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359章 絕地反擊

  • 塵骨 - 第359章 絕地反擊字體大小: A+
     

    敵人所能帶來的最大的威脅是什么?是毀滅,包括死亡也屬于毀滅之一。可若是你毫不畏懼那又該是誰來為此感到害怕呢?是敵人。

    正是松開的那一絲氣力,正是蚩尤沒有即刻就殺死他,林蘇青才真正的確認了自己的勝算。

    “你害怕了。”饒是吐字艱難,饒是血脈不暢使得面目鼓脹而出,饒是口中分泌的唾液完全無法順利的咽下去,饒是一切都難堪至極,令他看起來像一名徹底的輸家,但他依然從容。當這一句話說出來的時候,他的心中乍的一驚,覺得自己有些像了二太子。

    此話激得蚩尤一怒,那雙烈火凝聚的手再度用力,掐得林蘇青頭都快炸裂了,倏然便松開化為飛灰,仿佛一摞枯葉一瞬燃盡,熱氣將灰燼騰升,轉瞬又四散落開。

    “誰也無法確定他究竟是二太子,還是鳳凰老祖……”蚩尤的話語中飽含猜忌與猶豫,雖然沒有半點害怕的情緒,但其實已經是害怕。他是想活的,不僅為了自己,還要為忠心耿耿等待著他歸去的魔族上下。重獲新生即是重振魔族。所以,就算被林蘇青這種嫩頭小子嗤笑他貪生怕死,他也能忍下這一份羞辱。

    蚩尤乍然松手,林蘇青突然獲得了暢快的呼吸,不由自主地瘋狂地放肆的大口呼吸,把他自己嗆得咳嗽不止,他緩了許久才將因為窒息而倦怠不已的身體緩過狀態來。他假意捂著自己被掐疼的脖子,伺機探著自己的脈搏,他謹慎的計算著自己還剩留多少談判的時間。如若不能及時蘇醒,恐怕狗子要闖下大禍。

    “承認二太子的實力,很難嗎?”林蘇青的眼神四處游走,小心翼翼地尋找著蚩尤的蹤跡。此地雖然一眼就看遍所有,但他始終認為蚩尤一定躲在某個無法發現的地方,“他若不夠強大,你何以在我體內沉睡幾十年,直至我回來你才得以復蘇?而且是二太子故意喚醒了你。”

    林蘇青原地轉著方向似自說自話道:“若不是那日的精怪魍魎無意中觸碰封印將封印解開,你恐怕永無復蘇之日。你應該比我更清楚,你的靈魂由鳳凰一族世代相承封印在自身體內。而你唯一能蘇醒的時刻便是宿主最虛弱最不穩定的時刻,比如妊娠、比如生產……”

    “而鳳凰一族在生產的過程中,為保母嬰平安,會暫時將你從體內引出,待生產結束再封入后代體內。因此這期間封印最弱,是你最有機會沖破封印逃脫的時候。”林蘇青字字珠璣,擲地有聲,“你只有這唯一一個脫身的情機會。而你如今在我體內,由我繼承了這一份傳統。那么,是由誰封印的呢?”

    “那他定然不是‘二太子’!區區十幾萬年的修為何以封印本尊!”蚩尤暴怒,他不允許再聽林蘇青說下去,一個字也不允許。

    林蘇青負在身后的手,緊緊的攢著,手心內不時冒出的冷汗提醒著他時刻保持謹慎。他看似波瀾不驚道:“無關他到底是怎樣的身份,你都是在他的計算之內。不過,我說這些不是為了證明二太子任何,我真正想說的也并不是這些事情。蚩尤魔神,我只是想提醒你一個關鍵,我怕我不說,你就會疏忽了。”

    等了半晌,那沉厚的聲音才回應他:“嫩頭小兒莫要胡言亂語。”

    林蘇青一笑道:“你我可謂是同生共死的聯系,怎敢對你欺瞞。”

