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41章 這孩子太克了

  • 塵骨 - 第41章 這孩子太克了字體大小: A+
     

    一聽是她接生的,依小男孩兒的年紀,比對這神婆的出名之日,那時她就已經帶仙了,莫不是算好了的?

    林蘇青便叫來半半,讓她把小男孩兒帶去后院玩耍,那小男孩兒倒是與她親近,半半才沖他眨眨眼睛,他就抱著狗子起身過去了,他兩個之間沒有只言片語的交流,也就是她笑一笑,他笑一笑,便將彼此的意思了然于心。..

    等他們都去了后院,那神婆倒率先說道:“秦老板誒,我倒真是從未料想到,竟有朝一日能夠進來您這一分堂。”

    一分堂的結界遠近修行者不是不知曉,曾有不少不信這厲害的,貿然前來闖過,可是都還沒有走近呢,就在門前的石獅子底下碰死了。

    門前那兩頭石獅子尋常看來不過是兩樽雕塑得威嚴的石像,饒是栩栩如生威嚴無比,也不過是兩塊大石頭罷了。可是那對于他們來說卻是無可侵犯的存在。曾有多少空有一身膽量的妖邪精怪,企圖大膽一試,然而眼瞅著是他們沖著門去、或沖著屋頂、或沖著后院……卻也眼瞅著他們到了跟前忽然一轉身一頭碰死在石獅子腳下。說來格外邪乎。

    林蘇青淡然一笑,道:“一分堂并非不歡迎諸位,只是,歡迎和生闖是兩件不同的事情,你說對不對?”

    “那我此番真真是殊榮,萬萬不曾想過的殊榮。”

    “你也不必說些恭維話。直說吧,你的目的。”

    那神婆被一語中的,略有尷尬,汗顏道:“秦老板真真敞快……”她還要多諂媚幾句,卻被林蘇青的一擺手打住了,不敢再多虛與委蛇,遂賠著笑臉道:“其實我……我……不瞞秦老板,我是來向您討要方才那個小男孩兒的……”

    見林蘇青抬了她一眼,她連忙擺手解釋道:“不不不不不,您別誤會,我沒有害他的意思,也沒有旁的意思……”

    得見林蘇青的臉色沒有變化,她繼而說道:“這孩子的確是我接生的不敢說假,這孩子阿娘命苦哇,他阿娘生他時難產,足足生了兩個日夜,氣力都耗盡了,硬是提了奔黃泉的最后一口氣生出了他,他第一聲剛哭出來,他阿娘就撒手了。他阿娘血崩,他還是我從血水里撈起來的。”

    她說得十分詳細,說話期間林蘇青暗自打量她,她的眼神之中所流露的的確是真情實感。

    “你們沒生過娃的不懂,剛出生的奶娃子誰也碰不得的,只有親生娘才能碰,就連親爹也是不可以的。只要是除了親生娘以外的人碰了,所碰過的地方必然是要留下印子的,長大了就像胎記似的,其實并不是胎記,就是被親生娘以外的人碰了。”她倏然自豪,“可是這孩子的一身血水都是我親手給擦干凈的,按理他該要留印子的,可是你看他,長得多白凈啊,秦老板啊,這是緣分吶。”

    林蘇青卻并不領她這份意思,直言不諱道:“你是只鉆地打洞的刺猬,靠著挖死人墳墓食死人腦髓修煉成了妖,今下卻同我來講述人情冷暖?”

    “呵……呵呵呵呵……那都是年輕不懂事的時候的事了……”那神婆驀地窘迫,“佛家不是常常教導,放下屠刀就能立地成佛嗎,人間不也時常說著是浪子回頭千金不換……有道是——不走正道后的改邪歸正最為可貴嗎……怎樣也比將錯就錯要來得難得對吧……還是值得刮目相看的。而且我這些年為遠親近鄰所做的,大家都是親眼看得見的,我都是做的實事,都是做的好事,也積累了那么些功德,大約能洗消我曾經做過的孽事吧。鹿吳鄉來來往往那么多的降妖除魔的道士,他們之中也沒有誰特地要來除我,有逢上的也愿意接我奉請的一碗酒水吃……”

