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43〇章 情不知何時起

  • 塵骨 - 第43〇章 情不知何時起字體大小: A+
     

    林蘇青先客氣的笑了笑,才道:“請問你……見過祈帝的真容嗎?”

    洛洛破天荒的一怔,林蘇青肅然道:“我知道了。”洛洛沒有見過祈帝的陣容,隨即他又道:“這個問題不必你回答我了,我重新換一個問題問你。”

    洛洛的眼中驀地燃起怒火,對于她來說,被別人看穿是一件非常恥辱的事情。

    “洛洛姑娘,請問你,知不知道三清墟后山的那片虞美人?”

    只見洛洛瞳孔一顫,不必她回答了,她不但知道,而且去過。也不必同她確認了,他已經得到了答案,也知道了清幽夢所提起的人可能是誰了。

    難怪她不挑選夫婿,難怪她要擄他去那片盛滿虞美人的后山。對于她所講述的那些過往,不是因為他失憶而記不起來,果然是她認錯人了。知道了這些不知怎地,他突然有一點悵然。

    而他聚精會神觀察洛洛的時候,疏忽了夏獲鳥的反應,聰穎如夏獲鳥,她立刻就想到了林蘇青所問的問題必是與祈帝和清幽夢有關。只是,他前后的話毫無聯系,令她一時間無法將自己所猜想的事情關聯起來。

    林蘇青其實也有一剎那的震驚,也可以說一直還處于震驚之中,只是沒有表現在外。他沒有想到的是,清幽夢心心掛念的那個人居然是祈帝。

    那洛洛之所以有這樣的提議,恐怕確實是為了林蘇青能夠得到九死還魂鎖而出于好心的建議,不然倘若她見過祈帝的真容的話,斷然不會作出這樣的提議。

    可是清幽夢是見過祈帝真容的。這樣一來……對于林蘇青來說,可謂百感交集。他首先對清幽夢下不去手,畢竟他的確不是她心上的那一個,同時他又對祈帝有一點復雜的感情,他這一去,不就是頂著他親爹的外貌去撩清幽夢嗎?這就不止是給祈帝惹事了,這是給他親爹惹事啊……縱然他無心頂替,可奈何清幽夢會錯當他是意中人啊。

    唉,恐怕祈帝當日也沒有想到那片與子夜元君相遇的山坡上居然突然出現了一個小姑娘,估計祈帝當時也是猝不及防,才暴露了真容吧。

    見林蘇青又是兀自搖頭又是嘆氣,夏獲鳥恍然大悟……是了,林蘇青有著一張與祈帝幾乎一模一樣的臉。要說不一樣的地方,便是神域,那是獨有的,因為二者連眼神都是迥異的,不過尋常是看不出來這樣的差別。

    一連兩次被看穿,洛洛倍覺恥辱,她斜了一眼林蘇青道:“你幾時拿到九死還魂鎖,我幾時告訴你喚醒二太子的方法。再會。”

    “等一等!”林蘇青連忙叫住她,“洛洛姑娘,請問夕夜他好嗎……”果然還是忍不住想問,這一問幾乎沒有經過大腦的思索,對于他自己也是措手不及的一問,所以剛一出口,他就作罷了:“抱歉,我知道不能問你多余的事情……”卻不知怎的他又想多傾訴:“其實我奪取蠱雕靈珠,更多的目的就是想知道夕夜的消息。”

    本來即將離去的洛洛,等了等他,停了片刻,她的確沒有回答林蘇青的發問,可是沉默不語的她,緩緩搖了搖頭,因為是背影,那搖頭的意思令林蘇青心中陡然生憂。是不好的意思嗎?夕夜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他想問,卻深知即使問了也得不到答案,好生難過。

    洛洛忽而消失不見,誰也沒有覺察,只是一眨眼她就不見了,不遜于追風的速度。

    “嗨喲!你別走啊!”狗子倏然反應過來,“忘了問那五只小崽子的事了!”嗨喲那個氣哦,那個悔哦,“唉呀都還沒有問跟她有沒有關系呢!”

    然而此時,林蘇青與夏獲鳥各懷心事。被它大呼小叫的一鬧,他倆慢了片刻才反應過來,狗子直怪他們粗心大意。

    一想緊張五只小崽子的夏獲鳥卻著意于林蘇青與清幽夢,她拍了一巴掌林蘇青的肩背,問他道:“怎么樣?你的決定?”

    林蘇青好無奈的嘆了口氣,難得露出他曾經的模樣,曾經的神情,嘆了又嘆。

    “你知道的……我這張臉……是二太子點下塑的,和妖界祈帝一模一樣。”

    夏獲鳥已經猜想了一些,然她還是明知故問:“那又如何?不是挺好的,如此清俊世間難得,不是更好令清幽夢鐘情?”

