這毒師兄忒有意思,和常人把握分寸的方式不同,他竟是根據控制與人熟與不熟,來把控分寸的。

    “你笑什么?”毒師兄扭頭問林蘇青,話音剛落,攤位前驀地出現一個黑影,黑中透藍的袍子,他一回頭,登時一喜,真是白天不能說人,晚上不能說鬼。

    “嗨呀幽夢師姐回來啦!”

    林蘇青攏了攏袖子,識相的站回自己的攤位前,眼神透過面具悄悄的瞧著那邊。

    清幽夢抬手托出一個壇子,那壇子上還冒著裊裊寒氣,連她的手指頭都凍得沒有血色。

    “小毒物,你要的雪底冰蠶,帶來了。”

    說完她將壇子一拋就走了,毒師兄向前一抱,將那凍得冒冒寒氣的壇子抱在懷里,緊接著就見他張大了口,張得恰如那壇子大,吊著壇口將那冰壇子存進了肚子里,旋即就見他肚腹處結滿了冰,林蘇青眼尖,瞧出了是毒師兄自己運功,那冰寒之氣是由他肚腹由內而外傳出來,所以才在外面結了冰。

    他居然是用這樣的方式保住那壇子的寒氣?呃……林蘇青不禁又感慨——難怪叫無腸公子……

    隨即,林蘇青朝著往山上的方向望去,清幽夢眨眼之間已經不見了身影。不過無礙,他原本也沒打算現在就結識清幽夢。

    “嘿嘿~秦兄,你有口福了!我有一壇酒,就差這冰蠶提味了,不日你就能嘗到了!我請你第一個嘗!”

    “毒師兄美意,不勝惶恐。”林蘇青笑了笑,他怎么沒發現自己這樣獨特?

    “不用客氣,我瞧著你順眼愿意請你喝!”

    林蘇青摸了摸自己臉上的面具,那毒師兄該不是瞧著這面具順眼吧?可是這條街上戴面具的有許多,唯他這副最普通。

    “嘁,我不是喜歡你的面具,你別擔心我要它。”毒師兄道,“我喜歡你這個人,我覺得有意思。”

    哦……林蘇青心道,他自是與三清墟別的學子不大一樣。

    “不知道為什么,我一見著你就覺得特舒坦,我們上輩子可能認識!”毒師兄這一席話,聽得林蘇青嗆了一口唾沫,禁不住咳嗽。

    毒師兄一邊幫他拍背一邊道:“怎么這么大個人了還被自己的口水給嗆住了,也忒不小心了!”

    “咳咳咳,是是是,咳咳咳……”

    “你要是個女的我娶你的心都有了!”

    “咳咳咳咳!!!!!”林蘇青肺都要咳出來了。

    “怎的又嗆了一口?你該不是酒喝多了吧?”毒師兄一邊幫他拍背一邊以一種極其認真的神情說道,“我說真的呢,你要是個姑娘,我做什么也要娶了你,不過我們那兒冰天雪地的,你呆不慣……嗯你呆不慣的話,我們就去南方,男方暖和,風景也美……”

    林蘇青連忙推開毒師兄的手,自己振作起來控制著咳嗽,道:“咳咳、毒、咳、毒師兄,我、咳咳咳咳……我是個帶把的漢子!”

    “我怎么不知道!”

    “咳咳咳咳咳!!!!”

    邊上刷刷刷投來數道異樣的目光,好似他們倆有了點什么。

    “你一看就是帶把的,我也就是一說,你怎么還當真了呢?我空城男女還是分得清的!我不可能對你一個大男人動心的!你可別動歪心思!”

    “我、咳咳、我沒當真、咳咳咳……我真沒當真!我、咳咳咳……我沒動、動歪心思!”

    熟料這時,一個冷厲的聲音忽然起:“他是誰?”

    毒師兄與林蘇青登時一愣,誰也沒想到清幽夢何時折返回來了,無聲無息的,冷不丁一聲,竟將林蘇青的咳嗽都嚇沒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