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384章 初見端倪

  • 塵骨 - 第384章 初見端倪字體大小: A+
     

    大嬸帶著林蘇青從竹樓的左側上了一個土坡路,那里原本是座沒有路的山坡,因為有幾塊石頭,便被踩出了一條小徑,那條小徑寸草不生,幾塊石頭也十分光滑,看上去這條路走的人并不少。

    他們爬上了山坡后又過了幾條田埂,田里有一只不足小臂長的小奶狗,虎頭虎腦的從田里綠油油的莊稼里頭冒出個小腦袋來,個頭不大警惕心倒是十足,站起崗來毫不示弱,奶聲奶氣的沖著他們汪汪直叫,他們在田埂上快步走著,它就在田野里汪汪汪的追了一路,小小個頭被莊稼淹沒,只露出一指長的背脊,毛絨絨的一丁點。它時不時的抬起頭伸長脖子怒視他們,整個腦袋還沒巴掌大,卻毫無畏懼,直到他們走出了它看守的范圍,并且親眼見著他們走出了許遠,它才扭頭小跑回田頭。

    大嬸年紀雖長,可是步伐矯健,火急火燎大氣都顧不上喘,只管帶林蘇青往埋葬枯骨的小竹林去。

    一個坡接一個坡,她所說的不遠,其實還挺有些距離的。若是叫狗子知道了要走這么久的路,怕是不會讓他獨自來。

    “大嬸,請問還有多遠呢?”

    地勢越走越偏,連路也沒有了,有些小坡不高不矮,正好是一兩腳邁不上去的高度,他們只能蹚著雜草抓著坡上的竹子或石頭往上爬。越往深處他越覺得怪異,越往蜿蜒處去,越覺得陰冷。

    這沿途墳包、墓碑比比皆是,不出二十來步必有一處墳,傍山是好地,可是山的陰面且是長滿了遮天蔽日的竹子的陰面,不見得就是好地。

    恐惹是非,林蘇青屈指悄悄的在大嬸的后背上凌空畫下一道符文,指尖一收,那道凌空的符文霎時貼向大嬸的后背并隱入其中。

    越往前走光線便暗了起來,林蘇青假以玩笑道:“埋得挺偏遠吶。”

    “可不是,要甩開關系,必是越遠越好,為了心安也不能擱在近處不是?”

    “是。”林蘇青沒有說假如已經化為惡鬼,再遠也無濟于事。惡鬼行惡,可不管距離遠近,他們只看作惡得手的難易程度。

    “秦老板,就是這兒,就埋在這處山窩窩。”

    循著大嬸所指,林蘇青看到的是一片寸草不成的平地。不是寬敞平坦的地,位置很刁,他們正站著的地方是高地,左邊是向上的斜坡,右邊是向下的斜坡,這樣的斜坡卻是向內的弧形的。而此高地如斷開似的,也就是他們的正前方就是低洼地,一高一低差距不大,可以輕松的一步踏下去,從底下往上看的話,他們所站的地方也就是個小山丘罷了。

    那底下還有一方別人家的墳冢,豎著破舊的墓碑,看上去許多年未有后人參拜。而那塊不長草的地方就是緊貼著小山丘底,處于別人的墳冢與山丘之間,可別人的墳包上長滿了雜草,偏偏是它那處寸草不生,因而格外顯眼。

    “大嬸,這地方選得很……妙啊。”林蘇青委實不知當如何向她形容,“我是說非常遠,而且非常隱蔽。”

    “不、不是選的,只覺得這里沒什么人就埋這里了,當初埋它時,還沒有那處墳……”

    “那倒是,挖出的無主殘骨隨便埋的話,說不定影響別人家風水,被人知道了還影響鄰里感情。”林蘇青負手轉身,平靜道:“我們回去吧。”

    “這就看完了?”

