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418章 環山抱水

  • 塵骨 - 第418章 環山抱水字體大小: A+
     

    西村,在鹿吳鄉的西邊,鹿吳鄉以東南方向比較富余,物產也較為豐富,因為即使鹿吳鄉只是一個不大的鄉村,但是東南方與西北方,卻從方方面面都能看出察覺,比如以一分堂所在的鎮子為核心,東南邊許多住房已經是與鎮子上差不多,多有青石綠瓦砌成,而往西北邊去,則黃泥房子更為多見,屬于普遍比較貧窮的村落。當然窮地方也會有富家人,比如柱子家這樣的就是例外,之所以住在西北邊,多半是因為祖籍所在,老娘親舍不得老伙伴。

    栓子家以養魚為業,在河里圈了幾方網池,自己捕魚捉蝦,同時也飼養繁殖。為了方便照,因此他的家也落在河邊。

    就是在西村的河邊不遠處的凸岸上搭建了高腳小寨樓,地基修得十分高,樓腳也修得很高,隔遠了土地屋子里不怕潮濕。選址選得也十分正確,選擇了凸岸而非凹岸。凸岸即是河道的內彎處。河邊本身不適宜建造房屋,一是因為室內亦潮濕,二就是因為泥土松軟地基不易打,三則是逢雨水水充沛的時節,當河水漲潮房屋就容易被沖毀。

    但,倘若若一定要在河邊建造房屋,那么最佳選擇就是凸岸。因為河道的外彎處時刻有被水沖擊的危險,而內彎處卻不然。

    栓子家建造之初應當是受過指點的,要么就的確是他的聰明。因為他們不僅選在了凸岸上,更重要的是還選擇高處,并且不僅房屋的地勢高于河流,而河流的內彎處更是正好在放主的左邊。風水上講究左青龍右白虎,河水屬青,為青龍,而房屋的正門開在南側,即為白虎。于是整個氣場繁榮興盛。

    河邊原本不宜居住,因為河水流動,不僅破財,而且居住人的身體健康也會受到影響。而柱子家的房屋選址可謂妙不可言——被河水環抱,即玉帶環腰,主福;青龍在左,白虎在右,主大吉。加之后背靠山,山環水抱財、氣具生,于是,原本氣散破財的無情水,化為了聚財納福的有情水。

    要說沒有高人指點,全憑自己誤打誤撞碰上了,那這份運氣實在是太好了,應當去祖墳跟前磕幾日響頭,感謝祖輩關照。

    不過,也正因為栓子家有頂好的風水鎮著氣場,卻還發生撞風的事情,才令林蘇青感到蹊蹺。雖然水屬陰,容易招惹陰邪。可是青龍白虎做陣,尋常的邪肆哪敢貿然侵犯?

    瀏覽完四周的林蘇青,負手立在河邊,遠眺著山河風光感慨而道“你家里風水不錯啊,特別是建房子的位置,選得是好極了。”

    一臉憔悴的栓子,心中掛念著孩子的異常,此時是高興不起來,只道“哦……是一位要遠行的道長轉賣給我的。”

    “不便宜吧。”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貴,這里原先只是一個小茅屋,是我阿爺后來拆了小茅屋改修的。”栓子一邊說著話一邊搖晃著,哄著背上背簍里的孩子睡覺,“我自幼便跟隨我阿爺在這條河附近釣魚,從我記事起這里就有一個小茅屋了,我阿爺說屋子里住著一個道長。我偷偷瞧過,屋子里頭確實有人,也曾好奇,但我阿爺不準我靠近,我就沒有進去過,但也不曾見那位道長出來過。”

    栓子轉身看了看房子接著說道“后來有一天那位道長出來了,是一位很年輕的道長,我阿爺說他第一次見那位道長時他就長得那樣,見他那會兒我阿爺才同我那時候一般大,可是第二次見時,哦,道長從小茅屋里出來其實就是我阿爺第二次見他,第二次見他時我阿爺的胡子都全白了,可是那位道長還是原模原樣的。”

    “后來呢?”

    “然后道長出來那天特地走了一段找到我們,說這里不適合清修了,他要另外找別的地方修行了。然后他想把他那間小茅屋賣給我們。至于價錢……我記得阿爺沒有付錢,那位道長只說七日之內,我們能釣到多少魚,一條不剩的全部給他,他就把小茅屋換給我們。”

    “這事兒我知道。”張屠夫突然說道,“栓子的爹娘走得早,他阿爺那段時間怕餓著他,特地把他帶去我家吃飯來著。”

    林蘇青俄爾道“抱歉打斷問一句,栓子的父母……是因為什么走的?”

    張屠夫想了想道“哦,那會兒栓子還小呢,有回北邊發大水,栓子的爹娘去救落水的人,幾個都救起來了,唯獨他倆后來沒有上來,夫妻倆雙雙把命搭進去了。那會兒我也不大,也就比栓子大個五六歲,我聽村里說是他爹娘救了太多人阻擾了閻王爺收命,惹惱了閻王爺就把他們倆給帶走了。”

    林蘇青沒有言語,他心里清楚,鹿吳鄉的性命是沒有被看管的,生時無神佛監護,死后自行歸去地府,或是淪作孤魂野鬼。至于栓子的父母二人的性命,有可能是體力不支,也可能是河里有妖怪作祟,但不會是閻王爺。

    張屠夫看了看栓子的落寞的神色,心想他此時本就因妻兒憂心,再提起他幼時的傷心往事,怕是火上澆油,比寒冬臘月潑他一盆冷水還叫他難過,于是道“栓子一家祖祖輩輩都是打魚為生,水性在咱們鹿吳鄉那是數一數二的好,咱們栓子也救過不少人呢,前個月就救了倆呢!”

    見栓子依然滿面戚容,張屠夫想了想連忙又岔走話題道“誒對了,七天內你和你阿爺釣了那么多魚都給那道長了?那么多魚他吃得完嗎?也不見你爺孫倆提起過。”

    “我們也不清楚,把魚給了他以后,他就讓我們先回去了,叫我們近兩日不要到河邊去,等到兩日以后去小茅屋住就是了。”栓子回想著,“我們去的時候他就已經走了。”

    鹿吳鄉這樣得天獨厚的地方,的確有許多的隱士高人來往,只是今年明顯的少了。他們在河邊聊了一會兒便往回走去,林蘇青告訴栓子道“那位道長并沒有占你們的便宜,你落宅這處是聚財納福的好地方,至少還能帶給你們家三代福庇。是你們與那位道長有緣他才指點給你們的。”

    “福庇嗎……”栓子喃喃低語道,“前些年錢財倒是沒少掙得,可是現在……妻子無故失蹤,孩子又撞了風,我哪來什么福氣。”

    林蘇青諱莫如深道“也許這已經是福氣了。”在栓子還沒有反應出他話里的意思時,他望屋子里走去,道“我們去看一看,到底是什么在作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