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367章 好似與生俱來

  • 塵骨 - 第367章 好似與生俱來字體大小: A+
     

    等到林蘇青短暫的打完坐,夏獲鳥比他更緊要那入腹的靈珠,迫不及待的問他道:“你現在有何體會?”

    “說實話,我感覺我變強了,可我不知道哪里變強了。”林蘇青手撫著自己的胸腹處久久揣摩不出個所以然。

    “你我過幾招便知。”

    “不必了。”林蘇青搖了搖頭,他繼續打坐,不時捏決運作體內真氣,是運作也是控制,他周身上下縈繞著兩色真氣,一種赤炎如火,一種透明如風。

    “你的靈力之中有劇毒。”夏獲鳥連連后退遠離開林蘇青,她話音未凈,甬道中乍然傳來轟隆隆的聲響,登時就聽見狗子嚎道:“不好了!不好了!這里頭有好多傀儡!”

    眨眼就見狗子奔逃歸來,而在它身后緊緊跟隨著無數具機甲傀儡,神態各異,有飛禽、有走獸,有蛇蝎鼠蟻,亦有不同體態的“人”。他們無不散發著渾濁的毒氣,一路緊追狗子而來,它身后甩開的是混沌不清的毒物。狗子方剛跑回來,卻見不止前方有毒障與傀儡,就連他們來時的方向也被毒物堵住,而他們四周的墻體也響應似的轟隆隆作響。

    “你招惹什么了?”

    夏獲鳥的話還未說完,他們四周的墻體忽然裂開,飛沙走石之間散落下來的石頭像是活的主動滾動相互拼湊,竟拼湊出來又一堆機甲傀儡。

    “我們被包圍了。”而這時毒氣也似個圈似的越圍越攏,夏獲鳥不安道,“我設的護盾支撐不了多久,我們必須盡快想辦法出去。”

    然而他們的所有去路都已經被堵死了,夏獲鳥甚至牽機子用毒之歹,她有些慌亂:“按理說牽機子不會害我們,你到底碰了什么機關?”

    “我碰什么了我!我什么也沒有碰,我只是往前走走。”狗子說著說著渾身一震,“啊!差點忘了,我方才看見了一口棺材,我猜是牽機子的肉身,我就好奇打開看了一眼,你猜怎么著?還真是他嘞。”

    “什么?你開了他的棺材?!”夏獲鳥大驚,那這里其實是牽機子為他自己設的墓室,夏獲鳥氣不打一處來,可怎奈何?她無力氣到:“你這是掘人墳墓,難怪觸發了機關!”

    “我還以為一切太平了呢。”狗子滿不在乎道。

    “這種死后的報復是最厲害的,這種報復是針對所有的入侵者!無論是誰!”

    “你這么緊張做什么?我只是覺得有趣特意引來給你們瞧瞧,不然我早都弄死了。”狗子說罷了作勢開戰。而它的架勢剛一擺開,就見打坐的林蘇青拔地而起,虎步生風沖入毒障與四周圍過來的傀儡搏斗。

    他身姿矯健敏捷,以掌風為刃,出掌時輕如飛騰,掌風劈下卻重如閃雷。去勢時而如千斤壓頂,時而如綿軟如雨,然而一旦沾身則勢如破竹,勁似利箭。

    “他毫不畏毒。”夏獲鳥自言自語道,“不……他現在本身就是劇毒之至毒。”

    恰被狗子靈敏的耳朵收了去,它興致大發到:“何止,你看他的每一道掌風落去的地方,每一具傀儡的機關玄機他一清二楚,掌掌‘死穴’。”

    林蘇青更是訝異震驚,他就像旁觀者一樣看著自己四兩撥千斤,如行云流水般輕松應對,可是他真的什么也不知道。一切全是憑著感覺去——誘敵落空,避敵之銳,避實就虛……動靜緩急,一切運轉好似是身體自己在行動,好似天生就會這些。

    可見他的確是學到了。這些因為吃中一道掌風就四分五裂的傀儡就是最清楚的證明。

    他轉念一想,登即捏決施法,剎那之間有無數個林蘇青在擊破傀儡的攻擊,移形換影,看不見出手與步伐。

    夏獲鳥用力閉了閉眼睛,才敢確認這不是眼花。林蘇青能夠分化出千百個林蘇青,并且每一個林蘇青的力量幾乎均等,這的的確確是變厲害了!

