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4章 帶“仙”

  • 塵骨 - 第4章 帶“仙”字體大小: A+
     

    那神婆也被叫做巫醫,倒不是鄉間那種裝神弄鬼糊弄前的假架子,她是真的有點本事,她之所以遠近聞名,是因為許多大夫治不了的“疑難雜癥”,去找她時,她都能治好。當然,那字兒所謂的疑難雜癥,無非就是撞著了不干凈的東西,找她驅一驅就能好了。或是誰家要問一個兇吉,她也能給出準確的宜忌答復。

    而她之所以能夠做到這些,便是因為她與眾不同的身份,她曾經也做不到這些,是一個機緣巧合逢上了一只需要替身的白大仙,當然凡界所尊的五大仙并非是天界的仙,他們在天界是沒有仙位的,之于什么什么“仙”,其實不過是有些修為的妖,稱之為仙,也不過是因為凡人的愛戴。

    這些妖不能直接介入凡人的生活,但是他們的修煉過程中有一個捷徑卻與凡人有關,就是受人供奉可以助修行事半功倍。

    因此,為了修行,有一些妖會選擇附身于與自己有緣的凡人,通常許諾可保被附身的凡人安康,但交換的是被附身的凡人必須供奉自己。同時,它們需借著附身的凡人積德行善,也就是為自己積德行善。

    當好事做得多了,都起了效果,勢必會被口耳相傳。當人人稱贊,出了名氣,就會有更多人慕名而來,如此便有了供奉。

    這位神婆就是。其實她曾經只不過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村婦,大字不識一個,更別說自行習得驅邪化煞,趨吉避兇這樣的本事了。這種非凡的本事不曾拜過先生,是不可能自行學習的。

    據說是在她三十五歲那年,吃完別人家的紅事酒,回家時已經入夜了,回去后更是一連高燒好幾天,當時以為夜深露重染了風寒,可是醒來后就突然會了這些。

    她醒來后自稱是白仙娘娘,人人都以為她發燒燒壞了腦子,可是真有一些受了驚嚇的孩子叫她一下子就看好了。還有那些早上還正常,下午突然就開始胡言亂語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的人,怎么治也治不好,都當是瘋了,卻被她一通痛罵,就給人罵好了……其實她就是在吃酒回去的路上逢上的那只白大仙,此后辦事的也是那只白大仙。所謂白大仙,其實就是一只小有五百年道行的刺猬,最是擅長治病救人。

    如神婆這樣的人世間其實有許許多多,且并不罕見。妖界雖然有屬于自己的地域,但是妖并不一定在妖界,就好像丹穴山的追風戰神并不一定永遠在丹穴山上。更何況,自古妖界就與凡界是并存的,只要是有生靈的地方那么就一定會有妖。因而有許多妖都會這樣尋找有緣人做替身,疊加自己的修為。不止是畜生修行,草木亦能修行,只是它們分別所處的層級不同罷了,就像畜生修行一百年,大抵等同于凡人的十年,也可能不及十年,大有聰慧者的五年,就比過畜生的一百年了。

    話說那些從平凡到不平凡的凡人,其實也并不難分辨出他們,至于他們身上是否帶“仙”,其實很容易就能區別出來。

    譬如,那些非修行中人,卻能驅邪化煞的,定是帶“仙”的;或有一些未曾修行的也未曾拜過先生,卻在看命、看事方面特別精準的,也定是帶“仙”;抑或是有一些人,朝一碗水里吐幾口唾沫、撒幾把香灰、抓一撮泥土、或是隨便弄點什么,與治病所需的藥材毫無干系的東西,卻能將疑難雜癥給治好了,那絕對是帶“仙”的;更多還有能請來死者附身,交代未言的遺言的,那真真是聲音、神態、動作都是完完全全一模一樣的,你說裝神弄鬼的神棍能做到如此嗎?不可能的事情。

    當然,有些“仙”,并不是如這位神婆這樣,是后天逢上的,也有許多可能是家里從祖上就帶了,時代供奉著,并且從老一輩身上傳給下一輩,為的是保家里時代平安。

    除了這些被“仙家”主動找上的,還有一些是出于某種目的考慮,主動拜請的,或是經高人介紹,或是自己找人走偏門,多的是這些。

    因而,除了從本事上去區分身上是否帶仙,其實善于察言觀色的人還能從外形上分辨出來,譬如,倘若帶的是狐仙,帶久了,你單從那人的相貌神態就能看出來;若是帶的柳仙,柳仙是蛇,帶柳仙之人,多身姿格外窈窕纖細,走路如弱柳扶風,省得俊俏,即使是女兒身也是柔美之中帶著剛毅,他們的眉眼之中沒有熱情,凝視久了會覺得泛冷。若是請了灰仙,你只要看,那人必然長得賊眉鼠眼像極了耗子。但就好比白仙擅長治病,灰仙雖然長得比較抱歉,可是被灰仙附身之人,尤其擅長預知未來,能幫主前來算命卜卦的人獲取財富。

    見那神婆被夏獲鳥引了進來,林蘇青抬手示意她在對面入座,在半半奉茶時,即問道:“這位嬸子,此來所謂何事?”

    被白仙附身之人面相和藹,生得慈祥,臉兒雖小身形圓潤,舉止也會變得十分謹慎。她未言臉先笑,道:“無什么大事。”

    “也是聽說了村里許多人失蹤的事了?”

    “是,他們先來找的我。這活我接不了,便舉薦了一分堂。”那神婆不敢一分堂的茶,眼見著半半將茶碗從托盤中輕輕地放在自己的手邊,她伸了手想去捧,立刻又縮了回去蓋在自己腿上。

    林蘇青瞧她言行舉止,判出眼下與他對話的不是大嬸本人,而是附身的白仙。夏獲鳥也不眼拙,她不動聲色的立在了小男孩兒所坐的椅子后面,雙手都看似隨意的搭在小男孩兒的肩上,實則就是為了隨時護住他。

    “那秦某也就不同你繞那些繁文縟節了,閣下特地趁著他們都走了才來我一分堂,斷不是來喝茶抓藥的,有什么就直接說吧。”

    那神婆呵呵呵呵笑道:“這、這……秦老板是爽快人,呵、呵呵呵……”

    “話不能說得過早,秦某是不是爽快人,還得看閣下前來所為何事。”

    “我……我吧……我其實是來找他的。”神婆說時,抬了一眼坐在林蘇青那側的小男孩兒。

    林蘇青也不搭她的話,只側首問小男孩兒:“你可認識這位婆婆?”

    小男孩兒聽話后,有些生怯的看了看對面的神婆,又回過臉來向林蘇青搖搖頭,道:“不認識。”

    他剛一說完,對面的神婆就搭話道:“小孩子心大不記事,他出生時還是我幫忙接生的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