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386章 借肚皮

  • 塵骨 - 第386章 借肚皮字體大小: A+
     

    第三百八十六章

    陰風陣陣,蒼勁的襲來,如刀似劍帶著強猛的殺傷力。屋外的竹林颯颯作響,烏云翻滾黑霧重重,猶如暴風雨將臨。屋內原本插著了竹枝的竹罐、竹筒也被勁風掃落一地。大嬸的小兒子此時正與他們相對而立,一雙黑洞洞的眸子掛在面無血色的瘦削小臉上,似是剛從墳地里刨出來的尸體,格外悚然。

    少年是少年,聲音卻是那片竹林里的女孩兒的聲音,她陰狠道:“你可想好了,你若執意與我作對,這屋子里的我便一個也不會放過。”

    “何必如此大的怨氣。俗話不是說冤有頭債有主,秦某與姑娘你無怨無仇,又何必阻你的路呢。”林蘇青坦然笑道,“秦某只是心懷好奇,想問一問姑娘,這一家人與你曾有過怎樣的深仇大恨,竟要落得斷子絕孫這么凄慘呢。”

    少年的嘴角咧開詭異的笑容,道:“刨了你的墳叫你死不瞑目的話,你怨不怨?”

    “據我所知,他們夫婦二人是在挖地基時不小心挖出了你,那時你就只剩下殘破的骸骨了。只能說明在他們挖出你之前,你就已然生成了怨靈。”青直言說破,正色而道,“而此地是此處方圓幾里沒有鄰居,可見之前是一片無人荒地。你被埋尸荒野,恐怕那時才是你真正的怨氣生成之時。”

    “哼,那又如何?!難道你一輩子只生一次氣嗎?!”小姑娘果然是小姑娘,說起話來依然一派孩子氣。其實她死去多年,怨靈也已經多有修為,只是她的心智仍舊停留在死去的年紀。

    林蘇青笑了笑道:“可是,倘若你是因為橫禍而死,而親手埋葬你的恰恰正是兇手,那么你的魂魄也就被兇手的煞氣封在了人世間,如若沒有人超度你,你就只能永困埋尸之地不得超生。可是恰恰是他們夫妻把你挖了出來,也就是他們幫你破了兇手的煞氣,從而你的魂魄才能得以自由。如此看來,他們于你何嘗不是一個恩情呢?”

    “恩情?他們若當真心存善念要做件善事,就不可能把我埋在那樣一個逼仄陰暗的角落。呵呵,不過倒是托了他們的福,若不是他們因為害怕惹麻煩把我埋在了那樣一個陰氣深重的角落,我又如何能應得了地勢之利令修為事半功倍?”那少年咧著詭譎陰邪的笑容道,“我能有今天,倒是真的得謝一謝他們。”

    那大嬸怒目圓瞪,目光惡狠狠的,卻又滿眼含淚,她恨著面前的那個作惡的“人”,可是站著的卻是自己的親兒子。她淚眼婆娑地呼喚道:“平兒……你怎么了?你被惡鬼附身了?你快醒醒,平兒,我是阿娘啊……我的兒啊你快醒醒,你看看阿娘,你快醒醒啊……”

    “大嬸,說出來您可能會難過,可是不告訴您等您自己知道了,只怕會更難過。”

    那大嬸聽著林蘇青的話,驀地不安起來,她早已經領教了這位秦老板的作風,他要么不開口說話,只要一開口就準沒有好話。她惴惴不安的看過去,膽戰心驚的問詢道:“他不是我兒那我兒呢?”她想立刻轉過身去看一看她的兒子是不是還好好地在床上躺著,可是被林蘇青施了定身咒,她怎樣也動不得。

    林蘇青從她的神情中看出她的意圖,卻只能狠下心道:“他就是您的平兒,可是他不是您的兒子。”

    “秦老板可不敢胡說!他怎么就不是我的兒了?”大嬸欲哭無淚,花白的頭發仿佛在突然之間白透了。如果一個人的傷心可以像一斤糧食、一根竹子那樣量化成實物,那么大嬸的傷心恐怕已經堆成山那樣高。

    可憐的她根本連想都想不到,自那日他們挖出了那具殘破的骸骨之后,在她的的身上究竟都發生了怎樣不可思議的事情。

    “大嬸,站在您面前的就是那個惡鬼,也就是您夫妻二人當初挖出的那句殘破的骸骨的主人。”林蘇青向大嬸那邊走去幾步,與她站近一些好讓她多少感覺到一些溫度,也許心里也能夠獲得一丁點慰藉。

    “她死的時候,與您的小兒子差不多歲數。人有三魂七魄,她死后的七魄已經與她的尸身骸骨一并化去了,而她的三魂被殺害她的兇手的煞氣鎮在了葬身之地,因而無法歸去地府進行輪回轉世。你們當初挖除了她,便是放出了她的三魂。”

    “所以……就要、就要害我的兒子嗎……”大嬸幾度哽咽已經哭不出聲音,“我兒無辜啊……”

    “什么我害你的兒子!我從沒有害過你的兒子!”站在對面的少年大聲駁道,“你有什么兒子!那全都是我!”

