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428章 洛洛的條件

  • 塵骨 - 第428章 洛洛的條件字體大小: A+
     

    洛洛話音才剛收盡,那一刻分明不是她有意沉默,她只是剛好把一句話說完了,然而那一刻的沉默已足夠使林蘇青的心情復雜。

    洛洛的目的是來告訴他蠱雕靈珠對他有用嗎?顯然不可能,洛洛出現的可能性只能是與兩者有關,一就是夕夜,而就是別的,但絕對不是因為他林蘇青。洛洛的一舉一動都像充滿秘密,哪怕她只是隨意的看你一眼,那一眼的眼神都充滿了秘密似的。林蘇青生性好猜疑,最好揣測他人心中所想,可是對于洛洛他沒有辦法。如果不去猜她,你會覺得她很坦蕩什么也沒有,但如果你試圖去猜她,你就會立刻陷入迷茫之中,甚至會錯覺她連頭發絲都隱藏著秘密。大約因為她是一個訓練有素的刺客,而且是數一數二的刺客。

    “夕夜還好嗎?”林蘇青在那一刻了想了許多,俄爾只問了夕夜的情況,因為洛洛似乎沒有怪責他的意思。

    “這不是我此次的目的。”洛洛一如既往的冷漠,甚至連眼睛的眨動頻率都絲毫沒有變化,叫人不敢去確定自己聽出來的意思,她的意思里夕夜時沒事?還是尚不知下落?還是說她不管?

    狗子沒有林蘇青想的那樣多,它一聽這話當即就問她:“夕夜找到了?”所問即所想,這就是狗子當前聽出來的意思。

    洛洛眉頭也不動一下,面無表情道:“我知道喚醒丹穴山子隱圣君的法子,但是需要你幫我完成一件事情。”她直截了當的避開了狗子的提問,徑自說出此來的目的,與條件。顯然后者更能引起他們的注意。

    “什么法子??有效嗎?”狗子擠到跟前來連連發問,問的同時它亦好不掩飾自己的質疑。

    “反正我有喚醒子隱圣君的法子,至于信還是不信,全在你們自己。”

    從對洛洛僅有的一點了解來看,這就是她此來的目的,而出這個她的目的之外,他們不可能再問出別的來,于是林蘇青亦是開門見山道:“什么條件?”

    “林蘇青變得爽快了,而追風神君卻變得謹慎起來。”洛洛眼角余光斜著狗子,話里有話道,“不過也能理解。”可能狗子只不過是下意識的反應,它自己并不知曉自己的變化,但是洛洛早就已經明白了狗子為何會有如此這般反應,因為她曾經也有過這樣的時候。只有在意才有擔心,越擔心才越謹慎。

    她不冷不熱道:“你們若是真的想知道喚醒丹穴山子隱圣君的法子,就必須以九死還魂鎖來交換。”

    “九死還魂鎖?”林蘇青愕然,是一種法器么?他從未聽說過這樣的法器。不過他曾經在昆侖山學習的時候,也的確沒有在這方面做過多的了解。

    “你真是誠心來談條件的嗎?”狗子卻炸了毛,“那九死還魂鎖是幽冥雙神的傳家之寶,亦是世間至寶之一,我們去偷去搶啊?”

    雖然不知道九死還魂鎖到底是什么寶貝,但是一聽這其中的牽扯林蘇青就知道確實是難事,幽冥界是小界,一直以來都是依附于天界,現在讓他貿然前去,不論是偷還是搶,恐怕都沒有他的好下場,被抓住不是被當場處死就被扭送給天界吧。

    但是洛洛說她知道喚醒二太子的辦法,他不想錯過這么好的機會,有擔憂,卻也想冒險試一試,頓時矛盾,于是想多了解了解其中的門道,看到底有沒有機會弄到手。

    “九死還魂鎖到底是什么?”他問道。

    “九死還魂鎖,顧名思義。”夏獲鳥面色不大好看,她亦知曉洛洛提出的條件是不可能辦到的,“持有九死還魂鎖,無論是人是鬼,是妖魔鬼怪還是神仙佛陀,三魂七魄就都被鎖住了。”

    “鎖住了?聽上去是很厲害的法器。”

    “是很厲害,但不是你想的那種厲害。”夏獲鳥的臉色比喝了最苦的中藥還難看,“九死還魂鎖的所謂鎖住,就是鎖住三魂七魄,但不是要你的性命,而是保護你的性命。好比倘若被天帝的一道龍雷當頭劈中,任你我必然當場魂飛魄散化為虛無。可是如果身有九死還魂鎖的話,則就算你招架不住龍雷已經魂飛魄散了去,而你的三魂七魂也必然會在七日之內重新聚齊使你獲新生。并且不僅僅三魂七魄俱全回來,就連你的修為也絲毫不會折損。甚至會在復活之后的一段時間里,令持有者擁有短暫的修為提升和法力的提升。”

    聽了夏獲鳥一番解說,林蘇青不禁由衷的感嘆那九死還魂鎖是真的厲害,就連天帝的龍雷也無可奈何。那就免不得更擔心了,既然是如此厲害的寶物,而且又是幽冥雙神的傳家之寶,他們肯定嚴加防護,怎能輕易被外人得手。而且……洛洛要這個做什么?既是洛洛要,那是不是意味著是妖帝要?或者……是夕夜要?林蘇青心中猛地一震——難道是夕夜?

