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424章 為虎作倀,可悲可恨

  • 塵骨 - 第424章 為虎作倀,可悲可恨字體大小: A+
     

    “那老虎有一些修為已經成了精,因而令正死了以后,化作了倀鬼。”林蘇青靠在大坑邊的樹上,不咸不淡的說著,而他特有的清亮的聲音卻在杳杳的夜色里顯得格外蒼涼,“被老虎精吃掉而喪命的人,死后會變成倀鬼,倀鬼就是老虎的奴仆,為老虎引誘自己的家人和親屬前來成為老虎的食物。當倀鬼親自把自己的所有家人和親屬都送為老虎的腹中餐之后,再引誘一個與自己生前差不多年紀的人來送食,自己才可以得到解脫,或成為孤魂野鬼,或歸去地府自首,等待陰司的審判。”

    皎潔的明月將漆黑的深夜點亮,栓子一雙淚眼在夜色中盈盈發亮,他滿面戚容,也滿面呆滯,鬼怪妖邪之事他聽得太多了,卻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妻子會變成鬼,更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妻子會害自己的性命。

    “倀鬼害人不是出于本心。”林蘇青從容的看了坑里的栓子一眼道,“你的妻子在成為倀鬼之后,就沒有自己的意識了,她在害你的時候,其實并不知道自己正在害人,更不知道是在害你。”

    其實想來,倀鬼是可憐的。在誘殺完自己所有的親人和家屬之后,再害一個無辜的人才能恢復自己的意識,可是之前的記憶卻不會忘記,那么在恢復了意識之后的倀鬼,該是多么的痛苦,多么的后悔。

    絕大多數的倀鬼是無法接受無法面對的,因此絕大多數的倀鬼最后都選擇了煙消云散。

    “那……那我的妻子現在在哪里?”栓子跪在坑底,一雙婆娑的淚眼,一臉失魂落魄的神情。

    “害死令正與許多鄉親村民的老虎已經被殺死了,那些倀鬼也都化散了。”

    “化散了?”栓子愣了愣,木訥地喃喃自語道,“也就是說……我再也不會見到她了嗎……”

    那……還能夢見她嗎……

    “再也不會了,下輩子也不會,化散了就是再也沒有了。”

    忽而一陣清風繾綣拂過,溫柔如水,涼薄如夜。栓子的眼淚再也止不住流淌,一個堂堂男子漢,跪在坑里失聲痛哭。

    林蘇青看了看他,隨即別過臉去,又看了看正在宰割老虎的張屠夫,不知怎的,突然想起了曾經的自己。

    入秋了,是有些冷了,而林蘇青的眼眶卻有些發燙。

    狗子瞅了瞅這邊,屁顛顛地跑過來,往林蘇青跟前一蹦:“哈!”

    它立在林蘇青跟前,將兩只小爪爪藏在身后,它仰著毛絨絨的腦袋望著林蘇青,嗅動著濕漉漉的鼻頭,還眨巴著水汪汪、圓溜溜的大眼睛,一臉笑哈哈的問道:“你猜我剛才去了哪里?”

    狗子往跟前一杵,把風都撞暖了。

    “哪里?”林蘇青淡淡的問道。

    “哈哈~猜不到吧?”狗子故作高深莫測道,“那你再猜猜我發現了什么?”

    “什么?”

    “哈哈哈哈~還是猜不到吧~”狗子嬉皮笑臉的模樣逗得林蘇青忍俊不禁,眼眶還濕潤卻佯作嚴肅道:“有什么發現直說,賣什么關子。”

    狗子偏不告訴他,繼續故弄玄虛道:“你不是挺會算的嗎,你快擺個盤算一算,興許就能算到呢。”

    “卦不能多算,何況是對你,誰知道你要搞什么飛機。”

    “飛雞?飛雞是什么雞?”

    “你不是去過我原先生活的世界嗎?怎么連飛機都不知道。”

    “我每回都是去執行任務,哪有那么多閑工夫。”狗子卻反倒被林蘇青勾起了好奇心,“你快說說,飛雞是什么雞?好吃嗎?”

    “飛機不是雞。”

    “那是什么?”

    “是飛蛾,蛾子你知道吧。”

    狗子登時吐了吐舌頭一個勁兒反胃:“飛蛾可不好吃。”

    “這么說你吃過?”

    “……”狗子不大愿意承認,小聲嘀咕道,“有時候跑歡了嘴張得太大,總有蝴蝶撞到我嘴里……呸!”想起了嘴里就覺得難受,“長得差不多,估計一個味兒,呸呸呸!”

    林蘇青被它古靈精怪的表情逗得發笑,他強打住笑意問它道:“好了,到你說了,你去了哪里,發現了什么。”

    狗子想了想,磨蹭了一會兒,本來想為難他一下讓他好好猜一猜,不過一想是挺重要的事情,于是也就不耽誤了,當即舉出一只小爪爪,可是爪爪上什么也米有。

    “你離那么遠看得清嗎?”狗子問道。

    林蘇青疑惑,不是什么也沒有嗎?叫他看什么?于是他蹲下去,伸手去探狗子的爪爪,忽然發現有一撮爪毛比較長:“你非要在這個時候提醒我給該給你修腳毛嗎?”

    “你!”狗子氣不打一處來,嗨喲那個氣哦,“你是豬嗎?你看看!這是腳毛嗎!”

    林蘇青捻了捻那一撮格外長的毛發,竟是能捻起來,不是長在爪子上的。

    “這是……?”

    “這是地枇杷領結里掉出來的,我脖子上的毛。”狗子氣呼呼道。

    “你在哪里撿到的?”

    “說來話長,我長話短說。”狗子斜了林蘇青一眼,站得累極了,它一屁股坐下道,“我在來的路上先路過了活佛寺,后來突然感應到了地枇杷的那邊的動靜,你知道我是施過法的,我立刻就找去了。可是當我找去的時候,什么也沒有,只在地上發現了這一撮毛。”

    狗子人模人樣的端著小胳膊,用爪子背摩挲著下巴思索道:“肯定是在趕去之前才扔的,那么可以證明地枇杷目前還活著,別人是碰不得的。而且我猜是地枇杷終于逮著了機會故意扔那兒的。”

    林蘇青一想便明白了地枇杷的用意:“它知道在你趕到之時它們肯定已經不在那里了,它們等不到你去,所以才故意丟出一點來,以證明自己的行跡。”

    狗子點點頭:“是的沒錯,我也是這樣想的。地枇杷這小崽子真沒白疼它,是聰明。”平時闖禍最多的是它,最不聽話的也是它,沒想到關鍵時刻也還屬它反應最快。

    “快帶我去現場看一看。”

    狗子一掃那邊正給大老虎放血的張屠夫,和已經在坑里哭得沒有了動靜的栓子,挑著豆子眉頭道:“那他們呢?”

    “這里是那老虎精的領地,旁的野獸不敢輕易過來,至于孤魂野鬼,即使不忌憚老虎精,也要忌憚張屠夫的那把屠刀。”

    “那快走吧!”

    狗子話音一落,他們已經翻上了云頭,掩入夜色之中悄然離去。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