    她生怕自己說得不夠深刻,忙不急又道:“當然,如果做了孽事能因為后補一件好事就抵消孽障的話,豈不等同于可以隨心所欲的行惡?這個道理我是懂的。就好比秦老板若是將我的修為化盡,將我的魂魄打散,轉而給我的同類彌補一點好處,這樣的彌補我也是不能接受的……道理我是懂的,我只是想說……我是真的已經改邪歸正了。從前的我做了許多孽事,從前的人不必原諒從前的我。而在我改邪歸正以后,后來的人應該接納后來的我,這真的是一件需要被認可的事情。不止是于我來說,于所有其他正在鑄錯行孽的同胞亦如是,須得不同,須得有接納與認可,否則改后反而過得不好,何不如不改正?那就太多太多一錯再錯的孽了。”

    她推心置腹道:“秦老板,您認識的是現在的我,您若是信不過我空口說的話,您何不如開啟慧眼看一看我的靈根?看看是否已經純凈?我想應該是純凈的,否則那些除妖的道士也不會接我的酒水吃,您說是不是這么個理?”正話反話都被她自己說盡了。

    其實林蘇青早已經看過了,在初次聽聞她的名氣時,他就在那種驗過,她的靈根的確已經通過積累功德而煥然一新。她曾經行的孽也只是對死者行不敬,因為不曾害過生者,所以孽障積得不算多,多的無非是亡靈們對她的怨念,而她的修為足以驅逐那些怨念。何況終是要塵歸塵,土歸土,那些亡靈們本也要舍棄肉身重新進入輪回投胎轉世的。她所積累的善不僅抵消了曾經的那些孽,還為她贈了許多修為。

    林蘇青本也沒有打算去追究她的過往,只道:“你打算帶那小孩兒做什么?”

    那神婆見林蘇青網開一面,聽上去也像是有意思讓她帶那小孩兒的樣子,心中不禁喜悅,她也敞快,高興了就是高興了,樂呵呵道:“想收他為繼承人。”

    “僅僅是因為接觸而來的緣分?”

    “不僅僅是那一點緣分。”神婆衰容一改,滿面紅光,笑容燦爛道,“鄉下人不記事,甚至名字都懶得起個規整的,大多不清楚自己和自家人的準確的生辰八字,只能記個大概時辰。可這孩子是我親手接生的,我清楚得很嘞。這孩子啊是天克命,天克地沖跟誰都好不了。克父克母克妻兒子孫,唯獨親我們這些修行的。或者要么送寺廟,要么送道觀,怎的也不能留在平頭百姓家里。”

    天克地沖……是挺棘手,不過凡事事在人為,也不是不能化解。

    接著那神婆又道:“而且他天克地沖沖的還是喜用神,意味著一生不是大災就是大難,加之他命中幾次大運撞的都不是吉神,全是大兇之兆,說明連化險為夷的機會也沒有。”

    那可謂極其兇險的命數了……

    神婆說到興頭一拍自己大腿,樂得似個報蛋的老母雞,咯咯咯咯咯地直笑,道:“您說是不是更有緣分了?”

    不過夏獲鳥不以為然,她道:“可是無論送寺廟還是送道觀,都是在神佛膝下受關照,去哪里不比跟著你好?”

    “那不能這么想啊,肯定不比我好。”神婆擺擺手,像是林蘇青已經同意她帶走小男孩兒了似的,不過也可見她的確是愛惜這孩子,“這孩子不是自己選的要出家,去寺廟、道觀可都是有規矩的,從睜眼到閉眼,連睡覺、上茅房都是有規矩的。跟著我就不同啦,就當個普通孩子照看就成,該吃肉吃肉,到了歲數能喝酒也喝酒,要是大了想討媳婦,討了也不怕克,我能保他一家平安不是?”

    說著說著話,她不好意思的提到自己的需求,頓時嗓門也小了不少:“就是有一點算是我求他的,就是這個老婆子歲數也大了,我最多能讓她活個九十、一百的大長壽,若是強留她身上,那她活的歲數也就太長了,該要驚動些不該驚動的了。屆時……我得轉附在這孩子身上……繼續行善積德……不過那時候他也是個大人了。您看,這孩子歲數尚幼,又無父無母無親無屬的……咱們不能不管他不是?”

    其實也不失是一個好選擇,這等命數的孩子不必勾魂使者來勾,也容易因為意外早夭,除了寺廟、道觀,托付給誰也不如托付給她。由她關照,怎樣也是延壽,而且還能造福。

    “你的意思我已經了解。”林蘇青面不改色,一如平淡道,“不過,須得問一問孩子的意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