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387章 天真

  • 塵骨 - 第387章 天真字體大小: A+
     

    大嬸已經絕望得心如死灰,可是她依然不甘,盡管她知道之所以有這樣的結果,是因為當初她挖出了那少女的骸骨,俗話說種什么因得什么果她算是明白,只是這個果太重了,太痛了。

    五個兒子啊,讓她足足的經歷了五次白發人送黑發人的喪子之痛,她這一生的心血幾乎耗盡了,而到頭來卻告訴她連那個五個兒子都不是她的兒子,這叫她怎么接受?這是夢,這一定是夢,一個可怕的噩夢。

    “秦老板……”大嬸閉上了雙眸,臉上的皺紋縱橫成溝壑,掛滿了淚痕,她聲音顫抖著說道:“秦老板,您說的那些我全都聽不懂,我只想問您一句,我的命能不能換給我兒子。”

    “不能。”

    “為什么不能?你看他確確實實存在的啊!”大嬸激動道,“就算是那丫頭轉世投胎的又怎樣?我兒子他實實在在的存在啊。”

    “他只有肉身,沒有靈魂。”

    “那把我的靈魂給他!”

    “你是你,他是他。即便有法子把你的靈魂換給他,醒過來的依然還是你。只不過你從此有了一個年輕的少年軀體罷了。”林蘇青有條不紊道,“何況,我不能這樣做。”

    “本姑娘的時辰就要到了,沒工夫同你們扯下去,后會無期!”那少女作勢要走,被狗子一個眼神鎮得不敢動。

    “你敢?你跑一個試試?”

    少女忿忿不平道:“我與你們無冤無仇!你們作何阻礙于我!”

    “不需要理由。”林蘇青負手而立,氣宇軒昂,“大嬸出錢請我們辦事,我們自然要給她一個交代。何況你為了一己之私已經傷害到了他人,我們本也應該懲處你。”

    “那也要看你們有沒有這個本事!”少年厲聲一喊,旋即向林蘇青襲擊去,她辨不出林蘇青的氣息,料他不過是個小有道行的嫩頭青罷了,她打算得很清楚,厲害的應該是那頭會說話的紅毛狗妖,所以她一出招先攻擊那青年,那紅毛狗妖勢必要去保護他,然后她立刻假襲大嬸,打他們個措手不及,然后趁亂逃出……

    一切都盤算得清楚,可孰料她厲爪向那青年襲去,那紅毛狗妖原地不動,而那青年更是半點怯她,完全沒有躲閃的打算。

    “哼,想嚇唬我!”少女心道,扭頭就往門外跑,怎料她方剛沖門口調轉方向,那門砰地一聲就關上了!

    “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她即刻用了全力向林蘇青飛撲去,陰冷的煞氣沖面而來,而就在她的厲爪在距離林蘇青不到半尺的距離時,林蘇青一個側身擒住她的手臂反手就地一摔,像裝滿土豆的麻袋似的砸在地上,孤魂野鬼居然摔出了重量,連她自己都驚了一下。

    她挺身爬起來,作勢要穿門而出,被門上一道封令擊退,一個后仰跌在地上。

    “你們究竟是什么人!”少女瞋目切齒道。

    “對付你輕而易舉的人。”林蘇青一腳踩在她的手背上,仿佛踩住了她整個靈魂似的,她頓時趴在地上動不了身,“從實招來。”

    “你不是全都知道了嗎?我不過是借了她肚皮輪回做陣,為了不進閻羅殿不被審判!為了不走奈何橋不喝孟婆湯!為了不忘前塵不忘往事!我都說完了,還要我說什么!”少女使勁兒掙扎,可是林蘇秦的那一腳像是有千斤重似的,怎樣也抽不出來,甚至連她整個靈魂都像是被千斤巨鼎壓住了似的。

    “你有何不能忘的?仇恨?還是恩義?”林蘇青波瀾不驚的問道。

    “哎喲!”那少女意外,都死了一百多年了,居然能感覺到疼?她不禁詫異難道是因為她修有所成,即將修成實形了?可是普通人連看都看不見她,不可能修成實形了,難道是這個帥大哥真的不一般?

    見她半天不答,林蘇青腳下碾了碾她的手背,疼得嗷嗷直叫,忙不迭回答道:“都有!都有!我欠了隔壁老頭子的恩義,我答應他轉世投胎以后逢年過節都給他燒金銀珠寶,給他燒好看的丫鬟,給他燒大房子和高頭大馬!”

    “你借大嬸的肚皮進行五世輪回來做陣,你的目的不止是為了越過陰司私自投胎,你一連五世都特意只做男胎,是為了洗去在命簿中的記錄,來世要投一個男胎。是何緣由?”

    “做女胎要被溺死!我不是白費這么多功夫白投了!”

    林蘇青大吃一驚,疑惑道:“溺死?”

