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41章 鬼拍手

  • 塵骨 - 第41章 鬼拍手字體大小: A+
     

    “各位鄉親們,秦某勸你們別在這里做過多的停留。”他捧手向四周的鄉親們禮道,“這座燒毀的房子底下原是一處亂墳,所積累的怨氣極重,各位鄉親們如若徘徊于此,身強體健火氣旺盛的倒是無礙,若是火氣弱八字也弱……恐怕不大妙。特別是家中有老人和小孩兒的人家,也容易將一些不干凈的東西帶回去,萬一傷到了家人……”

    他俄爾賠禮笑道:“秦某沒有危言聳聽的意思,大家信也好不信也罷,秦某都只是給大家一個善意的提醒。”

    一分堂在這方面大家都是小有耳聞的,他這一番話說出來熱氣都還沒散開,看熱鬧的人群就紛紛撤散了去。本來這房子住的人就是個怪人,而后這房子的突然起火也起得奇怪,現在經秦老板這樣一說,他們頓時就什么也明白了。

    不過依然有自認為火氣旺不怕鬼神的,聽林蘇青如此一說,更是要留下多瞧上幾眼,還神神秘秘上前幾步,問林蘇青道:“誒秦老板,您說這房子起火怎么也撲不滅……是不是也與……與房子底下的東西有關吶?”

    林蘇青揚了揚眉頭,看見問話的人抄著胳膊,緊緊的抱著膀子,整個人縮著,脖子也縮著像是天氣冷似的,整個人不大舒展。在說話時還斜著肩膀,歪著脖子和眼神,這習慣顯得不太坦蕩,像是個混子。雖然一眼印象就不太妙,但也沒有因此對他有偏見而不回答他。

    “你看這四周。”林蘇青敞開雙臂示意那人觀望周圍的環境,“通常,大家在修筑房屋前,都會選擇房子后背靠山,房子坐在山的后面,便有了依靠,從于風水上來說,這樣能夠形成穩定的氣場,對人形成精神支柱。同時也可寓意住在房子里的人有依靠,那么房子主人則遇困難有貴人相助,遇到危險則逢兇化吉,往后運勢暢通,做事風生水起。”

    林蘇青背朝燒毀的殘骸,面朝前方走了幾步,側身對方才的問話人繼續講道:“山管丁,水則管財,因而大家在選地的時候都會盡可能背靠山面朝水,即使沒有水,也會自己打一口井,或是修一塊池塘。而這里,白神婆家呢?”

    白神婆家四面空蕩蕩,無山、無水,連一株樹也沒有。在一塊空地上拔地而起的一座房,風可摧,雨可打。

    “這里的風,因為沒有任何東西緩沖,便比別處的都猛烈。”林蘇青攤開手,任風穿梭于指縫之間。

    那問話的人一臉詫異,很是納悶:“你是說火是風吹起來的?我怎么不信呢?”

    “非也。”林蘇青晃了晃手中的折扇,“風只是助長了火勢。這位兄弟,可曾在野外見過鬼火?”

    所謂鬼火,在林蘇青之前所在的世界里,人們冠以的科學名詞乃是磷火,是人或動物的尸體腐爛之后分解出的一種化學物質,它無色無味但卻可以自燃。并且極易燃燒,只要溫度達到四十攝氏度即可自燃。因此,特別是在炎熱的夏季,最是常見。

    “秦老板是說那種白色的有點藍的那種火?”

    “青白色。”

    “誒對對對!就是那個,嗨呀那可是太常見了!”

    林蘇青笑笑道:“方才秦某也說了,這房子底下曾是亂墳,埋葬著許多尸骨,因此產生鬼火再正常不過了。鬼火尋常無法滅它,便越燃越旺,想必白巫醫家中一定有許多冥紙,磷火雖然是冷火,不過若是燃燒起來,也是可以點染紙張的。大概就是這樣才最終引發不可撲滅的大火。”

    “原來是鬼火,難怪大伙怎么也滅不了。”

    林蘇青想了想,若是同他們說磷化氫,他們恐怕聽不懂,于是就換了一種他們能聽明白的方式說道:“鬼火大量燃起來時,單單以水去澆是難以澆滅的,唯有兩種方式,一是瞬間降低溫度,二是立刻隔絕。比如用一個鐵鍋蓋把火罩住。”

    “嗨呀秦老板這不是凈說笑呢嘛,上哪兒找房子那么大的鍋蓋去。”

    這時又有看熱鬧不嫌事大的笑道:“既然是因為亂墳里的野鬼作祟,那以前怎么不見那么大火呀?”

    柱子橫了那問話的一眼,道:“不是一直有白巫醫鎮著么。”

    “那昨個怎的就起大火了呢?”