    她一通怒吼將那大嬸嚇得怔住,林蘇青便又往大嬸身邊靠了靠,以臂膀輕輕挨著她的肩膀,,話雖然冰冷,可是語氣平和頗暖人心:“大嬸,你不要難過,也不要害怕。你聽我說,事情其實是這樣的——”

    “說什么說,有什么好說的,你不妨你不妨直截了當的告訴她,她的幾個兒子不過本姑娘借了她的肚皮而已!”

    那大嬸更是怔愕,仿佛那姑娘說得是她聽不懂的語言似的。

    “你閉嘴!”狗子忍無可忍的冒出來,沖著那“少年”訓斥道,“你再多說一個字,小心我吃了你!”

    狗子會說話?十足驚了大嬸又一跳,那少年也顯然驚了一下,但也不稀奇,當即問它:“你是哪里來的妖怪?!居然如此猖狂!”

    狗子一腳踏地,大地連震三震,將那少年震了一個趔趄,霎時從他身上跌出來一個少女的魂,少女摔在地上的同時,那少年如同失去了平衡的木頭直愣愣地倒在地上。

    “好一條不得了的狗子!”那少女連忙爬起身來,企圖重新附進那少年的軀體,可是試了幾次怎樣也回不去了,她一聲怒哼,轉眼趴在那少年的臉前對準他的口鼻處猛地深吸氣,隨即便將一縷魂從那少年的鼻息中吸入了她自己的身體,剎那間少年黑洞洞的眼睛因為失去了那一縷魂驟然變白,連瞳仁也沒有半點。

    大嬸看不見那名少女對她的兒子做了什么,但是她眼睜睜的看見自己的兒子的眼睛從漆黑變成了慘白,她的眼淚霎時如雨水傾落,她知道……她的小兒子也離開她了……她閉上了眼睛,淚水止不住的淌。

    “大嬸,我方才說人有三魂七魄,那名死去的少女在世間留有三縷怨魂,她得到解脫時本應該本應該立即歸去三線,等待地府的審判轉世投胎,可是她沒有選擇歸去,而是逗留在人間吸取陰氣繼續凝聚怨氣來修行。”

    林蘇青看了看大嬸,要不是因為定身咒,只怕她現在已經昏過去了。

    “大嬸,您可能無法理解。”林蘇青抬手覆蓋住大嬸的眼睛,等他拿開手時,他說道:“您現在可以睜開眼睛看一看她。”

    那大嬸踟躕了片刻,才緩緩睜開了眼睛,頓時一愣,她看見兒子的身邊有一名瘦弱的少女正站起身來,當場愣住。

    “她就是被你們挖出來的那個死者。”林蘇青的語氣叫人聽不出任何情緒,“是不是與您的兒子長得一模一樣?”

    他往大嬸前方側了一步,將她半遮擋在身后,接著說道:“大嬸,我說的話您可能不大好明白,但事實就是如此——人的三魂分別是天魂、地魂、人魂,你所看見的少女,在你們將她挖出來的時候破除了兇手的煞氣鎮壓,而后她便纏上了你們,她本可以即刻歸去地府等待陰司的判定進行輪回轉世。可是她選擇了逗留人間,并將三魂之一的人魂投入了您的腹中,借著您的肚皮私自輪回了五世。這五世皆是她,也就是說您的五個兒子其實都是她,而且您的五個兒子們,都只有一縷魂。”

    “這是邪術對不對?你們在施邪術騙我對不對……”那大嬸不愿意相信,她寧愿自欺欺人認為她的兒子還躺在床上,還和之前一樣昏迷著。

    “你若是不信,不妨回想一下,您的五個兒子在智力方面是否明顯存有殘缺,遠不如尋常的孩子?并且自幼便極其嗜睡,每日清醒的時辰連一只手也數不全?尤其體弱多病,終日萎靡不振。”林蘇青不疾不徐平平淡淡的說道,“這正是因為三魂不齊的緣故。您的兒子并非正常投胎轉世而來,甚至在生死簿上都不會有任何有關他們的記載。因為您的五個兒子其實都是那名少女作法以借用肚皮而已。”

    “哼,還以為你是個屁也不懂的愣頭青,沒想到居然……”

    “你閉嘴!”狗子一個眼神斜過去,嚇得那少女再不敢說下去。她也已經意識到了自己當前的處境,但是她不甘心準備了多年就此放棄,她堅信只要沒立刻滅了她,她就還有最后一搏的機會,所以她不敢現在就得罪他們。

    那大嬸的眼睛閉上了許久,終于緩了過來,她聲音嘶啞幾度哽咽,道:“是我造的孽啊……”

    也許不是因為定身咒的支持,而是她本身就具有出乎意料的堅強意志。林蘇青驀然覺得自己過分殘忍了,可是又不能瞞著不告訴她真相,畢竟她的兒子沒有辦法救活,畢竟是從出生那一刻起就注定了死亡的日期。

    大嬸看著那名與自己的兒子生得幾乎一模一樣的少女,淚流滿面,欲言又止。

    林蘇青往后退了半步,拍了拍大嬸的肩背安慰著她,代她問道:“你以自己的人魂幾世輪回做成陰陣,既然借了人家的肚皮,何不把目的告訴人家。”

    搜索書旗吧,看的書!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