    “當然!人人都只想要兒子!生了女兒不是扔了就是殺了,投在窮人家的話還有可能被易子而食!我不想再做女胎了!”

    “你……生前經歷了什么。”

    “我經歷了什么關你屁事!我連閻王爺都不想告訴憑什么告訴你!”

    “我說我說我說,哎喲喲喲……”

    林蘇青用力碾了碾她的手背,聽他連連叫痛,他便松開了她,少女一見他挪開腳,一骨碌爬起來,從肩頭揉到手指頭,嘟囔道:“我、我什么告訴你,你放了我行不行?”

    “不行。”

    “那我不告訴你!”

    林蘇青目光不冷不熱的斜過去,那少女冷不丁打了個冷戰:“我說,我說,我說……”

    少女的神情很是回避,眼睛不住的扎動,看得出她極其不愿意回憶這段往事,她說話時也再沒了方才的靈氣。

    “我沒出生前,家里都以為會是個男胎,可是誰也沒想到生出來是個女胎,我也不是故意的啊!要是我自己能選的話,要是我知道他們想要兒子想要男胎的話,那我就不投他們家啊,我是沒得選啊,我一睜眼我就生在他們家了啊。那、那既然生都生了,總不能把我塞回娘胎里去重新生對不對,就算塞回去重新生,那也還是女胎啊,他們既然生了我這個女胎,那說明是他們名簿里注定了他們就該生個女胎啊對不對,就算不是我也會是別的女孩兒投來對不對?我沒有做錯什么啊對不對?”

    少女假裝已經釋然,說得輕描淡寫,可是已然不由自主地熱淚盈眶,林蘇青看在眼里大概能猜到她生前經歷過什么了。

    “我本來就沒有錯啊對不對,而且我從小就特別聽話,聽別乖巧懂事,讓我干嘛我就干嘛,讓我不干嘛我就不干嘛,生怕做錯事,生怕惹他們不高興……”鬼也會難過的,死了并不會一了百了,傷心與難過都不會留在軀體里,就算死了也會跟隨著靈魂。

    她聲音略有哽咽,她立刻憋了回去,繼續道:“可是他們還是不喜歡我,說多我一張嘴浪費糧食,我吃得也不多啊,我喝粥都只敢喝一碗,我也不敢浪費糧食啊,我都是數著米粒喝的,每一粒米我都認真地嚼了,我沒有浪費啊!”

    那大嬸聽得都震驚了,她又落淚了。

    林蘇青看著那少女,不動聲色算了一下時辰,問她道:“后來呢。”

    “后來……有一天睡覺前,他們要喂我吞石頭,我不敢麻煩他們,怕他們生氣,我就接過來自己吞了……然后他們就和我玩,用枕頭按住我的臉,可是我好難受,我喉嚨堵得也好難受,我喘不上氣來,可是他們還是要跟我玩,我想告訴他們別玩了快拿開枕頭我呼吸不上來了,可是我又不敢說,我也不敢動,我好怕他們生氣,我怕他們又要打我……”

    不忍卒聞,林蘇青唇角牽動,佯作不冷不熱打斷道:“這就是你不惜做陣,執意投男胎的原因?”

    “對啊,我什么也沒有瞞你,你可以放了我吧?”少女可憐巴巴的望著他,“巳時就快到了……巳時不走的話,我就前功盡棄了,一切就要重來了……”

    “聽起來你連投在誰家都找好了?”

    “投在我父母家啊,雖然他們已經死了,但是我可以投在他們的子孫家,我當初不是故意要投個女胎的,我也不知道他們那么不喜歡女胎,我欠他們家一個兒子嘛,我這就去還去……”

    這時候那大嬸顫抖著聲音道:“好孩子,你不欠他們,是他們欠你。”

    “好孩子?她害了你一輩子,你居然叫她好孩子?”狗子無情道。

    林蘇青嘆道:“你的父母生了你又害了你,你覺得欠著他們一個生養之恩,你覺得你生是女胎讓他們不高興你對不起他們,你要還他們,那么我問你,你為了做陣害了這位毫不相干的大嬸,你讓她空歡喜一輩子,難過一輩子,后悔一輩子,那么你欠她的,你打算如何還呢?”

    “我欠她了嗎?她挖了我的墳,是她該的。”

    “你覺得這都是她應該還你的?”

    “當然!”

    “那好。”林蘇青解開大嬸身上的定身咒,大嬸的身體緊地一垮,她頓時明白自己的身體能動了,還沒等她緩過勁來,林蘇青遞給大嬸一張符箓,不咸不淡道:“大嬸,她現在就要去轉世投胎了,我白天時在她葬身之處設了機關法術,您只要撕了這張符箓,那邊的機關便會立刻啟動,至于她,便會立刻魂飛魄散。”多的他再不說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