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415章 戲弄

  • 塵骨 - 第415章 戲弄字體大小: A+
     

    蠱雕是有心防備,現在哪怕有風吹草動它恐怕也會嚴陣以待,它經歷過兩次襲擊,深諳襲擊者是可以輕易取它性命的,它不得不防,但是它又有憤怒,而且知道那襲擊它的仿佛是故意在逗弄它,沒有真正要殺它的意思,那么這份逗弄豈不是羞辱?因而它要將這憤怒轉化成報復,報復在附近的村民身上。

    下山之路是危險的,但只要到了山下它就可以為所欲為,即使有無法對抗的敵手,至少也能拉上更多的性命為自己陪葬。

    蠱雕的算計,在它的小心翼翼之中尤其的明顯。它刻意避開了平時上山下山的所有路,選擇了不曾走過的,然而它百密一疏,千算萬算沒有算到林蘇青他們不僅埋伏在了所有路上,還在別的地方早早的就布下了地阱,全都是從他們在鹿吳鄉落腳之后,日積月累布下的,地阱的數量幾乎能涵蓋整個鹿吳山的視野。

    因此,林蘇青全神貫注的感應著蠱雕依次踩中了哪些地方的地阱,然后將它踩過的地阱關聯起來,在心中畫出了蠱雕的行經路線,推測著它接下來的方位。

    感應著蠱雕離他們幾個所埋伏的地方遠了些,不至于聽見他們的聲響,林蘇青才對狗子與夏獲鳥道出心中的計策。

    “我們埋伏在這里不動,我的分身過去吸引蠱雕,然后把它引過來,然后按原計劃行動。”林蘇青怕萬一有閃失,頓時又補充道,“你們所能看見的我全都只是我的分身,若是遇到無法避免的危險時,你們保全自己就好,不必管我。”

    夏獲鳥與狗子鄭重的點點頭。其實依他們幾個的實力打敗蠱雕奪取靈珠并非難事,他們之所以要小心謀劃,難點在于如何捕捉蠱雕而又不驚動、傷害村民鄉親,若是大戰,倘若蠱雕脫逃去村里鄉里胡作非為,那么即使最后他們成功抓獲了蠱雕,可是也已經對村民鄉親們造成了重大傷害。

    盡管蠱雕清醒后偏好大量食人,可是它不會鎖定在一處地方吃個干凈,天下之大它是喜好到處游走的。

    而鹿吳鄉若是在同一時間內死傷的數目太多的話,那么即使這里是天界疏于管制的地方,也無法斷然確保同一地點巨大數目的傷亡不驚動幽冥界。

    幽冥界一直以來都與天界是盟友,幽冥界一旦查出了一切源頭是因為他們,恐怕天界知道就只是早晚的事情。

    昨日有大量村民因嬰孩的啼哭聲走失,其實他們已經都遇難了,唯一幸存的恐怕只有白仙以自身性命保護下來的小男孩和白神婆了。昨日一連死亡數人,一分堂一眾的心早已經提到了嗓子眼,今日若再因蠱雕作祟而死傷無數,那他們只怕會暴露行跡。

    所以,無論背后有誰在操縱,在捕捉蠱雕這件事情上,他們的觀點一如既往,一定要做得不聲不響。

    “分身已經去了,大家做好準備。”林蘇青沉著嗓子低聲提醒道。

    狗子與夏獲鳥全神貫注,嚴謹的掃視著四周,等待著蠱雕進入視線。而在林蘇青所派出去吸引蠱雕注意力的另一個分身那邊,已然采取了行動。

    只見他若無其事的等待在蠱雕下一個會出現的地方,這里本來沒有路,遍地雜草,樹枝橫生,他背著個小背簍,腰間系著一個斑駁的沾惹著泥土的大麻袋,一只手里是刨土用的鶴嘴鎬頭,一只手里握著柴刀。他弓著腰趴著身子,眼睛都盯在地上,時而看一看前面的一路,只偶爾站起來歇一會兒腰。他走一路,若有樹枝、荊棘擋住了,便用柴刀劈開,若是發現了可用的藥材、草藥,便蹲下去,仔細的用鎬頭去輕輕地刨開泥土,在差不多能帶著根須完整的拔出來時,他就用雙手去扒開周圍的土,然后去拔。

