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44章 暗夜驢車

  • 塵骨 - 第44章 暗夜驢車字體大小: A+
     

    漆漆不見燈火的鄉間泥巴路,東方角鸮時爾幽幽的低聲的啼鳴,粗而沉,每一聲都重在最后一個音,令夜色顯得荒涼,令伸手不見五指的小路顯得深長。

    沒有風也覺得蕭索,不覺得冷卻也汗毛倒豎。

    神婆不再只是拉著小男孩兒的手,她整條右臂攬在小男孩兒的肩背上,挎著籃子的左手也罩他的肩頭,將他整個小人兒護在懷側。久不行夜路了,何況最近這附近鬧那事,她十分緊張。換作平常時候,她倒無甚打緊,可是現在她帶著一個小孩兒趕夜路。

    深夜的鄉間小路,看似荒涼毫無人煙,可是卻并不荒的。一路走過有多少雙眼睛正在盯過她懷里的孩子,她是知道的。而那些孤魂野鬼還算識相,只是動了心思而沒有行動。即使是惡鬼游魂,也是有規矩的,誰先得手便是誰的,旁的不會去搶,最多逗玩逗玩,嚇唬嚇唬。但是現在沒有哪個敢冒出來嚇唬她攬著的孩子,畢竟是在白仙娘娘懷里關照的,量誰也不敢來造次。

    她唯一擔心的便是最近在四處游走隨意捕食的那頭龐然大物。

    小男孩兒心里也怕極了,他沒有走過夜路,平時天還沒有黑下來時他的阿爹就帶著他回家了。不過他沒有說。他感覺到神婆攬著他的手不知不覺越發用力,但是他一路也沒有問話,他覺得神婆很好,不像是壞人,他感覺神婆這樣做是在為他好。因而,饒是神婆的腳步極快他很勉強才能跟得上,但他也努力的跟著,默不作聲,很聽話。

    走過了許多羊腸小道,也走過了許多田埂,還多次沿著別人家院前的一點邊繞過,因為有神婆攬著他都一直跟著,但是就在前面要進入一條比較寬敞的路時,他突然停下了腳步,因為本來就是勉強跟上的步伐,他這一停下就很是明顯。

    “怎么了狗兒?”神婆問他,他緊緊的縮著不吭聲。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呀?有沒有哪里難受?快告訴婆婆,婆婆可以立刻就幫你治好的。”神婆帶著他不敢在夜間停留,攏了攏他道,“能走嗎?邊走邊告訴婆婆怎么樣?”

    小男孩兒嘗試走了兩步,頓時又停下來,他側過嬸子緊緊抱住神婆的胳膊,央求道“婆婆,前面好黑啊,可不可以不走這條路……”

    神婆一聽原來是害怕了,連忙笑著安撫他道“沒事的,前面是一條大路,黑是黑了些,但是路很平坦,即使什么也看不見,咱們摸黑也能跑起來,比小路好走的。狗兒不怕,啊,不怕,有婆婆在呢,婆婆會保護你的。”

    狗兒聽之又心驚膽戰的往前面望了望,他們其實已經步入大路了,只不過剛來沒多幾步,前面黑黢黢的,可以說是真真正正的漆黑,真真正正的伸手不見五指。不管再如何黑的夜晚,再如何沒有燈火、沒有光亮,甚至沒有星星也沒有月亮,至少是能看見自己的。然而在這條大路之中,小男孩兒連自己的手都看不見,是真的黑極了。

    這條路在鄉間很難得一見,道路兩邊立滿了樹,因為它正處風口,兩旁的風將樹都往中間吹,于是兩邊的樹梢相互搭在了一起,在這條路的上方形成了一個拱形的籠罩,不過現在是什么也看不見的。

    整條路大約一里長,卻有五六人手拉手并列排開那樣寬,并且整條路是一塊完整石板路,是的一塊完整石板。據說這條路其實是一座山的山頂,甚至有人曾經在這里挖了十丈深也不見底。至于一座山為何光滑得似一塊石板,又為何會從一座山變成一塊石板路,誰也無從知曉,據說在鹿吳鄉最早最老的那一輩人的時候,就已經有這條路了。

    “可是前面真的好黑啊……”小男孩兒莫名的十分的害怕這條路,“婆婆,我們換一條路走可以嗎?”他是很想聽話的,可是他真的不敢走了。

    “狗兒別怕~”神婆從不叫他狗子,她一直很親昵的叫他狗兒,像是自己的孫兒,“我們走快一點,很快就能走完那條路的。這是一條回家的近路,如果不走這里,那就要走很遠很遠了,狗兒不累嗎?”神婆笑聲一如她面容和藹,即使眼下看不見她的神情,也聽從話語里聽出她的慈祥。

    她俯身在狗兒身旁勸說道“狗兒啊要不這樣,你和婆婆一起跑,咱們快點跑過去?怎么樣呀?狗兒呀,其實沒關系的,前面什么也沒有,而且不是還有婆婆保護你嘛~”

    小男孩兒聽著好似心安了一些,但他就是害怕,而且他知道自己不是因為太黑,可是他自己也說不清楚到底是在害怕什么。可是既然婆婆都這樣這樣說了,他又覺得走一走應該也沒什么吧?

    便點點頭,軟糯糯的“嗯……”了一聲。

    “哎呀婆婆的好狗兒,婆婆的乖狗兒。”神婆輕輕拍拍他以示鼓勵,便有帶著他往前走,“我們快快走,快點走完它,狗兒就不怕嘍。”

    可是狗兒不敢像之前那樣由她攬著就好,他好似沒有安全感似的,緊緊的抱著神婆,兩只小手還緊緊地揪著神婆身兩側的衣服。

    “沒事兒啊,咱們快點走就好了。”神婆一邊走一邊安撫著戰戰兢兢的小男孩兒。

    小男孩兒卻仍然全身繃得緊緊的,絲毫沒有松懈,神婆驀地有一絲不詳的預感,而這一絲預感源自小男孩兒的直覺。她再清楚不過了,越小的孩子火氣越低,就越容易感應到一些不好的東西,莫非前面真的有什么不成?

    她正是猜想,忽而聽見小男孩兒顫抖著小嗓,悄悄說道“婆婆……前面好像有一輛驢車……”

    神婆心中咯噔一聲,這條路還能看見東西?這可是一條連近在咫尺的手也看不見的路啊!她回過神來也往前看去,恍惚間她居然也看見了一輛驢車!

    那輛驢車就靠在大路最右側停著,是那種可以拉貨的驢車,后面不是簡單的拉著一塊木板,而是四面釘著矮矮的圍欄,常有人家用這樣的驢車拉南瓜土豆去集市上邊喊邊賣。是什么人會把驢車停在這里呢?莫非也是趕路人?那為何不過完這條路,而是停住了?

    看著看著他們一老一小不知不覺的就走近了,于是越發能夠看清楚來。她看見那驢車附近并沒有主人,難道是忽然尿急去路邊解決了?不對!神婆猛得一激靈,這條路不可能看得見東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