    “昨個是因為白巫醫不在家,才叫那些東西趁了機會。”柱子好像特別反感這些平時與你關系熱絡,臨事卻將你當成熱鬧的人。

    “哦我還以為白巫醫給燒死、燒在里頭了呢……”

    “嘿喲沒成想啊,白巫醫跟妖魔鬼怪打了大半輩子交道,老都老了還被野鬼擺了一道哈。”

    “都燒成灰了,白巫醫回來了上哪兒住去呀?”

    柱子沒好氣道:“輪到你們操這份閑心?白巫醫神通廣大,有什么能難住她的?”

    “唉喲她再神通廣大她還能一下子變個房子出來住不成?”

    見他們你一句我一句的吵來吵去,吵的都是簡單的話沒有什么道理,卻叫林蘇青看到了社會中常見的一種現象——能力越大,人們便會習慣的認為你必須無所不能。可是真正遇到棘手的事情時,那才是真的孤獨、寂寞、又可憐啊,那是一種連握都無力握的無助感。畢竟連你自己也已經漸漸的認為你應該無所不能。

    你看,柱子沒有壞心,他是在幫白巫醫說話,可是他的這份好心現在白巫醫正是承受不起,因為會辜負。

    “柱子。”林蘇青倏然叫住柱子道。

    “誒!”柱子連忙應聲折回來,不再同那些人理論。

    “我有些渴了,你家可有茶水?”

    “茶水?哦有有有,有的,秦老板快請。”柱子登時明白秦老板這是要去他家幫忙看看他老娘,遂趕忙請他先走,也不再搭理后頭那些閑著嚼碎話的人。

    柱子家距離白神婆的家是真的很近,一條田埂路走不到兩百步就看見了。

    “秦老板,你看那楊樹后頭就是我家。”柱子指著一株枝繁葉茂的大楊樹中隱隱綽綽的青瓦房說著,便從田埂邊跳了幾步,從后面跳到前面去帶路,“我家門前養了狗,怕它咬你們,我先去拴住它。”

    “不怕,我們家狗不打架。”林蘇青笑道,隨即似輕描淡寫實則卻是出自有心,叫了柱子與他道,“柱子,那楊樹長得甚好,有些年頭了吧?”

    “啊?”柱子回頭一愣,登時驚喜,“哎呀秦老板好眼力,那楊樹是我生時家里給種的,是有些年頭了哈哈哈哈哈~”他很是不好意思。

    近了柱子家,果然有一條黃狗蹭地竄出來,威風凜凜的立在路盡頭瞪著他們,耳朵壓了壓,尾巴搖了搖,兩只前爪往下趴一趴,撅著屁股咬著尾巴想沖上來迎接柱子,卻又防備著柱子身后的陌生人,它有些不知所措的樣子,干脆沖著他們狂叫。

    “大黃!不許叫!這些是客人!”柱子一喊,那黃狗頓時聽懂了似的,立刻住了嘴,嗖嗖地奔上來,撲在柱子身上就立著跟他一路走,兩只爪爪舍不得落地。

    “我家大黃最是離不得我,我走哪兒它都要跟著,就是蹲個茅坑也要守著。今日還是我強要把它留在家里的。小家伙想我想壞了。”

    狗子輕蔑的掃了那黃狗一眼——嘁,諂媚樣兒。

    “呃……”近了看見了房子與楊樹,林蘇青叫了柱子道,“柱子,得空了盡快叫些人把那棵楊樹移了吧。”

    “誒?秦老板這是為什么?”柱子滿頭霧水,可是秦老板既然這樣說,肯定是有不好的原因,可他卻是不明白,“這樹還能有問題?”

    “樹沒有問題,是普通的樹。但是楊樹不適合種在院子里,更不適合種在門前,你看它正對你家正堂的大門。它就不叫楊樹了,就叫鬼拍手,房子里的人容易生病。”

    “鬼拍手?”

    “起風時,沙沙嘩嘩的響聲,主不祥,因而得名。”

    柱子一臉震驚:“還有這說法呢?”可是他很是信這些,大約與他老娘與白巫醫關系好的緣故,他打小就耳濡目染,所以很是信這些講究,連忙應下來道:“好好好,聽秦老板的準沒錯,連白巫醫也經常說一分堂的秦老板看事準,在她之上,我一會兒就砍了它!”

    “可以種兩棵柿子樹,寓意事事如意,種在西北方向,陽光好的地方,不要對著你家大門,主大吉。”

    “好嘞!謝謝秦老板指點!”柱子說著就從袖子摸出一分錢來雙手呈給林蘇青。

    “舉手之勞不收費。”林蘇青推謝他道,“你帶我去看看令慈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