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425章 活佛舍利

  • 塵骨 - 第425章 活佛舍利字體大小: A+
     

    當他們趕到狗子發現地枇杷那一撮狗毛的地方以后,才發現與發現魚鉤的地方一樣,到頭來還是一無所獲。

    不過也不算太差,至少地枇杷用這樣的方式告知了他們,目前還活著。

    從發現回去的時候,天在不知足不覺中翻出了魚肚白,又是一個未眠之夜,又是沒有解開謎題的一天。一分堂的分口睡滿了人,他們有的是無法接受自己的家人突然的離世,暫時失去了行動之力,有的則是非要一分堂繼續尋找,否則堅決不走。

    而夏獲鳥是一個雷厲風行的人,她行事果決有時候甚至比水火無情。一分堂大門緊閉,只停了門前的燈籠,不難想象夏獲鳥攆他們出去的時候是怎樣的情景。

    然而奇怪的是,接下來一連幾天都再也沒有奇怪的事情發生。地枇杷自棄掉一撮狗子的毛發之后,也再沒有帶來新的訊息。

    等待總是令人忍不住焦慮。

    十日之約,以蠱雕的靈珠交換有關夕夜的信息。接下來只剩下等,而那五只小崽子卻實在叫人無法安心的等,可是想去找又無跡可尋。

    “林蘇青!”狗子突然蹦到桌子上,險些一腳踩翻了茶碗,撞得直顫,“你猜我發現了什么!”

    又發現了什么?林蘇青無精打采的挑著一邊的眉毛膩著它:“你直接說吧,我實在沒有心情同你玩猜來猜去的游戲。”

    狗子起先還興奮的揚起的豆子眉頭頓時耷拉下來,半瞇著眼睛皺著鼻頭,好嫌他無趣。

    “有什么新的發現?”夏獲鳥一邊擦手一邊走過來問道。

    狗子一屁股坐下,仰著腦袋抻著脖子自得道:“我發現地枇杷所丟棄的我的毛發上,沾有之前樹林里出現過兩次的影子的氣息!”

    林蘇青驚得渾身朝前一挺:“真的?”

    “那還能有假?”狗子斜了他一眼道,“我還能弄錯這個?”

    林蘇青登時靠坐回來,凝思不語,如此一來,或許對方的目的真的只在他,那五只小崽子的下落或許也只是等一等?同時,他有一種無緣無故的直覺,總覺得五只小崽子的失蹤也與十日之約有關系。

    夏獲鳥把擦手的帕子讓桌上一拍,選了張凳子坐下來道:“現在想得再多也不實際,敵人在暗處,我們處于被動,只能等著對方先出手。”

    十日之期還有三日,等得人心惶惶,惴惴不安。..

    她俄爾回首望著大門口:“嘖,奇怪了哈,今日那些家屬怎么一個也沒有來?”隨即起身走去門口張望,卻看路上行人們呼朋引伴的要去湊什么熱鬧似的,她忙叫住一兩個問道:“誒——這位大哥,耽誤你問一句,你們這么著急是上哪兒去呢?”該不是哪個店家又做什么大賣呢?

    “橫街上活佛升天呢!”

    同行的伙伴推了他一拳糾正道:“什么升天,人家是燒身遺舍利!瞎說什么!”

    “對對對,燒身,活佛燒身,為那個什么舍利子。”

    “活佛寺供了許多舍利子了,今年又要新進了!不同你說了,去晚了擠不進前排!”

    堂內的狗子聽得腦袋一歪:“活佛?燒身?”它猛然想起來前幾天去找林蘇青的路上,經過活佛寺時聽來的事情。

    “燒的該不會是他吧?”它喃喃自語,林蘇青疑惑問道:“他是誰?你認識活佛寺的僧人?”

    狗子于是將那日的所聞通通講述給了林蘇青,包括它的那些懷疑,接著道:“如果真是燒的他的話,那不就是謀殺了?”

    “去看看。”林蘇青話音未落,人已經到門口了,狗子也是從桌子上一躍,跟了上去,夏獲鳥一看這個架勢,她倒也想去看看怎么個燒身遺舍利,從來只有落地成佛,且看看家喻戶曉的活佛寺的高僧怎么個升天成佛法。

    他們前腳剛一離去,半半剛好端著一疊才做好的茶點出來,卻只見他們陸陸續續出了門,她撩開簾子的手都還沒有放下來,愣在了那里。

    半半默默地將茶點放在了桌上,枕著手臂趴著看了一會兒,今天她特地做的新學的梔子餡兒的。她眨巴著眼睛看了一會兒,身處食指,用指尖輕輕敲了敲碟子的邊緣,隨即偏過臉去看向林蘇青方才坐過的位置,他余下的那一碗茶還浮著裊裊的熱氣。她食指與中指似一雙腿似的,邁著步子“走”向了林蘇青沒有喝完的茶水,指尖在茶碗之前停留一會兒,忍不住伸手握住了茶碗。

    茶碗的余熱還有些微微燙手呢,她坐起身來將它捧過來,捧在自己眼前,低著頭垂著眼看著茶碗中余下的茶水,似朝陽橙黃,而清澈,茶水的熱氣蒸著她的眼睛、她小巧的鼻子,明明沒有蒸到雙頰,然而她卻被蒸得滿臉通紅。

    心中似重鼓亂錘,她克制著忽然變得急促的呼吸,小心翼翼地將茶碗捧近,捧在鼻尖前輕輕相觸,鼻尖涼涼的,茶碗微燙。心中一喜,不由自主抿嘴笑了起來,她忽地謹慎登時放下茶碗,慌忙左右張望,特地伸長了脖子往門口、門外、更遠的地方望了望……才長舒一口氣,放下突然提起來的心——還好他們沒有回來,還好沒有人看見。驀地又是歡喜,沒來由的,就是高興。

    她趴在桌子邊緣,下巴抵著桌面,手臂看似隨意的搭在桌上,可是卻似將茶碗攬在中間。茶碗近在眼前,裊裊的熱氣、清雅的茶香、指尖觸碰到的溫柔的燙感……一切都令她覺得好是歡喜。

    她看了好一會兒,暗自欣愉了的好一會兒,眼珠子一提溜,抿著薄薄的唇線,明明四周沒有人卻也是謹慎小心的從碟中取了一塊桂花點心,小小的咬上一口角,悄悄的抿上一口茶……天吶她高興得險些噗了出來,笑得合不攏嘴,又怕漏了嘴里的茶,連忙用手護著,仰著頭笑著、吃著。

    就著林蘇青剩下的半碗茶,一塊小點心她能吃上一整天。

    ……

    而當林蘇青他們趕到橫街的時候,早已經人聲鼎沸,摩肩接踵。人群密密匝匝,一個緊貼著一個,哪里還容得他們往前擠進去。

    于是干脆退出來,到附近沒人的巷子,躍上了房頂,從高處往下看,真是一覽無遺,視野絕佳。

    “那活佛好端端的坐著,看起來很安詳。”夏獲鳥蹙眉疑惑道,“不似你說的那樣不情愿。”

    “不對呀,他當初嚎得那叫一個慘吶!要是太慘了,我能特地去看嗎?怎么現在他愿意了?”狗子歪著小腦袋瓜,和他倆一樣很是費解,“難道是因為不得不做活佛,干脆認了?”

    “可能是覺得在眾目睽睽之下大喊大叫不太合適吧。”

    “不!”狗子俄爾驚呼,“他已經死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