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47章 不太平了

  • 塵骨 - 第47章 不太平了字體大小: A+
     

    居然是蠱雕的迷幻之術,那是什么意思,是警告嗎?聯想到方才小男孩兒的異樣,難道是為了調虎離山?可是蠱雕食人隨意隨性,它不可能偏偏為了這樣一個小孩兒而煞費苦心。

    夏獲鳥把方才他們走之后小男孩的事情轉告給了林蘇青,林蘇青也與她看法一致,或許只是湊巧,不應該是蠱雕的用意。

    “狗子可能是因為方才在寬路上受了驚嚇,火氣驟降,加之一直關照他的白仙不在了,因而引來了想趁機打他注意的不干不凈的東西。”

    夏獲鳥點點頭,與他想法如出一轍。“模仿嬰孩兒的哭聲,是蠱雕覓食的方式,它總是通過嬰孩兒的哭聲去吸引人們主動靠近它。而它深夜以嬰孩的哭聲在村子里徘徊……”夏獲鳥思前想后不明就地,林蘇青想了想道:“也許正如你一開始所猜測的那樣,是為了警告。”

    “為了警告那個襲擊它的人?”

    “嗯。是警告,也是示威。”林蘇青肅然道,“或許蠱雕也認為那個襲擊它的人就在鹿吳鄉,而它在鹿吳村里徘徊得最久,可能是它認為那個襲擊者最有可能就在鹿吳鄉中的鹿吳村里。它特地大張旗鼓的來,就是告訴有心之人,如若再對它不敬,它就將整個村子、或至整個鄉的人全都吃掉。”

    狗子打了個哈欠趴在桌子上,困意沉沉的說道:“或許也正是那襲擊者的目的。他利用蠱雕制造慌亂,逼你不得不盡快除掉蠱雕奪取靈珠。”

    外面忽然又忽遠忽近的響起嬰孩的哭聲,林蘇青與夏獲鳥、狗子交換了眼神,他便又與狗子一同尋聲追去。即使先前那一去一無所獲,但再度傳起,也不得不去,因為誰無法確定第一回是迷幻之術,而第二回就依然是迷幻之術,萬一蠱雕在之后的一回現了真身再度為禍呢?

    然而誰知道,反反復復的循聲追聲,就是一夜,蠱雕的聲音時不時的就響起,擾得村民們也陸陸續續的亮起了燈火,甚至有不少好奇的掌著燭火出門看,好在他們的好心并沒有招來禍報,蠱雕并沒有真正出現,否則誰都是有命出門看卻無命歸去了。

    轉眼天就亮了,忽然就聽見晨雞接二連三的打鳴,忽然天色也從魚肚白轉為日頭初上,忽然蠱雕的聲音就消失了,尋無可循。

    折騰了一宿,追了一宿,防備了一宿的林蘇青與狗子,疲憊的現身在街頭,正是蠱雕聲音乍然消失的地點。

    “搞什么,被個野畜生給玩弄了一夜。”狗子氣哼哼道,“不如直接殺去那畜生的窩點一不做二不休。”

    “你也知道,不就是因為蠱雕正在氣頭上。你也看見了,那蠱雕也如我們所料的那樣,要以鹿吳鄉的人命為威脅。”林蘇青也憤懣,可是沒別的辦法,小不忍則亂大謀。雖然這塊土地不在天界巡視的范圍,可饒是沒有神仙關照,人命也依然是人命。能救而不救,也是造業,能幫而不幫,也有因果。

    “要說蠱雕靈珠,對于法力道行低微的來說是好東西,可以吸取蠱雕的修為化為己用,可是依那颶風的來勢,法力與修為肯定都在蠱雕之上,那么蠱雕的靈珠于他來說沒什么用處,你說他非要這靈珠做什么?”

    狗子話音未落,打老遠猛地有人喊他們:“哎呀秦老板!”喊著話招著手就沖他們跑來了,“唉喲秦老板,我正要去一分堂找你呢!”

    喊住他的是橫街街頭賣豬肉的張屠夫,別看他臉上一道舊疤,像扭曲的蚯蚓似的猙獰,可是心腸是溫軟的。誰也不知道那條疤是怎么來的,一看便知只能是刀砍才能這樣嚴重,可是逢人問起,他卻只玩笑道是豬啃的。

    他自己家里有一個小豬圈,里頭常有一兩頭,但都不是他自己養的,他只賣不養,豬都是每隔一段時間由養豬的農戶送來,或是他自己去收來。

    誰家里有母豬下了小豬崽便都會去告訴他,離得遠又不方便走的,也會托趕集的給他帶個信兒,約他幾時去看。他都會去,去了通常也會定下來什么時候來收豬。他看豬主要是看健康與否,同時也會給點飼養錢,叫人家好生養著,養好了他來收時也好給個好價錢。

    于是大家伙兒便將他給的飼養錢當作了定金,誰要再來問豬賣不賣,人家也不答應,就只賣他張屠夫。久而久之,大家一有豬崽就會聯系他,漸漸的豬肉這個行當不知不覺里竟被他給壟斷了。但他沒使過什么見不得人的手段,所以旁的人也挑不出什么毛病,于是提起買豬肉,想的就是他張屠夫。

    除了豬肉界一把手這個特別的名聲,張屠夫還有一點十分特別。豬心豬肺通常是沒有人買的,有賣肉錢的人家都會賣點肉吃,加之他本來也不賣豬心豬肺。

    最開始時,他見誰家養著貓貓狗狗,他就給誰家留著。鄉里許多人家里養著狗兒看家門,養著貓兒捉老鼠。人多都知道了這一點,而他是首先留給老人家。但是豬心豬肺這些東西,老人家們也不會日日都喂,怕把畜生們的嘴喂刁了往后好吃懶做不干正事。因而多的便也輪給別人家。若有年輕人的家里誰要的,那得憑運氣,每日一出攤,按順序來,誰先開口要,他就給誰。

    不過后來,他不知從何處打聽來的,體質虛弱的人多吃,可以強健體魄,對人的心肺頗有益處。并且久咳不愈的人常吃豬肺,在止咳化痰方面很有效果。

    于是,他就經常留意誰家有咳嗽的人,誰家有心肺虛弱的人,就會把豬心豬肺留給那家,分文不取。并且,送人吃的無一不是他精挑細選來最干凈的、最新鮮的,全都是在殺豬當天先就通知人家來人,當場殺當場送,還教別人怎樣清洗這些心肺。

    若是當殺豬時,沒有誰家里有需要,他就依然留給貓貓狗狗,他攤位上的肉,從來不會過夜,他常說:“肉就得吃新鮮的,喂貓喂狗也得是新鮮的。”自然也有人因為心肺是喂貓狗畜生的而不接,他也不勸,只道:“人吃的剩飯貓貓狗狗也吃,怎么不見它們嫌棄人呢。”但要是人家后悔來問他要,他也還是給最好的。

    是個有話直說,但從不記仇的主。

    不過,平常只見這張屠夫笑呵呵的傻樂,不曾見他如是匆忙慌亂,何況這才剛剛天亮就這樣著急忙慌的去一分堂,還指明找他這個老板,恐怕又是出了什么麻煩事。

    “張大哥何事驚慌?”

    “慌!慌著呢!”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