    以往幻術之中的分身,分化出的數目越多,越往后則力量越弱,因為無法均分,并且分化的分身越多,所持續的時間就越短。

    這些都是修為……是牽機子的修為全部贈與了林蘇青的結果。

    “林蘇青!”夏獲鳥驚喜,借勢指點開訣法,“氣以硬快不破為最,勁以曲蓄有余為上!”

    “嗨喲~”狗子抱著膀子坐在地上看著熱鬧,個中閑情逸致只差一疊花生一壺酒,“這還是那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林蘇青嘛。老君的仙丹也沒有這么神呀。”

    老君的仙丹當然沒有這樣神奇,試問老君可曾以自身性命煉丹?那可是牽機子窮其一生的靈珠。

    “嘖~難怪那些邪道歪術專愛吸食他人靈珠,這等修行之難易,嘖嘖嘖嘖,吃花生米還得先油炸呢,這不等于搭著梯子上天庭,位列仙班不費吹灰之力嘛。嘖嘖嘖,是魔道,魔道呀。”嘴上這樣諷刺著,它面上卻欣喜的笑著,還挑釁似的道:“林蘇青~毒障離我們越來越近越來越濃了,你有什么法子將毒障散了嗎?”

    只見他抽出毫筆,凌空一筆連繪,眨眼便落地一頭定瑞神獸,毫筆一轉橫立指尖,彈指不流,一聲:“破!”

    水墨成的定瑞神獸霎時金光煥發,威風大作,金光轉瞬即逝,隨著定瑞的化散毒障蕩然無存,然而頃刻整個地下室滾雷轟隆作響。

    “要塌方!”夏獲鳥英眉倒豎,“快撤離此地!”

    林蘇青聞聲毫端疾走,立刻化出猙獸兩頭,它們一俯首各馱林蘇青與夏獲鳥,在甬道中疾馳,丟下狗子自己狂奔。

    “林蘇青你他大爺的!”狗子氣得咬牙切齒,一張嘴就吸入了滿腔灰土,嗆得它再不敢開口。

    他們伏低身姿趴在猙獸的背上,猙獸不僅奔馳迅猛,而且躲避落石也極其敏捷,然而林蘇青手中沒有停,還是像天生就會似的,他捏了一個訣法,許多飛石頓時拼湊,組成了幾個巨人,他們如柱子般頂天立地為他們撐住了幾欲塌方的甬道。

    看著林蘇青種種從未修習過卻下意識就能成就的舉動,夏獲鳥與狗子都不禁擔心起來,林蘇青必然知曉這種種的一切源是他吸納了牽機子的靈珠。得來容易最怕沉淪,多少豪杰因此入魔。

    猛地一晃眼,狗子看見了林蘇青脖子上與臉頰側若隱若現的符文!那是唯有蚩尤的力量泄露出來時才會顯出的符文!可是它斷定眼下的林蘇青尚存理智,即意味著林蘇青并未向蚩尤借力……

    怎么?林蘇青體內的封印已經如此薄弱了?蚩尤的力量居然在他意識清醒的情況下就泄露了?

    不可能……狗子震愕——憑蚩尤自己是絕對不可能這么早就將封印侵蝕成這般,除非……除非……

    它憂心忡忡的凝向林蘇青臉上隱隱約約的符文,心中惶惶不安……以林蘇青現在的實力,萬一蚩尤尋到機會強行沖破封印,恐怕鎮壓不住他。

    “林蘇青,可千萬不要是你故意破壞的封印。”它心中煎熬,“主上還在沉睡,若是蚩尤出世……嗨呀!管他娘的天下大義,就說你如何對得起主上的苦心!”

    驀地,狗子一顫,不對,還有不對……就算封印變得薄弱,蚩尤的力量也不可能在林蘇青這般清醒的時候作祟……我找到了!它忽然想到了符文顯出的原因,它一刻不耽誤旋即躍上林蘇青所騎的猙獸,抓著林蘇青的衣袍爬上他的肩背,揪住他的耳朵,掙命地沖他耳朵眼喊話:“林蘇青!收起你的欲望!快收起的你的欲望!”

    欲望?林蘇青的耳朵嗡一聲響。

    “你的迫切!你的殺心!它們都是蚩尤最想要的東西!”

    急是欲,貪是欲,不舍是欲,求生是欲,享受殺戮的快感是欲,求知想了解自己更多也是欲……而這一刻林蘇青的心中,何止這些。

    它們種種,皆是蚩尤最想要的東西,它們種種,皆有助于蚩尤沖破封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