    “看完了。”

    “那我兒……”

    “只是一具沒有人認領的野死骨,沒什么問題,回吧。”林蘇青話不多說轉身即走,大嬸一臉茫然的跟上去,想問又不知從何問,察了他好幾次神色,也察不出個所以然來。

    然而,剛一拐出那片竹林,她就忍不住要發問,卻是剛一張口就迎上了林蘇青一個噤聲的手勢,她連忙捂住自己的嘴,只是迷茫不解的看著林蘇青,林蘇青依然腳步不停的往前走,她依然只好跟著他。

    只見林蘇青一邊走一邊從掛在腰上的一枚錦囊袋里倒出來一個小玩意兒,那玩意兒就想一枚拇指長的木頭,而剛一落到他的掌心,那木頭活的似的顫了顫竟張出一堆翅膀來,像是只小雀!

    林蘇青掌心輕輕一抬,那只小雀即刻就撲棱撲棱翅膀朝方才那片竹林飛去,竟跟真的小雀似的看不出分別!

    “秦老板這是……”

    緊走了幾步,直到遠了,林蘇青才回答道:“一枚不起眼的手工玩意兒。”

    “秦老板放它飛回去是什么意思?您不是說沒有關系嗎?”

    “一會兒就能確定到底有沒有關系了。”林蘇青微微一笑,漫不經心的走著。那枯骨所埋之地寸草不生,必然不同凡響,而他明明去了,卻在看見之后故意說與那枯骨無關,正是要埋下一個引子激起它那枯骨的疑心。而之所以不隨手以靈力畫一只鳥雀,偏要放一只傀儡鳥偶去,便是為了避免打草驚蛇。靈力所繪的鳥雀便是靈力,那枯骨若真有了道行,保不齊不被它發現,而傀儡鳥偶是以機關啟動,它不是活物,連一絲氣息也無,若是棲藏起來,比竹子與雜草還不起眼。

    “秦老板的意思我懂了!其實是有關系?就是那不干凈的東西害我兒是不是?”大嬸登時火冒三丈,扭頭要殺將回去,“看我不一把火將它燒成灰!”

    “大嬸且慢。”林蘇青連忙攔下她,扶著她繼續往前走,并用手扶住她的后腦勺好叫她頭也別回。

    “大嬸,那不是普通的尸骨,你一把火燒不死它,只怕反倒要惹一身麻煩事。”林蘇青語重心長道,“它早已凝聚怨氣修成惡鬼了。”

    “怨氣……秦老板……您的意思是……您的意思……”大嬸渾身一抖,瞠目結舌,簡直難以置信“真的是它在害我兒?”

    “可以這樣理解。”林蘇青眉頭一皺,“可是……并非普通的害。如果只是因為你們挖了它的尸骨,又給它置了處憋屈之地便要報復的話,天下沒有這么巧的事情。您的五個兒子分占五行,并且每一個都是全陰之命,誰也沒能活過二十歲……依我看,不是報仇那么簡單。”

    “那……”

    大嬸的話尚未問出口,林蘇青心中驀然有所感應,他當即與放去的那只傀儡鳥偶連通心犀,耳旁只聽到詭譎的對話。

    先是一個老者的聲音,說道:“剛剛那小子該不會破壞你的好事吧?”

    “不會,那小子根本沒有看出什么來。”便有一個古怪陰邪的小女孩兒的聲音道,“只要過了今晚,就是天王老子也阻止不了我了。”

    “那你轉世做了富家子弟,可一定不要忘了與我的約定。”那小老頭的聲音道。

    “不就是多給你燒些紙錢嘛,你著什么急,只要我成功了,還能短了你不成?紙錢能值得陽間幾個錢?”那小女孩兒說道,“你關照我多年,且放心吧。”

    “不好放心啊,你一去投胎便是重新做人……”

    “我又不過奈何橋不喝孟婆湯,重新做人也不會丟了此世的記憶。你不必擔心我忘了你,我若真忘了你短了你的好處,你只管托夢提醒我便是。”

    “那好吧……”那老兒聽起來還是很不放心,“你還是把你的事看緊一些吧。我一老頭子生前死后什么狠人厲鬼不曾見過?可是我看見那小子第一眼我就打怵,可千萬別讓那小子壞了你的大事。”

    “壞不了!”是個任性的小女孩兒,“你反反復復嘮嘮叨叨你煩不煩啊,你說得不累我聽著還累呢!他連我是誰他都看不出來,他能有什么本事壞我的大事?不就是個會點風水的三腳貓術士?”

    林蘇青聽著付之一笑,與大嬸道:“我們回去等著就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