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383章 無可救藥

  • 塵骨 - 第383章 無可救藥字體大小: A+
     

    竹床底下的竹簍被狗子擠得碰來撞去,發出窸窸窣窣屬于竹篾條相摩擦、碰撞所獨有的聲響。

    林蘇青將那昏迷不醒的小少年察看了一遍又一遍,也不過是個普普通通的小少年罷了,只不過這個“普通”并不是當他真的普通,因為這個小少年的出生對應一個陣法的陣眼,這就意味著他本身的不普通。

    適才大嬸哭訴,她的大兒子是因為樹倒了砸斷了脖子而亡,樹即木,因木而死,大兒子的死因亦可歸為木;而二兒子是幫人蓋房子時失足摔死的,經過方才的觀察,小竹村的房子都是竹樓,但地基依然是土,她的二兒子是跌落下去摔死,死因便正好應了他的命,歸結于土;依次想去,她的三兒子下河溺水而亡,死因是水;四兒子是被蛇咬了,毒發身亡,毒物屬于金,也恰恰是應著四兒子的金命。那么

    “大嬸,假如我是說假如,假如我們找不到事發的根源,無法從根源上去解決,您的小兒子恐怕會因為心火高盛,三陽熱極,而陰液枯竭而亡”

    “什么?!”正冥思苦想的大嬸渾身一顫,一把抓住林蘇青的袖子忙問道:“什、什么而亡?我兒”

    “您的小兒子是火命,火本為陽,可您的小兒子偏偏是陰火之命。他并不是因為生病,他其實是與您的前四個兒子一樣,還沒有出生時壽命就已經注定了限制,您的小兒子亦同前四個一樣,到了該應命的時候了。”

    “什、什么”大嬸不敢置信,簡直不可思議,“什么應命?”

    “意思就是,您的小兒子會應著陰火之命而死。”林蘇青輕輕拉住大嬸的手腕,將她的手拉到小少年的額頭,“你探一探他的體溫,比井水還要涼上許多。可是你再探一探他的脈搏。”為了使不懂醫術的大嬸能夠更清晰的感覺到差別,他握住她的手,使她整個手橫放在小少年的脖子上,接著用力按壓她的手,使她的手指指腹按壓在小少年脖上的動脈處。

    他松開手道:“您細心感受您小兒子的脈搏,然后再探一探您自己的脈搏。”大嬸連忙照做,她這一對比立刻就發現了不同,旋即復位再去探自己兒子的頸部動脈。

    “感受出差別了?太難的話秦某不贅述,只說最簡單的一句,您身體健康,即使上了年紀可是頸部的脈搏跳動依然鏗鏘有力,而您的小兒子脈搏,卻是如湯涌沸,有出無入。您再多使一些勁感受。”

    大嬸隨即照做,登時臉色一怔。

    “是不是發現,一按深了脈搏就仿佛沒有了?”林蘇青嘆道,“令郎臟腑之氣已然衰竭,脈搏全然浮在皮膚上,乃真臟之脈,即是絕脈。”

    在大嬸的絕望注視之中,他搖了搖頭惋惜道:“命不久矣。”

    “秦、秦老板”

    “大嬸。”林蘇青取下隨身的香囊雙手奉送給大嬸道,“這里有一些碎銀兩,您留著用吧。”

    “不不不不”大嬸忙不迭推開林蘇青的手,她匆匆忙忙的從身上摸出一枚銅板來,慌忙跪下,哀求道:“秦老板,一分錢給您,求求您,求求您救救我兒,救救我兒啊秦老板”

    大嬸肝腸寸斷,泣如雨下:“秦老板,求求您救救我兒吧!救救他吧您用我的命去換!用我的命去換可好?!秦老板,就用我的命去換吧!求求您了秦老板,求求您了!幫幫我們吧!我兒要是死了,我也不活了,我也不活了!我死了算了,死還用遭這份罪啊,這份罪啊!!!”大嬸哀痛欲絕,捶打著自己的心口,透心酸骨。

    這時狗子圓滾滾的的大屁股突然從床單底下拱出來,撅著大肥屁股東扭西扭的要從床底下倒退出來,它扭了好半天一屁股坐在地上,胡亂甩了甩腦袋上的灰塵,那些灰都打成團了掛得它滿身都是,它一邊抬著后腿兒逗弄身上的小蟲子,一邊扭過腦袋沖林蘇青使眼色,林蘇青剛一著眼,那大嬸乍然驚呼

    “死!對死!”她蹭地站起來忙抓住林蘇青的胳膊,目光瞪得極其怪異,“秦老板,不常見的事,別人沒有發生的事,我想起來了。”

    生怕她一激動轉念就望了,不停安撫她:“不急不急,急事慢慢講。”

    “死死秦老板,這里其實死過人的。”

    “死過人?”

    “不、不是我兒子,是別人。”

    “何人?”

    大嬸滿眼焦灼滿面哀愁,剛止住的悲痛幾乎又襲上心頭:“不知道,我也不認識啊。”

    “大嬸,具體怎么事?您先說出來我們一起分析分析。”

    “誒。”大嬸應下,布滿皺紋與死繭的手牢牢的扣在一起,粗短的指甲將手指掐得發白,“是不認識的,是當初孩子他爹蓋房子挖地的時候挖到的。”

    “您的意思是您的丈夫在搭建這套竹屋前,在動土的時候挖出了別人的尸骨?”

    “是。沒有墳冢連棺材都沒有,就一堆殘破的枯骨,也不知是誰家的,到處問了也沒人來認。就孩他爹就另找了處偏僻的小竹林馬虎埋了。”

    殘破的枯骨,應該是死了不少年頭了,沒有墳冢、沒有棺槨、沒人附近人認領,或許是孤魂野鬼。

    “能帶我去埋葬那具無主枯骨的地點嗎?我想去看一看究竟。”

    “可以可以。”大嬸連連點頭說著抬腳就領路,俄然反應過來又問道:“與我兒有關嗎?我兒是不是有救了?”

    “具體還是要先看看那具枯骨是否就是問題的根源。”

    大嬸一聽這話渾身一抖,霎時心臟都要飛出嗓子眼了:“誒!這就帶您去!”她走出兩步又一頭,見狗子賴賴唧唧的懶坐在床前,心有擔憂卻將林蘇青看了又看不好言說。

    “大嬸,它是我一分堂的得力助手,平日里訓練有素,您只管帶我去尋找那具枯骨,有它在這里守護著令郎,正好可以防止有邪風趁機而入,先放下心。”

    “既然秦老板說放心,那我肯定、肯定放心。”話雖如此,可她依然是一步三頭。

    “大嬸,當務之急先去看一看那具枯骨,我們快去快。”

    她末了終是逼自己狠下心,腿腳更是比村時麻利,一把年紀了走路帶風,還忙不迭催促林蘇青行快路。

    “秦老板,就在那邊!您趕忙,就在那邊!”

    天才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