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431章 心煩意亂

  • 塵骨 - 第431章 心煩意亂字體大小: A+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洛洛才剛離開不多時,那五只小崽子就像突然逃脫了牢獄似的,紛紛以領結為信號召引狗子找去。而它們當前的位置竟然不在別的地方,就在最初的那個池塘旁邊。仿佛是在等王八咬鉤的途中睡了一覺,一覺醒來都還在原地。可是連它們自己也知道,絕不是睡了一覺,而是又被放了回來。

    它們當中只有地枇杷見過擄它們走的人,可是它不會說話,也形容不清楚,當林蘇青將洛洛的外貌畫給它看時,它當即就搖頭,表示不是洛洛。竟然不是洛洛,那會是誰?擄了它們卻毫發不傷,在洛洛離開的時候又將它們放了回來。難道恰好對上的一捉一放只是巧合嗎?那,為何要擄走它們幾個呢?

    唯有等那個人再次出現時讓地枇杷一眼指認出來,不然他們無法解開這個謎題了。

    道回去找清幽夢,不禁令林蘇青想起來,那日他領著魔軍闖入三清墟時,洛洛并不在大千宴上,也許在,但至少他沒有見到過,問狗子,狗子也道不曾在那日見到清幽夢。然后又是一番猜想,論排名,大千宴必有她的席位,難道是她不屑?不論怎樣想,都過去許多年了,記憶中的細節都忘得差不多了,已經無法追溯。

    而他們當前的難題,是如何重新回到清幽夢的眼前,又不會引起她的疑心。凡夫俗子肯定入不了她的眼,那么戴了面具的林蘇青又如何引起她的注意?

    想一想容易,要想到對策還真是難。

    狗子與夏獲鳥好一番出謀劃策,無一例外全都是不中用的餿主意,半半躲在簾子后面聽了半晌,聰穎如她,多少聽出了他們的意思,頓時悵然若失。氐惆的不想再聽,卻又忍不住要繼續聽,忍不住想知道更多的事情。可是知道得越多,卻又越是難過。

    聽起來,那個叫清幽夢的姑娘,不僅貌美絕倫,而且能力也出類拔萃……還出身高貴……半半默默地垂下了頭,眼眶紅紅的,可憐她不過是一個剛修出人形的畜生。還是多虧了那道從天而降的神輝的福庇,不然她早已經死了,就算沒有死,也無法在如此之短的時日里化成人形。若不是那道神輝,她應該與那些和她同歲的伙伴們一樣,還是一只小猴子,最多是一只會說話的小猴子,她的父親母親都還有修煉成形呢。

    越想越難過,不小心露出了耳朵,越想越難過,連尾巴也再也藏不住。

    半半不知道自己為什么難過,她只覺得這感覺很難受,就像自己喜歡的那杯茶突然要被別人搶走,而自己不僅沒有能力守護,也沒有能力搶回來。又是一番難過,更添了無奈,還添了別的感覺,很是復雜的情緒堵在心間,悶在胸口,別是一般滋味。

    有些嫉妒使人瘋狂,有些嫉妒使人憤怒,而有些嫉妒卻叫人無可奈何。她能怎么辦?她還能怎么辦?

    “嗨呀你該不會從沒追過女孩子吧?”

    “哇那豈不是很刺激?”

    “哦~哈哈哈哈~你快看林蘇青的耳朵,哈哈哈哈太有意思了!”

    半半躲在簾子后面聽了許久,終于還是聽不下去了,再聽下去就覺得林蘇青他們好殘忍,她紅著眼眶和鼻頭逃去后院,蹲在了那方養魚的石缸后頭,抱著膝蓋,想了想,將臉埋入了懷中。

    她沒有辦法,沒有辦法叫林蘇青不喜歡清幽夢,也沒有辦法叫自己不喜歡林蘇青,更沒有辦法叫自己不要難過。做人好煩,做人為什么有這么多想法。可是以前的自己不是這樣的啊?什么時候自己變成這樣呢?

