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368章 難得1閑,卻心亂

  • 塵骨 - 第368章 難得1閑,卻心亂字體大小: A+
     

    狗子的提醒林蘇青怎會不知情,但是欲望這種東西真的難以自如控制,欲望就像潛伏在身邊的洪水猛獸,它伺機而動,你防不勝防,而且一發不可收拾。

    不過好在他們還是成功的逃出了地下室,準確的說是逃出了牽機子的墓室。而且他身上擴散的咒文也在他們逃出來之后迅速消匿恢復。只是,一直到逃出來過后的許多日,林蘇青心中都揣著一件事情想不明白,卻無人能道。

    “你覺得牽機子是在等你,還是真的只是純粹的等一個有緣人而已?”狗子口中嚼著一根狗尾巴草,百無聊賴的躺在小木屋前的石板上乘著涼風。

    是的他們又回到了原先的這間小木屋,在沒有未來計劃之前,這里就是他們最安全的避難所。

    狗子百無聊賴,想起一茬便聊一茬,話題毫無定向的在五湖四海兜來轉去。林蘇青闔著雙眸打坐,持續吸納著牽機子的靈珠,偶爾也分心聽一聽它的閑話。

    狗子所提的問題他不是沒有想過,也正因為想過,如今才不愿意再去想。牽機子已逝,這注定是一個沒有正確答案的問題。

    狗子掃了一眼打坐的林蘇青,它原本就沒有指望林蘇青會陪它閑聊,遂只顧自說自話著:“如果只是等有緣人的話,那是沒有目的沒有目標在等。可是我總覺得他其實是有目的的,至于這個目的是什么我還沒有想明白。”狗子自言自語卻很是起勁,它扭過臉來瞅著林蘇青道:“而且我覺得他是在等著誰。”

    它扭過臉時,脖子上的厚毛擠成一堆,像是胖出來的贅肉似的,它思量片刻又道:“也許那些引路花知道答案。”俄爾又嘆息,“唉,只可惜它們都凋謝了,明明開得好好的,突然就謝了,唉……可惜了,早知道那牽機子做的是死局,我就應該把一切先問清楚。”

    說著說著它忽然起身轉過來端端正正的坐著,頗有興致的問林蘇青道:“誒林蘇青,牽機子把靈珠交給了你,他因此灰飛煙滅了,你作何感想?你可傷心難過?還是突得神威光顧著驚喜了?”

    無奈于狗子一直纏著他說話,即使修習過清心咒也難以招架狗子的碎碎念,林蘇青收了神通,將還未完全吸納透徹的靈珠吞回腹中,緩緩抬眸,呼出一口帶著淺淺蘭花香似的清氣,平靜道:“在同一時間接受了太多的訊息,腦子與心都亂得不可開交,說實話我反而一點情緒也沒來得及體會。”

    “哇那你也太沒有良心了。”狗子故意道。

    “牽機子沒有傳達的,就是他不想告訴我的。既然他至死也不愿意告訴任何誰,那我又何必去追溯呢。”

    “你不好奇他與子夜元君的關系嗎?我覺得他喜歡子夜元君。”狗子話剛說到一半,夏獲鳥捧著一荷葉的水果正要邁入門檻,聽著狗子的話她腳下驀地一駐,隨即才入了小屋。她一路路過狗子與林蘇青,將水果放在桌上,順帶留心聽著他們之間的對話。

    “你說的這個……其實我也想過。”林蘇青認真思量,“最開始時,我也覺得他是看在子夜元君也就是我親生娘親的份上才愿意教我,可是后來,我覺得也不全是因為子夜元君。”

    狗子瞪大了雙眸:“不是因為子夜元君那還能是因為誰?因為你嗎?你們不過一面之緣就令他舍命相授?”狗子當即扭頭問向夏獲鳥道:“誒那只鳥,正好你也來了,你說呢?你覺得是因為什么?”

    “啊?我……”夏獲鳥語塞,不是因為答不上來,而正是因為她知道答案,“我剛進來,沒注意你們在聊什么,什么因為什么?你問的是什么事情?”

