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417章 來者究竟是何人

  • 塵骨 - 第417章 來者究竟是何人字體大小: A+
     

    此地藤蘿滿野,古木參天蓋云,因為鮮有人敢走到這樣深的地方,樹木草叢便是肆無忌憚的生長,樹大根深異常的枝繁葉茂,哪怕是一只地鼠悄悄探出頭張望,也必然會有撥動草葉的聲響。即使是風,哪怕是最輕微的風,也會因為擦過葉子而發生響動。而這樣一個身影在郁郁蔥蔥的浩瀚林海之中穿梭,居然半點聲響也沒有,更遑論是這樣來無影去無蹤的疾速,竟是比風還要靜。

    這絕不僅僅有高深的修為就能做到,這必須練有絕世無雙的身手,且必須是自幼開始就時時日日絕不間斷的訓練,還必須不是被強迫,絕對是發自內心的因為深愛而投入而領悟而貫通的訓練,才有可能、只是有可能達成這樣的身手。

    林蘇青、狗子與夏獲鳥交換了一番眼神,他們紛紛猜想,這個一閃而過的身影恐怕就是連續襲擊蠱雕兩次的偷襲者。那個身影兩次直取蠱雕要害卻不傷它性命,而在他們捕獲蠱雕勾出靈珠時也從未現身,反而在他們一切妥當之后才刻意的顯露身跡,可見!他的目的果然不是蠱雕!

    莫非偷襲蠱雕的果真與十日之約有關?距離約定的見面時間還有八日,倘若真的與這個約定有關系……可是不對啊,如此關聯的話,那么偷襲者的兩次偷襲,目的無非是逼他們早些動手,可若真的是這個目的,那為何要約十日之久?約三五日不是正好?

    一時間,他們都在揣測,這個身手頂尖的,為何要特地在這個時候顯露自己的行跡,這樣刻意卻又不被他們捕捉到更多的信息。他們到底是被誰盯上了。

    “狗子,天界有這般身手的嗎?”林蘇青問狗子道,他最擔心的還是被天界發現,至少也要撐過二太子殿下的蘇醒之日,絕對不能是現在。

    對于林蘇青發問,狗子早就在腦海中逐一排查過了,它果斷的搖了搖頭,斬釘截鐵道:“若是因為術法修為非常高深,我首先就會懷疑是從天界來的,可是論身法修為,天界是真的沒有特別厲害的。”

    夏獲鳥也道:“仙家們確實多注重于修煉術法,即使注重煉丹也是為了提升術法修為。在身手方面的確不大看中。即使是歷任戰神,也不是以身法名揚天下的。拋開追風戰神神域的身份,天界至今身法最拔尖的依然當屬追風神君。不過……我認為目前的追風神君也達不到這樣的身法。”

    夏獲鳥說時看向狗子,而狗子很是坦蕩:“這沒有什么不可說的,我覺得沒什么,就算是我恢復了正身,比起身法來恐怕也不如他。”

    狗子望著方才身影消失的地方神思,它有些欽佩,不過也驀地有些熟悉感,不禁喃喃自語道:“我怎么覺得似曾相識呢……我是不是和他交過手?”

    “和你交過手?”林蘇青聽聞旋即問它道,“會不會來自神域?”

    不必狗子回答,夏獲鳥很是了解似的答他道:“神域以丹穴山為尊,誰會在這種時候對你們出手?不是擺明了要與丹穴山對立?”

    “她說得很對。”狗子少年老成般持重道,“先不說除了白澤神尊之外,誰也不曉得你還活著。倘若真的有誰知道了你林蘇青還活著,那肯定也明白一定我丹穴山二太子殿下的意思。即使真的要除掉你,至少也要先確定蘇醒過來的到底是誰吧?何況,據我所知,神域不會出手的。”

    狗子伸長脖子嗅了嗅風中的氣息,沒有別樣的發現,接著又道:“你是天定的禍害,若是現在除掉你,那我丹穴山鳳凰先祖就不會覺醒,那么醒來的就是我的主上二太子殿下啊!但凡有點腦子的也該明白吧,我主上丹穴山二太子殿下!費盡心機不惜涅槃、不惜冒著自己無法蘇醒的危險也要保下的親外甥,醒來發現卻被宰了,饒得了誰?我主上的一怒,可是普通的一怒?曾幾何時,若非主上不想打破三界平衡,差一點就屠平了魔界。”

    狗子一說起自家主上,登時抬頭挺胸意氣風發,自豪無比。

    “試問神域哪個宵小膽子敢這么肥,居然敢得罪我丹穴山?難不成他能策反所有神域?哼!”狗子說來憤懣,“神域答應了不干涉天下,一切皆由天界治理,那么除你與不除你,神域本來就置身事外。何況即使因為你而萬物覆滅,神域也絲毫不會受到影響,所以神域沒有非要除你的由頭。然而天界不同,為了蒼生的安危,他們非要除你,可是事到如今,他們恐怕不能輕易動手。”

    它睨了一眼林蘇青繼續說道:“我主上的這一步至自身于死地,是將住天界的殺棋!”

    夏獲鳥聽來心中很是感慨,不由得脫口而道:“天界不希望鳳凰先祖覺醒,而神域則希望鳳凰先祖覺醒。”

    狗子瞥了一眼夏獲鳥,隨即對林蘇青道:“你看,同樣是和你在那邊世界呆了那么多年的夏獲鳥都聽明白了,你還不明白嗎?就算是神域要除你,也不會是現在。”

    唰!

    一道風聲疾馳,又是黑影一閃而過,而這次離他們近得可怕,仿佛就從耳邊掠過,連汗毛都不寒而栗!他一定是故意的!

    狗子氣得直跳腳,罵罵咧咧道:“你大爺的!我絕對和他交過手!你大爺的到底是誰!我怎么突然想不起來呢!我絕對交過手!而且我還贏了!”

    驀地,林蘇青的另一個分身察覺到了異樣,正是隨張屠夫去探望住在西村河邊的柱子家的那個分身。

    “我們好像錯怪了蠱雕……”他神色凝重,頗有慚愧,“雖然蠱雕害人當除,而且我們要它的靈珠也不得不殺,但是……這兩天頻繁失蹤的村民,其中有許多似乎并不是被蠱雕吃了……”

    死是可以死,因為它必須得死;殺是可以殺,因為他們本來就要殺。可是多給它安排了一個殘害人命的罪名,便多少有些冤枉。何況如此來看,若是不把另一個解決,村民們依然會接連無故失蹤。

    狗子疑惑:“什么情況?”

    “你恐怕得去看一看。”林蘇青說完,這邊的最后一個分身也消散了。

    狗子氣得暴跳如雷:“我去你大爺的!你跑什么!就是讓我去看看你帶個路能耗你多少靈力啊?!!!至于這么摳嗎!”

    好嘛,林蘇青留在這邊的分身化散了,就只能它自己去找了,嗨呀真是要氣炸了。..

    “夏獲鳥你先回一分堂應付那些有家人走失的家屬們,我擔心他們找上來追問,半半又不會說話,她應付不過來。”

    夏獲鳥點頭應下,在狗子即將出發前,她趕忙道:“別忘了提醒林蘇青找那五只小家伙的下落!”

    “唉呀知道了!”嘭地一聲狗子炸開一朵小白云,云朵還未散開它已經不見了蹤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