    他喬裝是個采藥人,裝得十分到位,是真的采,采的也真的是其他平坦的地勢不多見的草藥。時不時還會夸一夸所采的草藥,不知道的只當他真是特地來采稀罕藥的。

    就在他蹲在地上,放下鎬頭,生怕傷到了草藥的根須枝葉,用雙手謹慎的去扒土,用軟力輕輕去嘗試著將藥草拔出來時,蠱雕的腳步近了。

    三丈高的龐然大物,無聲無息的赫然出現在林蘇青的身后,與蹲在地上的他不足兩丈遠。這只蠱雕頭似普通的雕鷹,有著尖利的嘴喙,但不同的是它的頭上生著蠱雕特有的尖角,隨著蠱雕的行走,尖角經過了枝葉,卻猶如輕輕劃過湖水,枝葉被分離,毫無聲響,比削鐵如泥的寶劍還要鋒利。它的身形像極了豹子,還有四只修長而健獸腿,顯然這是一頭雌蠱雕。

    雌蠱雕的性情尤為暴躁,最喜食人!它們平時是埋伏在先,以嬰孩的啼哭聲吸引人過去,然后一口吞食!而現在,儼然林蘇青在明,它在暗,它不需要埋伏,也不要吸引,它只要上前去。

    然而!就在它一步上去正要張口吃人時,林蘇青猛地抄起柴刀向后一甩,蠱雕立即側身避過了柴刀,而林蘇青已經趁機起身,并與它再度拉開了距離。

    蠱雕血紅的眸子之中閃過一絲疑惑,顯然它沒有料到這個采藥的郎中會點功夫,有那么一剎那它甚至懷疑林蘇青就是那個一連兩日都襲擊它卻不傷它性命的人!可是憤怒剛涌上雙瞳,立刻就僵住了。

    “你是什么怪物!你別過來!”林蘇青佯裝恐懼,將鶴嘴鎬頭舉在身前試圖做抵抗,這一可笑的舉動頓時打消了蠱雕的懷疑,看起來他不曾見過它。那么——就是食物。

    蠱雕作勢撲上去,怎料林蘇青扭頭就跑,跑得還極快!仔細一看他的腳根本就不曾踏在實地上,而是在草叢灌木之上似飛燕掠過。它紅瞳一凜,更是懷疑林蘇青就是那個襲擊者!它立刻追了上去!卻是追著追著就停了下來,回想到那個襲擊者每一次只出一擊,卻每一次都正中它咽喉,特別是第二次,它有著防備竟然也能將短刀逼在它的咽喉之前!便不由得擔心起來,此追去該不是有性命危險。

    林蘇青一邊逃一邊刻意與蠱雕保持著足以清晰可見的距離,他回頭一看蠱雕不追了,他也立即停了。

    “你怕我?看來不過是個長得比較嚇人的畜牲罷了。”他不僅言語挑釁,手上還輕浮的拋玩著刨土的鶴嘴鎬頭,“我可不怕你,我自幼學武,上山采藥小半輩子什么妖魔鬼怪沒見過,我抓過多少妖魔鬼怪做藥引,抓了多少野畜牲燉肉,哼哼,今日看來我又要賺上一筆了!”

    林蘇青作勢抄起鶴嘴鎬頭要返過去攻擊蠱雕,而蠱雕怎堪他這個毛頭小子的羞辱,一見他花拳繡腿,將它當成野豬捕,惱羞成怒一爪子拍過去,沒料想這小子一鎬頭砸在它的爪子上,它是什么速度這小子居然能砸到它的爪子?蠱雕一愣,林蘇青揮舞著鎬頭見勢要刨向它的脖子,這可惹急了!幾時連個毛頭小子也敢如此戲弄于它!

    它齜牙低吼,正欲撕碎林蘇青,卻是剛一張嘴,而林蘇青眼疾手快一把將鎬頭豎在它嘴里,它一口咬碎,不僅是鎬頭的木把手,就連鐵做的刨嘴也一并咬碎!它知道了,這小子有這樣的沉穩有這樣的身手,絕非泛泛之輩!像極了這兩日故意襲擊卻不取它性命的人!這是換了一種方式戲耍它!

    “哼!蠢畜牲!”

    蠱雕兇惡立顯,威武經不起嘲弄戲耍,非要撕碎了林蘇青不可,然而林蘇青打完一架又是扭頭就跑,嘴上卻絲毫不饒它,一邊跑一邊挖苦連連,挑釁連連。他所展現的身手,恰恰令蠱雕深信不疑——此人雖然身手不錯,但若是正面相搏絕對不是它的對手!

    回頭望去蠱雕果然在追,他似個二流子般大聲嘲弄道:“哎喲你還真追啊?那我還真就不怕你了!不怕告訴你,小爺爺我的逃命本事可是數一數二的!你四條腿兒的畜牲也跑不過小爺爺我的兩條腿兒!”與平日里已然修得溫和得體的林蘇青判若兩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