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414章 埋伏蠱雕

  • 塵骨 - 第414章 埋伏蠱雕字體大小: A+
     

    那邊一個分身與張屠夫一并趕路,這邊狗子即刻就找打了林蘇青的另一個分身,他正在與那只殘破的傀儡小鳥做溝通。

    它跑到時,正看到傀儡小鳥寫下的一個:“現”字,便啪嗒一聲傀儡小鳥凌空就散了架摔得七零八落,將最后一點靈力也用盡了。

    它三步并作兩步的跑過去,“怎么了?那蠱雕又出什么事情了?”見林蘇青將散落的零件撿起來堆在掌心里,另一只手掌覆上去,輕輕一施靈氣,掌心的零碎瞬間又化作了飛塵,紛紛揚揚的在陽光底下散得無根無芽無影無蹤。矮林的樹葉雖然茂盛,但卻并不像高樹那樣足以遮天蔽日,初秋的陽光穿過枝葉照射進來,依然熾烈,曬得皮毛發燙。

    狗子往陰涼處躲了躲,不必林蘇青言說它也已經直覺出事態的嚴峻。

    “蠱雕又被襲擊了。”林蘇青皺著眉頭道,“并且襲擊蠱雕的人發現了小鳥,可是卻沒有擊毀它,而是特地放它回來通報消息。”

    狗子聽得渾身一震:“這不就是故意要讓你知道嗎?他葫蘆里賣的什么藥?”這不就是挑釁嗎?

    “至于襲擊者如何作想尚未可知,現在也無暇去關注,蠱雕昨夜已經發出過警告,而今日卻再次被襲擊,它今下正在發狂。昨日發怒大吃村民,今日還不知它要做出什么亂子。”林蘇青憂心忡忡,“其他目的我還揣測不出,但是其中一個目的很明顯,估計是想逼我們盡快動手奪取蠱雕靈珠。”

    “你也這么覺得?”狗子揚起下巴,“巧了,我也這么覺得。”

    林蘇青思前想后,忖度良久,片刻后道:“栓子那邊估摸沒有什么大事,不需要分心。眼下最要緊的還是蠱雕那邊,它昨夜的警告不容小覷,我們先通知夏獲鳥匯合吧。”

    “然后呢?”

    “趁著白天聲雜奪取靈珠。夜深過于靜謐,所有細微的聲音都會被放大,稍有動靜都有可能引發村民們的恐慌,不適合行動。”

    “你終于下決心了!”林蘇青終于決定打蠱雕,狗子是舉四只腳贊同的,它一直認為打蠱雕奪取靈珠這件事宜早不宜遲,如若他當初肯聽它所說的直接打,也不會等到如今受人要挾。

    于是它頗激動的問林蘇青道:“那我立刻回去通知夏獲鳥?”

    “不必你我來復,我安排離一分堂最近的分身去通知她,我們直接去鹿吳山下等她趕來。”

    曠野里沒有嘈雜的行人,也沒有動物的鳴叫,卻總是有靜不下來的聒噪,那份聒噪是寂靜無聲的,卻也是最令人感覺煩躁吵嚷的。是來自萬物生靈各自心底里的不同的想法,從而形成了不同的氣場,氣場一亂環境怎能不亂?

    可是心煩意亂最易誤事,必須靜下心來,耐不住等得住方能成事。

    林蘇青與狗子埋伏在鹿吳山腳下的灌木叢里,隱藏著身形與氣息,連靈力也收得緊緊的,點滴不露。

    鹿吳山鮮有人跡,雜草亂生齊肩有余,樹根盤虬臥龍,順著樹根便形成了路。他們躲在灌木叢里,有許多蛇蟲鼠蟻路過,也紋絲不動,甚至有一些反應遲鈍的小鹿毫無防備的慢悠悠走過來啃食枝葉,也沒有發現躲藏在里面的林蘇青與狗子。

    他們真的太能藏了,夏獲鳥趕來的的時候,若不是林蘇青的分身為她引路,她也不可能找得到,分身將她帶到灌木叢跟前,眨眼就消失了,夏獲鳥才是一愣,一把就被林蘇青拽入了灌木叢里。

    “噓。”一個噤聲手勢她就看懂了是誰,她想問話,林蘇青立刻又是一個噤聲手勢,只是眼神詢問她,問的是路上分身講給她的策略可有記住,夏獲鳥會意,點了點頭,她又看向狗子,狗子百無聊賴的轉過臉去,顯然早已將計策了然于胸。

    那么,只等蠱雕路過這里了。正是發狂的蠱雕必然不會安分,它肯定會四處尋找活人,這里不是它的必經之路,它不一定會路過這里,但是它有很大幾率會路過。賭的最大的一把便是這處。除此之外,在另外幾處林蘇青還安排了分身與傀儡,而那些分身與傀儡則不是為了埋伏起來捕捉蠱雕,他們只是用來嚇唬蠱雕。

    蠱雕再度被襲擊,正是暴怒和謹慎的時候,它若走了別的路,那么林蘇青的分身與傀儡便會立刻上去襲擊它,加倍的激怒它,然后將它引來他與夏獲鳥和狗子埋伏的路上。這樣反而更好,它若是自行經過,心中恐怕有無數防備,而若是在憤怒到極致的時候追趕而來,它可能猝不及防。

    到目前為止,就連分身所埋伏的幾條路也沒有蠱雕路過的消息,他們不能主動去找,只能等,等,靜下心的等。

    他們與蠱雕,誰先行動那么誰就會處于被動。明處與暗處,先動則為明,而優勢落于暗處。

    咔噠……

    沒有別的動靜,可是林蘇青卻突然感應到他埋設在遠處的地阱被踩中,那是他特地布下的一個陷阱似的小陣法,踩中它以后不會有任何變化,更不會傷害到踩中者,因為只有林蘇青這個布陣者會有察覺。

    咔噠……

    又是一下,林蘇青感應到另一個地阱被踩中。地阱其實離他們并不遠,可是他除了感應到的地阱,別的動靜一概沒有。看來蠱雕不是一般的謹慎,蠱雕也在可以隱藏自己。

    狗子注意到林蘇青神色突然繃緊了,它以鼻頭觸了觸林蘇青的臂膀,林蘇青側眸看它,輕輕點了點頭,是了,蠱雕來了。

    而它來得沒有多余的行跡,林蘇青只能憑借蠱雕踩中的地阱的方位來判斷它所來的大概方向——是離他們有些遠,但也不算遠,可是又絕不在任何一個埋伏的附近。不論是他們幾個,還是分身與傀儡,都無法直接采取行動,恐怕誰也才一冒頭蠱雕扭頭就跑。

    等待已經無濟于事,可是不等又前功盡棄。該如何是好……

    林蘇青倏然計上心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