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432章 意冷,情難卻

  • 塵骨 - 第432章 意冷,情難卻字體大小: A+
     

    往三清墟去,又要行上許多天的路,并不是習得了騰云駕霧來去就能自如,有許多路還是得靠雙腳腳踏實地的走,此亦是人間的奇妙之處,連神仙也沒有辦法。

    對于他們,除了不得不自己走的,還有原因就是不得不小心謹慎,以免被巡視的天兵發現。出了鹿吳鄉往三清墟去,就好比在二郎神君的眼皮子底下走動。猶如螻蟻之于人,雖然渺小但如果恰恰低下頭,一眼就能看見。

    好的是如果林蘇青不生是非,不動用太大的靈力,天兵們是難以發現的,世間修行者多如螻蟻,他混于世間不作為也就泯然于眾。

    不過,他的模樣還是挺惹眼的,所以自鹿吳鄉一出來他就戴上了面具。小心得不能再小心了,比做賊還要謹小慎微。

    “誒?你們有沒有覺得半半最近有點不對勁呀?”狗子神叨叨的湊過來小聲嘀咕道。

    “有嗎?”夏獲鳥疑惑的一回頭,狗子“嘖”地一聲趕忙示意她:“先別往后看。”

    “不看我怎么知道她對不對勁?”

    “你故意去看她不就被她發現了我們在說她嗎?”

    半半的確不對勁,和平時不大一樣。她雖然內向不善言語,不過卻很會自得其樂。譬如行路,途中的各色各景,花草樹木,她采上一朵都能高興半天,可是最近她都是默默地、規規矩矩地跟在后面,頭也不抬的走。..

    “比以前更內向了。”狗子神神秘秘的嘀咕。

    “你掩護我觀察觀察。”夏獲鳥小聲道。狗子眼珠子提溜一轉,故意放緩了腳步,俄爾路邊上,煞有介事道:“你們看這里有野果誒!”

    “啊?哪里?”夏獲鳥附和它演上了。林蘇青汗顏,他們這一唱一和刻意得太明顯了吧……

    夏獲鳥假裝回頭看狗子,確實瞥著半半一直看,而往常狗子這樣一招呼,半半肯定是第一個抬頭望去的,然而這一次她好似沒有聽見似的,仍舊低著頭看著腳尖走路。

    狗子得見夏獲鳥已經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把半半都看了好幾遍了,它連忙從路邊上跑回來,湊到一塊兒,又嘀咕起來:“怎么樣?我說的沒錯吧?是不是對勁?”

    林蘇青蹙了蹙眉頭:“好像差不多呀……沒看出哪里不對勁。”

    夏獲鳥斜了他一眼,那是因為半半平時見了他也不大抬頭的原因。不過雖然林蘇青看不出來區別,但她可是看出來了,與狗子的看法一致,道:“是很不一樣,可我也說不出來到底是哪里不一樣。”

    “嘶~”夏獲鳥想了想,不確定的猜測道,“她好像……有點心事的樣子……”

    至于半半的心事……不用想也知道,于是他們倆齊齊望向了林蘇青,隨即面面相覷,同時點了點頭,達成不謀而合。

    “我猜是林蘇青要去追求清幽夢了,半半不高興了。”夏獲鳥小聲說著,狗子連連點頭附和:“嗯嗯嗯,對對對。”

    “有我什么事?你們瞎扯什么。”林蘇青生怕自己的反應太大了被半半聽見了傷了心,于是把聲音壓得更小了,“你們鬧什么,她或許是舍不得鹿吳鄉和一分堂。”

    狗子與夏獲鳥一副“哦?是嘛?”的表情看著他,看得他尷尬不已。

    要說半半……要說半半喜歡他,沒有一點察覺是不可能的,就以半半每次見到他時的那個緊張的樣子,是根榆木也該開竅明白了。可是他確實是真的對半半沒有別的心思,他只覺得這個小姑娘很內向,很害羞,他一直當作妹妹在關照,要說有沒有感情,有的也只是長輩對晚輩的情誼。

    他也不是不知道,沒有一撇的事情早說清楚彼此才能早得輕松。可是卻總是缺乏說清楚的時機,半半從未明示過自己的情感,他總不能冷不丁的扎人家跟前,開口就是——“半半,你死心吧,我不喜歡你,我只當你是自家小妹妹。”太也莽撞了,也太不是個事兒了,只怕更傷人了。萬一半半對他的那種喜歡,就是暗暗的喜歡,人家并不打算揭開這層窗戶紙呢?如此冒然豈不是叫人家難看,如此這般豈不是等同于大庭廣眾之下處以極刑?

    為著這一層考慮,所以林蘇青就一直裝作不知道,也一直保持著自然,如果要拒絕,也要等半半先提出來,才好拒絕。雖然道理是這樣想的,但他其實也有著除此之外的另一種擔憂,畢竟感情這種事情……它時間越久,有可能慢慢就淡了,但也有可能越來越深,只怕等到她實在忍不住開誠布公時,屆時拒絕的話,和處以極刑也是一樣的……

    這些事情他不是從沒有想過,可想完了反而更亂了,委實不知道該怎么取舍。于是就一直拖著裝作什么也不知曉,如此相處,一直以來也挺自然,也挺好的。

    也許……她難過幾天就放下了?林蘇青這樣一想,驀地覺得也不失是一個辦法,他追求清幽夢,對于半半其實也正是她所追求的答案,這比直言拒絕要委婉太多了。

    于是林蘇青干脆把心一橫,不如繼續裝作不知情,并決定從此以后多多當著半半的面談起清幽夢,如此以促使半半自行醒悟。

    雖然他也覺得自己挺不是個東西,可是對于半半這樣柔弱的性子,他是真的別無他法了。

    夏獲鳥看來看去,撇了撇嘴角嘖嘖之道:“唉~所以說修行不止要修術修法,還要修身修心呀,七情六欲折磨人吶,比如在有些人眼里是癡情,在有些人眼里就是癡纏嘍~不知道是煩著呢,還是享受呢~”

    “誰說我煩她了?”

    “那就是享受咯?”

    “誰說我……”

    一通爭辯失了分寸,驚擾了出神的半半,她呆呆的杵在后頭,雙眼通紅的望著他們,一見他們紛紛回頭看向自己,半半連忙瞇起眼睛咧開一個極其燦爛,卻令人揪心的笑顏。

    那,瞇著眼睛就看不見她眼眶里的淚水了吧?半半心里難過極了,旋即繼續埋頭趕路,她揪著肩上包袱的背帶,揪得緊緊的,頭也埋得低低的,步子也快得緊,甚至都沒有發現他們還愣在原地沒有往前走,她就一個勁兒的走,遠遠將他們扔在了原地她也不自知。

    這叫他們更怔住了,杵在原地愣了半晌,一時間竟都忘記了自己應該做什么,片刻面面相覷,才跟了上去。

    “你看看你們鬧的事兒。”林蘇青沉重的嘆了一口氣。夏獲鳥與狗子知道自己闖了禍事,誰也沒臉開口,也都沉默的走著。

    看來……還是需要找個機會和半半好好的談一談。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