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385章 昏迷的少年乍起!

  • 塵骨 - 第385章 昏迷的少年乍起!字體大小: A+
     

    大嬸很是不理解,等著就行了?可是她的兒子是不能等了啊!這不是要她的兒子等死嗎?她連夜跑去鎮上才將他找來,找來什么病也沒治,比那巫醫還神神叨叨的說是因為這具枯骨作害?

    “秦老板,是惡鬼要害我兒子啊?”

    “是不是惡鬼要害你兒子,現在還不好說。”

    “你都說我幾個兒子的死都是那惡鬼算計好的,那不是害那是什么?秦老板,既然都知道是那惡鬼作祟,你怎么不除了那惡鬼?還等什么?等他害死我兒嗎?”

    “大嬸,這事急不得。”

    “有什么急不得!我兒才等不得!”大嬸急火攻上心頭,雙眼通紅恨不得立刻扭頭去挖出那具殘破的枯骨將它踏得粉碎。

    林蘇青語氣始終不疾不徐,叫那大嬸看得越發心焦,淚眼婆娑的苦苦哀問道:“秦老板啊,您到底做著什么樣的打算,您直說呀,您這樣賣關子,我實在是放心不下啊,我兒我兒真真等不得了啊秦老板”

    “我目前沒有打算。”林蘇青停下步子身注視著大嬸,鄭重其事道,“但如果操之過急,反倒有可能誤了令郎的性命。大嬸您不妨想一想,您能確定只要殺了那只惡鬼,令郎就能平安無事立即痊愈嗎?”

    “我我怎么知道!這不是你知道的事情嗎?”

    “我目前無法知道。”

    “那你、你就是裝神弄鬼的騙子對不對!你就是個騙子!”大嬸又氣又恨,雙眼通紅地沖著林蘇青一通亂揮拳,滿心的委屈、不安與擔憂快把她給逼瘋了,她想罵也失了力氣,她想打也覺得乏力。她無法接受自己的小兒子也要離她而去,可是一切的一切一直在不停逼她承認,逼她接受她的小兒子也沒得活了。

    “騙子,你們都是騙子你們騙得我好苦,我兒好苦哇,活生生被你們一個二個的拖死了,你們這些殺千刀的騙子”大嬸無力得一坐,捶打著土地,捶打著自己,哭得聲嘶力竭,罵不出什么來,再說不出什么來。

    林蘇青看著她痛心疾首的哭泣,看著她絕望的神情,他的心中也不由得揪緊了,實在于心不忍卻也無可奈何,他沒有想到就實論事說的一句話竟讓她聽得如此傷心。忽然,他心中猛地一驚我我幾時變得這般冷血薄情了

    他不禁反省,本來可以多說兩句別的話以作寬慰也行吶,怎的就沒有想到要考慮大嬸的心情?怎的就這樣殘忍的說出口了?

    后悔、很是后悔、實在是后悔!

    那大嬸已經哭得再流不出眼淚來,也再喊不出聲音來,她失魂落魄地坐在地上,沉默的、木訥的望著遠方,雙目空洞視線無處落腳,她喃喃低語著:“我這是造了什么孽”旋即又哭了起來,五官擰成一團,她哭得沒了淚水沒了聲音,不停地責備自己。

    “大嬸我沒有騙你。”林蘇青蹲下去,在她身旁坐下來,溫和而道:“被您夫妻二人挖出來又換了地方埋下的那具殘破的枯骸,原本是一名小女孩兒,年紀很小,應當與您的小兒子差不多年紀,至多不過髫年。”

    見大嬸的哭泣漸漸停歇,似乎還在聽他說話,林蘇青便又說道:“那小姑娘死的時候應該正是您的小兒子這般大。”

    “差不多差不多年紀”大嬸失神地呢喃著,聲音哽咽不止,“冤有頭,債有主,誰害死你的,你找誰去,是我老兩口挖的你,孩他爹已經死了,你有仇有怨只管朝我來就是了,不關我兒的事,你找他做什么”

    “大嬸,你先冷靜,我與你說這個,不是為了讓你更傷心。”林蘇青心中生涼,惻隱道,“我懷疑您的五個兒子的殤亡,皆與那小女孩兒有關。您的大兒子壽命最長,往后的幾個兒子壽命一個比一個短,到了第五個兒子甚至不到八歲,我目前懷疑是因為害您大兒子之時,那小女孩兒的法力不如現在這般,她每害一個法力便增強,甚至有可能是故意讓您的小兒子在與她同歲的時候死去。”

    “我兒誰也沒有害過她啊!”大嬸一把揪住林蘇青的衣領,激動道,“他們連這件事都不知道,他們是無辜的啊!”

    “大嬸,您心里的苦秦某能夠理解,只是現在不得不勸您一句,請您務必冷靜。”林蘇青嘗試攙扶她起來,“大嬸,您務必聽秦某的勸,咱們先去,天黑之后那女孩兒必定會上門索命,秦某向您保證,屆時一定查明您幾個兒子的死因。”

    “那我的小兒子”

    “咱們先去,若再不去,一會兒叫那惡鬼發現了,咱們起先給她設下的局就無法實施了。如果您第五個兒子在這時候死了,那咱們想抓住那惡鬼報仇也許都再難找到她了。”

    那那大嬸本就是個雷厲風行的人,一聽林蘇青的意思立刻就過神來,也不必林蘇青扶她,她自己撐著地一骨碌就爬起來來,老臉一抹,咬牙切齒的氣恨道:“可不能讓她跑了!!!”

    林蘇青與大嬸風塵仆仆的趕小竹屋時,天色已經晚了下去,趴在門前的狗子慵懶的打了個哈欠,一眼瞥見是他二人來了,斜睨了林蘇青一眼,又看了一眼容色倉惶的大嬸,它起身抖了抖皮毛轉身進了屋子。

    林蘇青看了一眼天色,掐算了一番時辰,忙把大嬸引屋內,在床頭邊的地上橫豎疊著貼下兩道符咒,引大嬸過來叫她站在交叉疊貼的符咒上,囑咐道:“大嬸,您就踩著這里,一會兒那惡鬼來了,無論發生什么您也不要移動,否則會有生命危險,我可有說明白?”

    那大嬸點點頭,一心只看著昏睡的兒子,不知他還有沒有呼吸。

    “那我兒”

    “到底是什么原因,答案一會兒自會揭曉。您只管放心站著,記住,萬萬不可移動。”

    大嬸看著他,眼前這個年輕的小伙子不知當不當得起她的這份信任,那些治好了無數疑難雜癥的家喻戶曉的巫醫都沒有辦法治好她的兒子,眼前這個年輕的小伙子真的會有辦法嗎?

    唰啦啦

    屋外忽然風聲大作,仿佛有暴雨將臨。

    “她來了!”林蘇青目色一沉,那大嬸一個激靈,林蘇青一個定身咒將她定住,俄爾沖屋外朗聲道:“既然來了,何不現身!”

    勁風穿入屋子,傳來銀鈴般的笑聲,只聽一道高亢的小女孩兒的聲音傲慢道:“呵!好不囂張!”

    霎時猛地有什么沖門而入,一陣香風住,床上昏迷的小少年猛然睜眼,旋即竹床崩塌,小少年從破竹之中騰身躍出,踏屋頂而過落在了林蘇青他們對面。

    小少年冷眼掃過他們,不屑道:“呵,想不到你還有兩下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