    “有話直說。”那聲音一改憤怒,變得頗為凝重。

    “那我就直說了。”林蘇青轉向那聲音來的方向,騰騰熱氣撲面而來,“想必當初誰也沒能料到,子夜元君竟與妖界祈帝相戀,而發現時已經暗結珠胎。天界為此事震怒,三界混亂得不可開交,一心只想到了將危害扼殺于萌芽之前。”

    說著他感覺身邊的氣息有所變動,遂順著自己的感覺轉了方向,繼續道:“不過還是應了那句老話,慌亂必生遺禍,誰也沒有想到還是被子夜元君成功的誕下了胎兒就是我。”

    “你同我說這些瑣事,所圖為何。”

    “哈,魔神莫要心急,很多時候,一些細微瑣事,往往能牽扯出嚴重而巨大的后果不是嗎?”林蘇青又隨著不時變換的氣息而調整自己的面向,似是始終要與蚩尤面對面談話似的,“子夜元君生下胎兒便亡故了,匆忙之間二太子將你封印在了我的體內。”

    “那又如何。”

    “而我,是男胎。”一語誅心,“而你,沒有了唯一的機會。”

    空氣瞬間凝結成冰,連底下滾滾翻卷的火漿也仿佛在剎那失去了溫度。男胎無法生產,便無法傳承,他便無法在生產過程中借助引他出體的機會掙脫封印……而恰巧林蘇青的身世又為他制造了一個機會,因為他是神域與妖界的共生之子,天界必然容不得林蘇青存活,所以只要林蘇青一死,便就是機會!可是……

    “托二太子的福,你若想得以新生,那么我就不能死。”林蘇青微微笑著,然而笑容之中卻帶著侵略。

    他的笑容早已經不是初入丹穴山時的那樣,他變了,可是連他自己也說不清究竟在哪里變了。只是某個時刻一個恍然發覺如今的自己早已經不是原先的那個自己了。他曾經也為之感嘆、為之惋惜,不過也為之慶幸。

    “你住口!”

    林蘇青倏然拔高了音量:“我可以住口!可是你可以不面對事實真相嗎?!”

    “本尊為何要相信你的鬼話連篇?本尊可以隨時要了你的性命!”蚩尤怒了,但是他并沒有呵斥林蘇青,而這懲忿窒欲輕聲地問著,比暴吼的呵斥要顯得更為憤怒。

    “是!你可以與我同歸于盡,可是你可有想過你魔界的族民?他們來自山川河海,來自五界六道,他們忠心耿耿歸你座下,生生世世敬你為尊……他們擁躉你、愛戴你、敬重你!你的族民們!他們!能夠承受自己的尊神永不蘇醒的結果嗎?!”

    俄爾,林蘇青一轉激昂澎湃的言辭,變為不屑,故作嘆息道:“罷了,你終究是魔。素聞魔族六親不認、嗜殺成性。神仙是忘情,魔族是無情,你不可能去在意那些螻蟻。”

    “你住口!”

    隨著蚩尤一聲怒吼,圓臺猛地劇烈搖晃,顛簸不停。圓臺之下的火漿放肆的翻涌,以肉眼可見的快速漲升,即將淹沒林蘇青落腳的圓臺,四面八方冷兵器顫動不已,撞擊聲震入耳膜,使得人心亂如麻!

    ……

    時間在爭執之中流逝得極快。狗子見蜷縮成弓形的林蘇青全然沒有了絲毫的生命跡象。它的四條腿和尾巴被小熊貓緊緊的抱著,小家伙們妄圖以身體微不足道的重量墜著它。它亦是在努力的控制著自己的怒火,它的爪爪用力的抓入地面,可是它已經忍無可忍了!

    它要殺了那個屁的高人!它要搗毀這里!現在就動手的話,還能趕上讓山蒼子前來救林蘇青一命!

    天才本站地址:。手機版閱址:m....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