    “唉……”林蘇青好是無奈,“清幽夢見過祈帝真容。就是三清墟后面的那個虞美人山坡,祈帝常去那里懷念故人,而有一日不巧清幽夢在那里中了毒,而祈帝救了她。然后清幽夢就看上祈帝王了……”

    “是嗎?居然有這樣的事情?”夏獲鳥想到了清幽夢見過祈帝,卻沒想到是救命之恩,“那可就有點麻煩咯……可是……祈帝罕見以真面目示外啊。”

    “那年清幽夢才六歲……依我的估計……估摸因為祈帝從來都是去那里懷念故人,所以從未作過遮掩之意,不巧那日清幽夢在故人之地,當時又顧念是一個小娃娃,于是才多說了兩句。”

    這時候狗子插話道:“祈帝是個信緣分的,估計也是覺得有緣吧。”

    林蘇青想了想,覺得狗子想的還是太淺了,于是道:“那時候子夜元君已經去世很久了吧,估計也是因為對子夜元君的思念,所以在故地突然遇到一個六歲的小娃娃,他才有那份心多聊了兩句。”

    “哇~那清幽夢該不是一見鐘情了?想想也無可厚非,畢竟是救命之恩……”夏獲鳥莫名喜悅道。

    “六歲的小孩兒懂個屁的感情,估計也就是喜歡他長得好看。”林蘇青忖了忖補充道,“或是……或是被祈帝講述的故事觸動到了。”說實話,就連他聽清幽夢轉述祈帝與子夜元君的邂逅時,也被觸動到了,他當時也有所憧憬,是真的美,如唯美如夕陽般輝煌,深情如晚霞般濃醇。恐怕換成是狗子這樣的呆子也要羨慕。

    “我覺得你是在夸自己長得好看。”狗子瞥了他一眼鄙夷道。

    林蘇青回瞥了它一眼:“你懂個屁。”

    “嗯,我懂你。”狗子繼續瞥著他。

    “……”懶得理它。

    如何是好?林蘇青的腦海里浮出了清幽夢的面貌,生得無比精致美貌眼神與氣場卻無比狠厲,然后是那個山坡,清幽夢別樣的一面。而同時她連祈帝說過的話一字不差的記著,這么多年了依然記得清清楚楚。只怕饒是他不做為了九死還魂鎖而欺騙感情的事情,而當真對清幽夢有意的話,然清幽夢不會對他林蘇青有情。那么到頭來,就算是他付出了真情實感,清幽夢也要怪罪他為了寶物虛情假意不擇手段。

    何況,頂著自己親爹的臉去追求一個喜歡自己親爹的女孩子,他真的做不出來……

    如何是好……如何是好……直接偷寶物是不可能偷到的,偷心嗎?頂著親爹的臉去背一個詐騙的罪嗎?

    “林蘇青,你好歹也認識清幽夢,你喜歡她嗎?”夏獲鳥忽然問他道。

    這倒問住了林蘇青,說實話,清幽夢是真的美,也是真的獨特,可是他也是真的不曾往這方面想過,然而在他反思的時候耳朵尖就已經紅透了。

    “哎~我什么都還沒說呢,你耳朵紅什么?”

    唉呀這不爭氣的耳朵呀!他分明什么過分的想法也沒有,怎么就紅了!或者……難道他有?只是豬油蒙了心,然而耳朵卻坦誠?

    “或許……你可以反其道而行。”果然還是女人最懂女人,夏獲鳥的一個建議登時點亮了郁悶中的林蘇青,“你戴著面具去接近她。”夏獲鳥指尖在自己臉上比劃著示意道:“然后等時機到了再告訴她真相?”

    嗯……林蘇青驀地緊張不已,想一想就禁不住忐忑——嗯……我這就要開始去追求女孩子了?有點太突然了……

    “不過有一點我希望你能明確。”夏獲鳥認真嚴肅的看著林蘇青的眼睛說道,“到底是因為感情,還是因為九死還魂鎖。”

    狗子頗鄙夷的睨了林蘇青一眼,十分嫌棄道:“呵呵,我估摸他是千年等一回,終于等到了名正言順的機會。我早覺得他看清幽夢的眼神不對勁了。也就是曾經太慫了,缺乏一個慫恿。”

    其實……如果真的要追溯……他不否認是有過的,便是那日,清幽夢認錯人的那日,打消了他的心思。他不覺得清幽夢說的那個人是他,可同時又忍不住想去相信是自己失去了記憶。

    這樣矛盾的心理,他自己也研究不清楚,遂也沒有再去想過。

    如今若仔細去細究什么時候有的那方面的想法話,他只得承認……大約是從長梯上的那一眼開始的吧……

    “喂!你發什么呆!我感應到了五只小崽子的蹤跡!”狗子一爪子當頭拍下,震得耳朵嗡地一聲回過神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