    “唉呀算了算了,問你也是白問。”狗子斜了她一眼,大熱天的說話費勁懶得重復,忽然它猛地想起了什么,忙追問道:“對了,那小猴子呢?”

    林蘇青一詫,他頓時也想起來,在他們抵達牽機子住處時半半似乎就已經不見了。

    見他們都看向自己,而話題也成功被狗子帶開了去,她假意優先的欣賞著鋪滿荷葉的水果,道:“那里豈是她能去的地方,光是煞氣她都擋不住。她的修為實在太低了,最是容易受氣場影響的階段,為免她沾惹魔道,我就叫她去躲起來了。”

    這時幾只小熊貓懷抱山雞野鴉陸陸續續的跑進來,屁顛顛地像滾動的糯米團子,它們踮著腳舉起抱著的物什想放上桌,卻窮盡氣力也夠不著。

    夏獲鳥順手接過,道:“林蘇青要是不著急收回最后一枚魂的話,以后可以多讓半半同這幾只小家伙一塊兒,多沾一沾神輝仙氣。畢竟是子隱圣君的……”夏獲鳥話剛出口自知失言,可是話已經起了個頭,突然轉移話題只會讓氣氛更加局促。

    “不好意思,在你們的興頭上突然提這么傷感的事情。”

    “沒事,本來也不在興頭上。”林蘇青也過去接過小家伙們送來的事物,一言不發的將東西一一放在桌子上。

    “傷什么傷!!我家主上終歸是要醒來的!”狗子似賭氣似的,說完就別過臉去,對他們眼不見心不煩。

    大家都默不作聲,空氣在這一刻都仿佛凝滯。誰都為難,想破開著僵局卻也擔心顯得刻意而使氛圍更為局促。

    “凡事都應該有計劃。”

    林蘇青乍然一句,前言不搭后語,大家不約而同地一詫,只見他心平氣和道:“離二太子涅槃還早,我們其實可以一邊等一邊做別的事情,同時也可以多做些準備。”

    原是如此,狗子以眼尾余光瞥了他一眼道:“是應該多做準備,你體內的封印也快差不多了。”

    “眼下最要緊的還是如何安置,不論是子隱圣君的蘇醒,還是魔神蚩尤的封印,都需要等候。那么在此期間,林蘇青應該如何部署如何安排,我想這才是第一該考慮的問題。”夏獲鳥指尖捏玩著一顆飽滿圓潤的葡萄,思忖道:“這里雖然安全,但是畢竟脫離了塵世,不大好掌握時訊。”

    盡管狗子很不情愿,但它還是認同了夏獲鳥的看法,扭頭認真道:“唔……而且你需要有所提升,牽機子的修為說到底也不算高。最多幫你從零到了一。”

    “我已經有想法了。”林蘇青有條不紊道,“我知道應該做什么。”

    狗子聞言歪著頭瞅著,神情凝肅,它覺得林蘇青真的變了許多,不是能力上的改變,而是它說不上來的改變,好像變得沉穩了,可是又不盡是沉穩的感覺,他好像心事重重,顧慮重重,他好像在盤算著什么……唔對,更像是在盤算什么。這感覺恁地熟悉。

    “有計劃就好。”夏獲鳥道。當她說完,滿屋又陷入了死寂,各自揣著心事兀自琢磨著,誰也不言說。幾只小熊貓崽子爪爪懸握在胸前,眼睛滴溜溜的轉著,輪流觀察著他們幾個。

    “林蘇青……你……”夏獲鳥欲言又止,猶猶豫豫良久,終于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卻是語無倫次,“你……追風發現了牽機子的真身,觸發了機關,你……你不問牽機子……他去哪里了嗎……”

    “不想問。”林蘇青垂著眼眸瞧不見他眼中神色。

    問與不問其實意義不大,當他看見了院中凋謝的彼岸花,那時他便知道了牽機子后來去了何處。在地下室崩塌時,他其實有想過去狗子所說的地方看一看牽機子真身,可是考量再三他還是決定不去了。能令牽機子開心的事情不多,不去看他的真身大約能算成一件吧。他是這樣認為的,便就這樣做了。

    “那你……”夏獲鳥還想繼續問,可林蘇青卻忽然看向門外,平靜問道:“是半半嗎。”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