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381章 得罪了誰?

  • 塵骨 - 第381章 得罪了誰?字體大小: A+
     

    從他們一腳踏上小竹村的土地那一刻起,沖面而來最深刻的便只有兩種感受,一種是映滿眼簾的翠綠,一種則是這個小村別樣的氣氛。陰氣過分濃重,并且人煙稀少,往來少見男丁,多是留守在村里的婦女、老人和孩童。這些是弱勢群體,也是陽氣較為虛弱的群體,他們的身心敏感而脆弱,最易受陰氣的侵擾。何況郁郁蔥蔥的竹林助長了陰氣,它們參天而上遮天蔽月,更是有利于陰氣的籠聚。

    人,尤其是婦女、老人、孩童等這陽氣較弱的人,經年累月長久的生活在陰氣繁盛的地方,即使一時半會兒不會因陰氣而喪命,也會吸引來不速之客。譬如,日落之前未能歸家,晚歸的人極有可能招惹上不干凈的東西跟隨而歸。即使是陽氣旺盛的年輕男人也不一定完全能杜絕,更何況他們。

    林蘇青心中嘆息著看著破舊的竹床上。躺著的不省人事的小少年,起身掀開了蓋在他身上的被褥。單單是一角掀開觸手便感覺到被褥很沉,至少有七八斤重,而且很潤,估摸是日積月累的潮濕浸入了棉中。

    “夏日尚未過罷,就蓋上來冬被,別捂壞了孩子。”林蘇青語氣平和的說著話,同時屈指一絲不茍的探查著小少年周身,仔細檢查是否被妖邪施了某些做法的符咒。

    “大嬸,方才問您的,關于您故去的前幾名孩子的生辰八字想起來了嗎?”

    “我……秦老板您稍等,老婦不識字記不得,但是都托人都記過了,老婦這就去找出來給您。”大嬸一步三回頭的看著竹床上躺著的小少年,嚴重噙著的淚珠落了又落,才狠下心抹去眼淚去翻找。

    狗子看似趴在門檻上懶洋洋的曬著太陽,可是注意力一步也沒有離開過這間屋子。它半瞇著眼睛視線追隨著那名大嬸,只見她去到屋子的西北角,那里有一個大木箱子,在這桌子、椅子、凳子、床、茶碗等等一切都是竹子打造的地方,那個大木箱子顯得格外特別。

    木箱子是開蓋式樣的,比大嬸的齊腰高,看起來曾經染過朱漆,只是經年累月掉了漆色露出了木頭原本的顏色,但也算不得它的本色。可能是受了潮氣,那些露出的地方顏色都很深,加之磕磕碰碰染了臟污,反倒將露出的木頭本色的磨得發黑發灰而且光滑。如果更仔細去看,甚至能看見已經隱得幾乎看不見的兩個字,那兩個字刷上去的日子應該不比朱漆晚多少天,就在木箱子正面,兩個字緊挨著。是兩個喜字,繁體的囍,便構成了四喜臨門。

    那木箱子上面鋪了一層破舊的布料,布料之上堆累著竹篾條編制的類似于手提箱似的小小箱子,累了三四個,她都一一抱下來輕輕緩緩的放在腳邊。

    大嬸心中掛念著小兒子的病情,手上的動作又急又慌,鑰匙好幾次對不進鎖眼,掀開箱子時險幾次落下來差點砸了手。那里頭都是些不新的衣物,還有一兩個包袱和一床紅布包著的疊得方方正正的棉被,她慌慌張張忙不迭的將箱子里的所有東西都挪出來累在地上放著竹箱子上,都搬進了她彎腰探身進去看,幾乎整個上身都埋進去了。借著連忙喊道:“秦老板!找到了!我孩子的生辰八字都還刻在這箱底!全都在!”

    狗子搶先一步扭著屁股墩兒跑過去,兩只爪爪搭在柜子上探著腦瓜子使勁兒往里頭瞅,卻被大嬸一把薅開,而當林蘇青三步并作兩步的過來時,大嬸趕忙讓到一旁,為他騰挪出位置。

    林蘇青一看登時愕然不已:“大嬸?這些當真是他們的生辰八字?”

    “是的呀!”大嬸詫異,“都是我的兒子,算上老小,我前后一共生了五個兒子,都刻在這里了。”她看見林蘇青的神情有變,當即有所察覺,忙問道:“秦老板怎么了?我兒到底怎么了?”

    “火、金、水、土……”林蘇青一一看去,越看越驚訝,簡直難以置信,“大嬸,能否告知您的前幾個孩子都是怎么死的?比如這一個,排行老三的這一個,敢問……他是否是是溺水而亡?”

    “啊?秦老板怎么知道的?”大嬸大吃一驚,“老三死的那會兒秦老板還沒來過咱們村呢,難道看生辰八字就能看出來?”

    “當真是這樣的話……”

    “唉,我家老三那是真的可惜了,他自由頑皮又好玩水,誰能想到打小跟條魚似的在水里泡大的,那般熟識水性居然……居然……唉!”

    “大嬸,老三的死恐怕不是意外。您的幾個孩子的死恐怕都不是因為意外。”

    “什么?!”大嬸怛然失色,轉念一想慌忙道,“秦老板說得很是有禮!我就說我的兒子們都死得奇怪!”

    坐在一旁的狗子豎起耳朵認真的聽著其中的蹊蹺。只聽那大嬸倒豆子似的連連說道:“我的大兒子啊,是去山里砍樹,樹倒了給砸斷了脖子。我家老二呢是幫人蓋房子,不小心摔下來摔死了,老三是去河里淹死的……”大嬸回想著白發人送黑發人的種種過往,聲音哽咽不止又哭了起來,“老四最冤枉了,被蛇咬了不知道,都要擦身入棺材了,才看見他腳脖子上的牙印……”

    她淚水不止,抹得滿面縱橫,忽然撲通一聲向林蘇青跪下,抓住林蘇青的褲腳,跪求道:“秦老板,求求您發發慈悲救救我兒吧。到底是誰盯上了我的兒啊,我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秦老板啊,你就讓天來罰我啊!可別再罰我的兒了!”

    “大嬸快快請起。”林蘇青連忙扶住她,再見她抬頭時,額頭已經磕爛了,可她偏是不起,林蘇青干脆也跪下,扶著她怕她繼續磕頭。

    “大嬸,您的幾個兒子皆殞命于弱冠之前……這恐怕并非巧合。”

    “那是因為什么?秦老板,到底是誰盯上了我的兒子?偏要給我的兒子施邪術?”

    “您可曾得罪過什么人?”

    “沒有啊!”大嬸一口否認,轉念認真一想,依然搖頭道,“沒有,我們一家與誰都友好,誰也沒有得罪過啊!前幾年他爹去的時候,還是鄉親們幫忙辦的喪。我們一家從不求人,也絕沒有和誰說過紅臉的話。”

    “那……”林蘇青欲言又止,這時狗子繞到了林蘇青身后,因為不方便說話,它以后腿兒假裝不經意地蹬了林蘇青一腳,當林蘇青回頭,它便朝那小少年躺著的方向揚了揚下巴,示意他從那方著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