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436章 所謂伊人

  • 塵骨 - 第436章 所謂伊人字體大小: A+
     

    附近有牧童騎著水牛慢悠悠而過,一路的笛聲飄揚而來,溫馨而恬靜,蕭瑟的風也在黃澄澄的陽光下變得和煦,微風拂面而來,帶著恬淡的野菊的芬芳,金色的秋天本該是溫暖而溫柔的,卻直教人心中徒生悲涼。

    原本還算和諧、偶爾歡喜的氛圍,今下又變得古怪起來。林蘇青此刻的迷茫,令他覺得最是無助,怎堪想他突然看不清自己。他突然逼自己做一個選擇,半半還是清幽夢?其實原本不必非要做這個選擇的,而他此時卻非要逼自己得到一個結果。

    他是一個鉆牛角的人,從前是,現在還是。而他同時也知道不必凡事都較真,于是就自相矛盾,一鉆不可收拾。

    好笑嗎?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自己非要逼自己在半半和清幽夢之間選一個出來。

    大約男人的天性就如此卑劣——他幾度覺得即使他不選半半,而是直接去追求清幽夢,也不會因此失去半半。到底大不了得到了九死還魂鎖失去了清幽夢,再回首來半半應該還在等他。最差的結果無非是得不到清幽夢的真心。

    可心里又有一個聲音在斥責著自己——憑什么要這樣欺負半半呢?

    是呀,明明是半半先付出了真心,卻要最先收傷害。換言之,這不是有恃無恐、得寸進尺嗎?

    若要坦蕩,就應該拒絕半半。

    可是他腦子里又另有想法,半半她也許并不希望被拒絕,她也許寧愿有一個等待的機會。

    卑鄙。林蘇青不僅罵自己一句,嫌不夠解氣,第二句罵出了聲。卑鄙無恥!

    恰恰在他罵自己的時候,狗子經過他身邊,這一聽可不得了,登時炸了毛:“你小子敢罵我?我尿你鞋了你罵我?”

    林蘇青看它一眼,沒心思同它打嘴仗。可是狗子平白無故被罵了一嘴,它不服氣,非要林蘇青給它一個說法,它纏著林蘇青理論,林蘇青是一轉再轉,懶得啰嗦。

    狗子氣得直跳腳:“我看你是吃錯藥了吧你?!”狗子也不知道為什么今日的火氣別樣大,就因為這一句罵,又因為林蘇青的不理會,它氣得齜牙咧嘴:“枉我一片真心的保護你!看你好像情緒不大好還特地過來慰問你兩句,你倒好!平白無故罵我做什么?!”

    半半瞧見狗子兇巴巴的林蘇青,連忙假裝很忙的給小野貓捋毛,神仙吵架小的不敢冒頭,萬一引火燒身,可不得了。

    一直在一旁調息的夏獲鳥,輕抬眼皮掃了一眼正吵鬧的那邊,復爾又闔上。林蘇青正值焦慮,越臨近他越煩躁,正是看什么都帶刺的時候,她也懶得去招惹,算狗子自己倒霉,沒事找事。

    其實狗子何嘗不焦慮,它的目的是希望林蘇青能夠成功拿到九死還魂鎖,可是以它對清幽夢的印象,它很是擔心林蘇青拿不下清幽夢。..

    它鬧了一會兒,林蘇青始終不正眼看它,任它如何鬧,他都閃躲,沒意思便跑開了,去樹林子里撒歡去了。

    而林蘇青,自己坐在河邊,漫無目的的打著石頭,石字脫手在水面上幾個起落,最后沉入河底,他時不時的這樣打上一個。

    忽然,他乍地起身,徑直朝半半走去,杵在半半跟前的時候又嚇了半半一跳,叫人看不懂他究竟想做什么。半半戰戰兢兢的站起來,捏著衣服的一角攪得手指頭發紅,然而林蘇青只是看著她,直勾勾的看著她,好像有話要說,卻什么也不說,看了好半晌。

    狗子老遠看見了這邊動靜,一見他們兩個之間的距離如此之近,驚呼不妙,連滾帶爬的從林子里竄出來要竄到他們中間去,心中大呼林蘇青你可千萬不要害人啊!

    可是卻見林蘇青忽然眉開眼笑,雖看得出歡喜,卻笑得很是含蓄的,他倏然轉身道:“走,出發去三清墟!”