    半半使勁兒搖了搖頭,重新埋起了臉,想了想又使勁兒搖了搖頭,可是種種揮之不去。

    而前堂的他們,誰也沒有發現落單的半半在后院的糾結。他們你一句我一句的,嬉笑打鬧,全當是個樂子打趣林蘇青,而林蘇青的臉陣陣紅陣陣白,也不是滋味,不過他這個滋味與半半的滋味是截然不同的。

    最后他們一致覺得去那片盛滿虞美人的后山是一個好方法,回去三清墟的話恐怕會被識破,三清墟不是誰都能進的。而清幽夢應該是經常去后山看花的,或許是看花,也或許是等人,但絕對不是在等林蘇青。而林蘇青,卻可以利用這一點,去等她。

    世間哪有那么多的巧遇,無非是有心與無心。

    “唉呀,鹿吳鄉我都呆習慣了,多好呀,沒成想這就要走了。”狗子故作不舍得,但真要讓它留在這里的話,它指不定跑得比誰都快。

    那片滿地盛開著虞美人的地方,存在著不同的記憶。

    虞美人,可以治病救人,也可以害人的性命,它是一種毒也是一味藥。它猶如烈日熔金時分落在地上的晚霞,它盛開得漫山遍野,卻從不相擁抱成一簇簇,它們一朵朵全在一起,卻每一朵都煢煢孑立。

    那是一個獨特的地方,去到那里的只會是獨特的人。

    今天,將會是他們留在一分堂的最后一天,在黎明到來的時分,整個一分堂就會人去樓空。

    “老婆婆和男孩怎好?”半半已經擦干了眼淚,還洗了一把臉,將紅腫的眼皮用冷水鎮了下去,她手中抻開一張紙,紙上寫著這幾個字。

    是了,險些忘記他們了,那個白神婆和小男孩兒還在后院里呢。

    “先去看看。”林蘇青說罷便去向后院,夏獲鳥與狗子也連忙跟了上去,他們逐個從半半面前路過,逐個帶著不同的氣息和撩起不同的風,他們行動這般默契,半半忽然覺得自己是落單的那一個。原先的話她也會立刻跟上去,然而今天,她愣了愣,眼睛酸了一下,她揉了揉,又使勁兒搖了搖頭,才跟了過去。

    而當林蘇青再次檢查他們的氣息時,才忽然發現,白神婆已經去了,都嘆上了氣。

    “還是命吧,死期已到,無力回天。”夏獲鳥嘆道,“白仙犧牲自己也沒能為她續上命。”

    林蘇青檢查了小男孩兒的情況,亦有無奈,道:“都節哀吧,好在小男孩兒的性命是保住了,看下來也沒有任何毛病。”

    “那……你打算怎么……”夏獲鳥看了一眼小男孩問林蘇青道,“怎么處理他?”

    “送去大佛寺吧。”

    “那他家里的情況……什么的,還有本來打算收養他的老婆婆的也死了……這些事情,你打算怎么告訴他?”

    “慈悲人自有慈悲話,就交由寺里的高僧們為他開度吧。”

    ……

    初十日,晴,驛馬動,宜祭祀,解除,出行,忌開市,畋獵,大利北方。

    鹿吳鄉,便是來過,也似未曾來過。

    ……

    去追求清幽夢,有歡喜,也有緊張,,還有許多慚愧與內疚。他的目的雖然不純粹,但不可否認他也的確對清幽夢有著那樣的心思。然而正因為牽扯到別的目的,所以就連他自己都不免覺得自己卑鄙。這樣的心情怎么說呢,鬧心、頭疼、煩躁、激動、緊張、擔憂……許多、許多,說不上來。

    有些像奉公談情說愛,卻又擔心自己無法談攏,得不到九死還魂鎖。

    重回故地的心情,說不上來是什么感覺,總有一種不安,不知是因為哪一件事,抑或許是因為每一件事。

    而與此同時,他總覺得,他們知道很難辦到,但真實的情況可能會比他們所設想的更難。九死還魂鎖,幽冥雙神的傳家寶,亦是世間至寶,他真的能得手嗎……千萬不要橫生差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