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433章 欲畫葫蘆反成瓢

  • 塵骨 - 第433章 欲畫葫蘆反成瓢字體大小: A+
     

    一上路,林蘇青不同往日,他變得格外留意半半,為了找一個恰好的時機,同她談一談,可是找來找去等來等去,什么時候都不太合適。

    半半也和以前大不相同,她總是可以的回避著林蘇青,以前她會不好意思,但以前的躲閃與現在的躲閃,林蘇青也上不上來哪里不一樣,但就是不一樣。

    他最近喊半半的時候,半半總是聽不見,或者聽見了也假裝沒有聽見,需要多喊幾次。

    今天風和日麗,晴空萬里無云,半半方才在路邊遇到了一只小猴子,小猴子是普通的猴子,不過它大老遠就認出了半半這個同類,于是摘了果子特地跑來送給她,掛在枝頭上與半半玩了一會兒,半半的心情看上去不錯,要不就今天與她談一談?

    可是……她好不容易心情好轉,現在去和她說這事,這不是潑她冷水嗎。總覺得是故意不給她好心情,故意欺負她。

    再等等,再挑一挑時候。

    ……

    今日,秋高氣爽,天空蔚藍,云朵低垂,也是個不錯天。林蘇青見半半的臉色也不錯,比剛出鹿吳山的那幾天好轉許多,要不就今日?林蘇青才這樣一想,半半突然一個跟頭栽在了地上,她總是低著頭走,不看路被石頭絆倒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看她眼淚汪汪的樣子,罷了,今日也不適合談。

    ……

    今日,天色很暗,陰沉沉的,仿佛要塌下來,連人也覺得壓抑得喘不上氣來,今日不宜說傷心事。

    ……

    今日,果然下起了雨,下雨天很影響情緒。空氣潮濕,滿地泥濘,還影響行路。林蘇青一身偃月服水火不侵,倒沒有什么,只是他們幾個即使打了傘身上也還是被雨澆了不少,狗子的毛都濕成一坨坨了……今日,林蘇青自己的心情都有些低沉,再看一眼半半,整張小臉兒慘白,估摸心情更糟糕,罷了,今日也不適合。

    ……

    ……

    轉眼,三清墟近在眼前了,林蘇青還是沒能找出最恰好的時機。而最近林蘇青總是有意無意的偷看半半,這一切都被狗子和夏獲鳥收在眼底,他們背地里談論了不少次,怎么感覺林蘇青臨到三清墟突然要變心?有點擔心他臨時變卦不去追求清幽夢,反去追求半半。

    倒不是說他不能三妻四妾,可是就算他不專情,正位上也必須得是清幽夢,狗子是見識過清幽夢的厲害的,不是說她修為有多厲害,而是她的性格,太狠辣了,要是清幽夢知道林蘇青三心二意,清幽夢還不得親手剪了他?

    狗子與夏獲鳥唉聲嘆氣了好幾天,無數次祈禱林蘇青可千萬不要出岔子。不過雖然這樣想,但他們又有些期待林蘇青與半半,畢竟比起那個陌生且狠厲的清幽夢,他們的確喜歡半半多許多。

    于是,狗子與夏獲鳥暗地里一合計,得找個恰好的機會同林蘇青好好談一談。可是一連數日,只看見林蘇青頻頻偷看半半,卻不見他有任何行動,因而他們倆幾次躍躍欲試又幾次被對方制止。心想萬一林蘇青并沒有打算有所表示呢?或許,他只是覺得自己要奉公追求清幽夢了,也清楚一旦開始追求清幽夢就不得有別的心思,所以他有些舍不得半半,所以他才趁著還沒到三清墟先緬懷緬懷?

    總之……他們幾次尋找時機,幾次又覺得不大合適。

    便是林蘇青頻頻觀察半半,夏獲鳥與狗子頻頻觀察林蘇青,而唯獨半半,她現在一心只有自己。

    這是很大的一個進步。

    數日前的她,一心還只有林蘇青一個,他微微一個皺眉她都悄悄收在眼里,可是這幾天她想明白了。

    也不是不難過,也不是不羨慕,只不過她用了好多天終于明白過來一個道理,難過、羨慕、嫉妒,一切都無濟于事,對自己沒有任何幫助,反而可能會帶給林蘇青壓力。她不想因為自己而影響林蘇青他們的謀劃,也不想因為自己而給林蘇青帶去任何麻煩。

    他即將去追求清幽夢,一個她沒有見過但是據說非常漂亮非常厲害非常出眾的姑娘,而她再難過林蘇青也還是要去追,所以不如不難過。

    一連數日,半半不時的反問自己,反正從當初決定去找林蘇青的那一刻起,就從來沒有想過今后會和林蘇青怎么樣不是嗎?為什么會難過?還不是因為自己的初心改變了,相處了那么久,自己變得貪婪了,想要更多了。

    半半覺得自己不應該忘了本心,她是來報恩的,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報恩,如果需要林蘇青回饋她什么,那她就是為了圖林蘇青的回饋而來,就不是報恩了。

    所以她想明白了,林蘇青去追求清幽夢也好,去追求別的姑娘也好,那是人家林蘇青自己想做的事情,她有什么權利干涉人家?又什么權利阻止人家?她憑什么不開心?

    所以她后來的幾天,每一天都在說服自己,不可以以一己之私去耽誤別人要做的事情,林蘇青要做什么他且隨心做就是了,而她半半,陪在他左右就好了,她原本找來時就是這個打算,不能變。

    跋山涉水幾萬里,半半的臉色越發好轉,情緒也逐漸恢復起來,時而又看見她采一采野花逗一逗野鳥,快要和以前差不多了。是頂好的好事,然而林蘇青卻驀地覺得失落起來,連他自己不清楚這是為什么,他也反問自己,可是自己也想不明白,覺得自己莫名其妙。

    這下叫狗子和夏獲鳥也郁悶了不少,每次一碰頭嘀咕,彼此都是抱怨,怎么看不懂這兩人到底怎么回事了?半半的好轉該回事林蘇青背著咱們偷偷干了什么?他可千萬別耽誤人家?不過……又看見林蘇青情緒偶爾低落,這又是怎么一回事?

    看不懂,他們倆面面相覷,很是發愁。

    “半半……”

    半半渾身一抖楞了一下,看似要回避,可是俄爾她有似以前那樣連忙跑過去,等待吩咐。她這般如常,林蘇青反倒一愣:“呃……沒、沒什么,就是問你……呃,問你……要不要吃這串烤魚。”

    半半又是一愣,正在河里打魚的狗子不長眼色的嚷嚷:“剛不是說好了是我的嗎?!”夏獲鳥一把握住它的嘴,不讓它多嘴。

    狗子哼唧了好一會兒才突然明白過來,連忙假裝認真打魚,耳朵卻時不時地向后撇。

    “呃……”林蘇青局促的抿了抿嘴,找話道,“呃……我意思是這串魚比較小,適合你吃,一會兒他們新打上來的大一些的再烤給追風。”

    半半垂著眼眸,長長翹翹的睫毛遮住了她的眼睛,叫林蘇青看不到她在想什么,只發覺她長得比以前更清秀了許多,俄爾半半忽然抬起頭,發現林蘇青正看著自己出神,她猛地垂下頭轉身就跑開了,去到河邊淘野果。林蘇青亦是當場就回過神來,想解釋可是來不及了,也無從解釋。

    自責的同時他不禁反問自己,這他娘的到底是怎么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