    原本半半還在疑惑他的笑容,他突然朗聲的道這一句,嚇得半半肩頭一顫。她翻來覆去的回想,忽而好像有點明白林蘇青的意思……就是不大確定。

    狗子看得愣了,一頭撞在了馬屁股上,倒摔出幾個跟頭,那小野馬頂瘦,屁股上沒有幾兩肉,它一個猛子恰恰撞在了小野馬的股骨頭上,它自己撞得頭疼,撞得小野馬也受了驚嚇,顧不上屁股疼,站起來甩著尾巴瘸著就跑走了,又嚇了失神的半半一大跳。

    起先無比看重的時候,怎樣也拿捏不好分寸,甚至連見面時用什么站姿,第一句話說什么內容,都要謹慎忖度半天,過分緊張了,現在心中有了一個決定,便反而覺得知道該如何做了。

    林蘇青心中罵了自己一句:人渣!便領著頭繼續往前行。

    路過夏獲鳥時,夏獲鳥收了內息起來跟上,問他道:“想好了?”

    “想好了。”

    分明金秋時節,卻是滿面春光。

    夏獲鳥不動聲色的看了半半一眼,只見她失魂落魄,卻不是悲傷,而是漲紅了整張臉,羞答答的像朵桃花,嗯……還有還有頭上露出來的耳朵,這臉色看上去是只猴子。

    夏獲鳥好似品出了一點什么,而她沒有說破,半半也覺得自己好似品出了一點什么,而她不好意思說破,她品出了兩個意思,一個好,一個壞,她害怕是那個壞的,寧愿是那個好的。于是她明白了一點,為何常言總說“時機”,時機未到這四個字原來不是令人嘆息的,而是令人充滿期待的。

    “你想好了?”跑上來的狗子打頭問了一句和夏獲鳥一樣的話。

    “想好了。”林蘇青也回答著一樣的話,左右都齊了,他安排道:“你們在山下扎營等候,我自己去那個山坡。”

    他們會心一想說得也是,他們誰出動都只會畫蛇添足,倒惹清幽夢生疑。

    “反正你不是真身,我也不必時時護著你,安全什么的你自己掂量著來。”狗子心中歡喜,終于要采取行動了,感覺眼前所見那聳入云端的高山不是三清墟,而是懸在上空的九死還魂鎖。

    “做一回騙財騙色的登徒子。”林蘇青故意打趣道,試圖緩和僵局。

    夏獲鳥瞟他一眼道:“偏財就是了,騙色的話你還是省省吧,我怕你有命騙沒命享。”

    狗子也正色道:“清幽夢可是幽冥雙神的女兒,她自幼是死人堆里爬著玩,泡著劇毒長大的,我勸你做個好人。”

    “我開個玩笑而已,瞧你們一個個的臉色,不知道的當我去送死呢。”林蘇青笑了笑,隨即似是繼續玩笑,又似乎是特別的提出的,道:“你們閑著時不妨指導指導半半修行,看她什么時候能把言語通了。不然白跟你們一趟了不是?你們一個個的自己修為那么高,就不能提攜提攜后輩,幫扶幫扶朋友?”

    半半揪著自己的衣角默默地跟在后頭,抿著薄唇不言不語,她想學。

    “這樣吧,你若能成功的追求到清幽夢,我追風就敢給你保證,當你追到清幽夢那日,就是半半開口說話之時!”狗子一口包滿。

    半半興奮得兩眼瞪得銅鈴大,那可是追風神君!追風神君要親自點撥她修為!她又驚又喜,下巴都合不上了,可是轉念一想,條件是林蘇青追求清幽夢……饒是她先前已經想通了,可還是架不住心里不由自主地難過。

    不過她倒是會想,頓時鐵了心——若是自己也能變得優秀,或許能令林蘇青高看一眼。于是她膽子登時就大了起來,忙不迭跟到狗子尾巴后頭,好伺狗子隨時可能點撥她一句真言。

    “行!你可別光說不練!”林蘇青也是一口撂下承諾,“你曾經還答應要教我呢,也就教了我一回,你簡直懶得生蛆。”

    “據說她承過神輝,加之她天資聰穎,要點撥她并不難。”夏獲鳥將半半拉到身邊來,生怕那兩個不著調的欺負她,“跟著我就是了。”

    半半又是一驚,那可是林蘇青的老師!

    此舉正合林蘇青之意,隨即他扭頭對半半道了一句:“加油。”言簡意賅,卻叫人聽著生暖,如金秋傍晚累累的稻穗。

    “哈哈~半半,有幾個狐朋狗友還是挺好的是不是?!還能跟著長本事。”

    林蘇青玩笑的一句話,聽得半半羞紅了臉,卻聽得夏獲鳥和狗子眉頭一豎,有你這個朋友,可真是家門不幸。

    夏獲鳥正色持重的問他道:“我們這邊你盡管放心,清幽夢那邊你打算如何接近她?”

    “投其所好!”

    “怎么個投其所好?”狗子與夏獲鳥異口同聲,是真的好奇。狗子緊接著道:“我知道清幽夢喜歡看見死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