    “喂,洛洛,你突然要找九死還魂鎖做什么?”狗子隨想隨問,“你幫誰找的?據我了解,九死還魂鎖雖然能夠鎖住三魂七魄,但必須是活著的時候就與它滴血合緣,唯有成功結契才能庇護三魂七魄,如果是已經魂飛魄散了,是沒有用的。你肯定不是幫死人找的。是誰要這個?”

    林蘇青提到嗓子眼的擔心頓時松了口氣,如釋重負無法掩飾的嘆了出來,被洛洛掃入眼底。察覺洛洛掃了自己一眼,林蘇青抿了抿心中所想,轉而問道:“洛洛姑娘,幽冥雙神斷然不會所以交出這樣的至寶,你知道其中的困難,請問你有什么建議否?”

    狗子問的問題與洛洛想說的問題沒有關系,洛洛肯定不會回答它,而自己所提的問題與之有關,她該是要回答的吧……

    誰料洛洛冷冰冰道:“你這是同意了?你如果同意接受這個條件,我就告訴你。”

    “這不是強人所難嗎?”夏獲鳥皺眉問道。

    “不用立刻答應,你可以先考慮,不過我勸你最好快一點,因為你們時間并不多。”

    洛洛話里所指的“時間”仿佛有另外的意思,二太子的沉睡期限是五百年,這是漫長的歲月,那么不多指什么?這個不過能夠指代的太多了。

    “我答應。”

    沒成想林蘇青一口就答應了,狗子登時就怔住了:“你知道有多難嗎你就答應?就跟你直接上九重天去偷天帝一根頭發差不多了!”

    “可是洛洛姑娘說她知道喚醒二太子的法子,如果不與她交換,咱們依然是漫無目的不是嗎?”林蘇青深諳此時的處境,他們雖然在隱居,也勉強算是蟄伏,但是他們蟄伏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一邊修行一邊尋找喚醒二太子的辦法嗎?可是時至今日,修行倒是從未落下,但辦法卻始終沒有找到,就連奪取異獸靈珠也不過是他們生拉硬套以為可能有效。現在洛洛直接說她有辦法,他怎么甘心錯過?

    狗子又是一愣,林蘇青以前可不是如此果斷如此沖動之人。

    “你確定嗎?她說什么你就信什么?她是妖,你沒聽過妖言惑眾嗎?”狗子也知道珍惜機會,可是這個機會實在冒險,極有可能賠了夫人又折兵。

    “林蘇青,要不咱們還是先考慮幾天?”夏獲鳥也如是勸他道。

    “我不是信她。”林蘇青卻絲毫不動搖,“我是信祈帝。”這一句就連冰山似的洛洛也眼神微變。

    狗子下意識正要反駁他,你憑什么信祈帝?你見過他?你認識他嗎?不過話到嘴邊它又頓住了,咽了回去,他憑什么不信祈帝?

    “我也不是仗著我是祈帝的私生子而信他。”林蘇青巋然正色道,“我只是相信他對子夜元君的感情。所以,洛洛的建議哪怕存有危險,但一定不是故意為了害我而為之。”她是祈帝的護法,一心只忠于祈帝,除非是祈帝要害他。

    他頓了頓,繼續說道:“再者,我實在不知道哪些法子對喚醒二太子殿下真的有效,所以我也實在不想錯過這個機會。”

    “你們決定了再回答我,我只聽最后的決定。”洛洛冷漠不改。

    林蘇青不顧先前狗子與夏獲鳥的勸說,直接應下:“決定好了,還請洛洛姑娘指點迷津。”

    不過,夏獲鳥與狗子也無心再勸說他了,方才的那一席話誰也無力反駁。首先洛洛不可能違背祈帝,而祈帝……應該不會不念及與子夜元君的感情吧……但愿。

    “你果然聰明了許多。”洛洛的一句夸獎也透著冷冷的寒氣。

    如果換成平時,他可能會貧嘴一句“都是生活所迫”,可是今下真的沉重,身心俱疲。曾經很長一段時間他都非常迷茫,知道應該做什么,卻不知道應該怎樣做。他知道應該找到喚醒二太子的辦法,但卻不知道從何處著手從何處去找。

    所以,現在他只想知道兩件事,一,是喚醒二太子殿下的方法;二,是他應該怎樣去取九死還魂鎖。做到二才能有一,他已經緊張得毛發倒豎。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