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402章 記不住口訣

  • 塵骨 - 第402章 記不住口訣字體大小: A+
     

    “嚇人,太嚇人了!”柱子瑟瑟發抖,方才就像是風聲,類似于被困住了怎樣也跑不了的風在四處沖撞試圖逃竄,那風嘯聲實在太嚇人了,但是他們人在屋子里,屋內哪會有那么大的風,原來那就是鬼的慘叫。難怪讀書人常形容為鬼哭狼嚎,是真的太嚇人了。

    “怎么嚇人了?”林蘇青是不以為然的,或者說他早已經習慣了。

    柱子猛搖頭,怎么形容?怎么形容也無法形容,就是忽然發自心底的恐懼,旋即他一指張屠夫道:“你問他,問他嚇不嚇人,是不是很嚇人。”

    張屠夫張了張嘴,卻沒有說話,他眼神有些閃避,而后才點了點頭,道:“是怪駭人的。”

    “一些小鬼罷了,若是白巫醫在的話,她也能驅趕這些小鬼。”林蘇青說得輕松又簡單,猶如揮一揮衣袖趕跑一群癡纏的飛蟲似的,那樣不費力氣。

    “是、是嘛?”

    張屠夫怪看不慣柱子突然慫成一坨的不堪樣子,憤懣不已的走過去拽著柱子的手臂一把將他從角落里提起來,道:“你蹲在這里頂什么用,還快過去看看你的老娘!”

    柱子猛地反應過來:“對對對,我娘,我老娘怎樣了?”他腦子還清楚的記得他的老娘方才猛地坐起身來,那嚇人的模樣判若兩人。

    他連忙跑去床邊想看又不敢看,踮著腳伸著脖子往床里頭瞧。林蘇青道:“令慈已經沒有什么大礙了。”

    柱子心有余悸的問道:“我老娘到底怎么了?剛才、剛才像是被鬼附身了似的。”

    林蘇青略微權衡了一番,決定直言相告,道:“事情其實是這樣的——白巫醫的房子鎮壓了許多孤魂野鬼,加之她平時替撞風中邪的鄉親們驅趕了許多惡鬼,現如今白巫醫身體不適,那些被她鎮壓過和驅趕過的邪魔惡鬼便全都來報復她了。”

    “秦老板是說那場大火嗎?可是那關我娘什么事情?我娘差點就燒死在她家院子里了。”

    “嗯……是巧合與誤會。”林蘇青替柱子的老娘把著脈搏,解釋給他道,“白巫醫身體不適時留宿在一分堂,那些邪魔惡鬼去作惡報復時,誤將令慈當作了白巫醫,所以才將令慈害在了白巫醫的院子里。而后來令慈卻被厲鬼纏上,應該是那些厲鬼臨時起的主意。”

    林蘇青把完脈,拾起被褥的一邊將被褥拉過來給柱子的老娘蓋上,他打算去掖被角的時候,柱子已經伸手在掖了。

    于是他只吩咐道:“接下來幾日好生休息就好。對了,你去采一些艾葉回來煮水,接下來的七日,每日晨起與睡前飲一碗。此外,每日睡前叮囑令慈勿忘大聲誦念三聲咒語。”

    “咒語?”柱子詫異,“什么咒語?”

    “就是大聲持誦三遍‘九天應元雷聲普化天尊’的圣號,雖然是圣號但也是一句咒語,凡人常誦念可以驅祟辟邪,消災免厄。”

    柱子一半清醒一半懵懂:“九天……應……天尊……”

    “九天應元雷聲普化天尊。”

    “九天應……雷……”

    重復幾遍柱子依然記不下來,想到連柱子都記不住,若是讓他家老娘去記恐怕更是記不住。林蘇青嘆了口氣道:“算了,算了,你就讓令慈每日睡前大聲誦念三聲‘火氣籠身’吧!”

    “火氣?……龍身?”

    “火氣籠身,籠罩的籠,火氣籠罩全身。”

    “火氣籠身……?”

    “對,接下來每日晨起與睡前飲一碗艾葉水,并且每日睡前都誦念三遍,艾葉水與誦念兩樣都要連續做七日。”

    “那那個九天什么什么天尊的咒語……?”

    “那個你記不住就不必誦念了。”林蘇青囑咐道,“若是七日之后令慈依然感覺不適,你再來一分堂找我。”

    剛一說完林蘇青驀地想起來什么,遂又改口道:“你不必去山里采艾葉了,最近山里危險,少去為妙。”

    柱子立刻就急了:“那我娘怎么辦?我不能不采啊,危險我也得去。”

    林蘇青按住他,有條不紊的說道:“你去我一分堂抓七日份的艾葉就行了。”

    “那……”柱子連忙從懷里取出荷包,拉開松緊口,倒出一掌心銅錢來,攤在手里仔細數著:“驅邪化煞一分錢,艾葉,一日、兩日、三日……”他按每一日一分錢的數著數。

    林蘇青見他認真,反而一笑,道:“驅邪化煞不收錢,七日份的艾葉算一個療程,一個療程一分錢,你付一分錢就好。”

    “才一分?!”柱子瞪得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連他都覺得這個生意實在虧本。狗子早已經在后頭難受得牙都疼了,氣得兩個鼻孔直喘粗氣——林蘇青這個這個敗家玩意兒!真是氣死本大人了!

    林蘇青卻笑道:“你去抓藥時付給柜前掌賬的就行。”

    “你是說徐姐姐?”

    柱子這一問,將林蘇青問得一愣,管夏獲鳥叫姐姐,那管他叫什么?夏獲鳥可是他的老師啊。但也不好說人家什么,只好道:“對,付給徐掌簿就成。徐掌簿若是不在,你付給抓藥的半半也行。”也算是提醒了柱子如何正確的稱呼。

    “你就別到處跑了。”張屠夫忽然說道,“你就在家里好好照看你家老娘,一會兒我送秦老板回去時順便就幫你把艾葉取了,天色若是還早我就給你送來,若是晚了我就明日再給你送來。”

    “這怎么好意思?”柱子忙推辭,“怎么能麻煩張大哥來回折騰這些個。”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反正我明日還要下來收豬,順路的事兒,你就別跟我磨蹭了。”張屠夫爽快人,他只提了明日順路的事,卻不提若是今日歸去時天色尚早他也來送藥的事。

    怕柱子還要同他推脫,張屠夫連忙要告辭:“好了好了,你先照看著你家老娘,我還要請秦老板去幫我一兄弟家看事兒,就不在你這處耽誤了。”

    “那就……謝謝張大哥了。”

    “謝什么謝,客氣什么!你要是真有心要謝我,等你家老娘好齊了,你不如幫我留意看看附近有沒有野豬豬崽什么的,我來年想弄點野貨買賣。”

    “行嘞,一定幫張大哥留意。”柱子滿心感激,驀地想到張屠夫說是還要看事,忙問道:“對了張大哥,是請去哪個兄弟家看事啊?看什么事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