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352章 當至無情

  • 塵骨 - 第352章 當至無情字體大小: A+
     
        眼下如何是好,嚴格意義去看,狗子應該是那高人的頭號仇人,若不是狗子招惹了雷公電母,那高人不至于誤那一道狠厲的天雷……唯一能慶幸的是那高人并不知道這背后的實情。

        可是對于子夜元君,他的言下之意是恨不得親手取她性命吶,這是何等的仇怨。

        他們三個隨即交換了眼神——學不學本事現在是其次,還能不能安全的活著出去,才是眼下最關鍵最緊要的事情……

        首先要確認那高人與子夜元君之間的恩怨,林蘇青裝作漫不經心地問道:“前輩似乎與家母存有過節?”

        半晌不見回應,他們的心陡然又涼了半截,這時夏獲鳥的眼神側了過來,示意道——又換了?

        在他們一番小動作交流之時,那人偶忽然嘆道:“沒想到她居然死了。”

        這溫和不含半分戾氣的語氣令他們一喜,真是救苦救難的及時雨。林蘇青連忙正色,將方才的問題重復問了一遍。

        隨即便見那人偶的神色頓時變得戚然,十分氐惆。

        “若不是當初的那一眼,我何苦執著于成仙。”

        林蘇青與狗子面面相覷,疑惑也震驚,莫不是曾經暗戀過子夜元君?而夏獲鳥亦是一臉茫然不解。大家都忘記了一刻的生死,不由自主地關心起陳年往事來。

        狗子與夏獲鳥方才插話都不大成功,皆怕再開口又撞那高人換了一副“心腸”,于是紛紛給林蘇青遞去眼色,慫恿他前問。這叫他如何問得出口?

        不知道為什么,他們當前所處分明不明朗,可謂水深火熱,稍有不慎恐有殺身之禍。而他的心應該焦灼才是,卻不禁在心關心起這一樁舊聞

        林蘇青來回醞釀了幾次,選了自認為最穩妥的形式問道:“子夜元君依然留存在前輩的心?”

        這話一出,好家伙,狗子與夏獲鳥不禁一個哆嗦,真是要多肉麻有多肉麻。

        “留存?”那人偶悵然若失的緩緩搖頭,“若不是因為她,我怎么會生執念,又怎么會在那丹穴山的山腳下遭了那一道天雷。若不是因為她,我至少也是一個修有所成的魔……還有的是機會擁有想擁有的一切……”

        那人偶一邊碎碎念著,一邊不住地搖頭。他后悔著許多過往,卻也珍惜著許多過往。氐惆的情緒將他包圍,他越說情緒越失落。

        “如非想再見她一面,哪怕只是一眼。如何會落得如今不人不鬼,非魔非仙……我恨她!”一聲怒喝,似是對一切回憶與一切情緒的總結,可是在那個“恨”字還在深山回蕩之時,他又連連搖了搖頭……

        “前輩恨著子夜元君?”林蘇青盡量使自己的問話像是置身之外,如此顯得客觀。

        那人偶愣了愣,沉思了良久,俄爾又是連連搖頭。狗子與夏獲鳥見狀一臉茫然,蹙眉相視——這怪了,果然是怪人一個。

        同那人偶一樣不發一語的還有林蘇青,他似乎能明白些許,如這樣矛盾的情感,他仿佛有所體會,但他并非發自男女之情。可惜他無法形容,委實難以清楚的形容。

        “前輩與家母存著舊時恩怨,無論是有恩還是有怨,今下都可以還了。”林蘇青挺拔而立,雙手自然地垂在身兩側,無畏無懼,亦無傲氣。

        熟悉林蘇青的狗子頓時明悟過來,它的爪子悄悄地收緊了,蓄勢待發。而夏獲鳥亦如是,不動聲色地在身后捏好了訣法。

        “你們走吧。”那人偶驀然冷肅道。

        “前輩不擔心我們離開之后泄露您的蹤跡引來危險嗎?”

        人偶毫不在意:“我的安危與你何干!滾!”他厭煩地催促了一聲,便驅動身下的座椅作勢折返回林去。

        “前輩請留步。”林蘇青笑瞇瞇道,見那人偶轉回身來,他賠笑道,“說來前輩勿怪,我們自來,沒有打算過空手回去。”

        人偶略一思考,頃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你還是執意要修傀儡之術么。”

        “來之前是有這樣的打算,不過現在看來……可能不止要修習傀儡之術。”言語很是輕狂,可是因為林蘇青不卑不亢地神色,叫那話聽去顯成了認真,叫人想生氣,但捉不住生氣由頭。

        不過那人偶卻反應劇烈,話里的怒氣更是漸漸顯重。他不屑且鄙夷道:“我沒有記錯的話,你是要以你的性命做交換?”

        “正是。”林蘇青眉眼一瞇,看去和和氣氣,然而話里有話道,“前輩亦可以傳授術法,換取繼后的安穩。”

        讓那性格怪異無常的高人自愿教授他術法只怕不可能,但世間談判,除了和氣生道,還有一種非常情況所使用的非常手段——便給他限制條件,令他不得不答應。這亦是你來我往,亦是條件置換,只是令人不大愉悅罷了。

        刀光斧影已在話淺顯處,誰都明白其的意味。便猛地聽那人偶兇惡道:“前幾日天隕了一顆星,不是旁的正是你們丹穴山掌事的二太子,現如今丹穴山無主,你死了便死了,誰也不會憐惜你的性命。”

        “雖然不知道有誰會憐惜前輩的性命,不過前輩定然有必須活下去的原因。因此這個條件……其實主要不在區區在下的性命。”

        那人偶沒有說話,又是沉默,大家都以為他可能是在衡量。于是林蘇青又道:“在下的性命雖然不值得誰來報不平,可是在下身后的坐鎮的這位犬模樣的神仙……他的性命不知道值當不值當。”

        倘若他要殺林蘇青,狗子必定要去拼命的,倘若連同狗子也殺了,那天界與神域勢必會知道的他的下落。

        天隕落的任意一顆星,如非在命格星君的冊錄之有所記載,那么絕非不是小事,一定會徹查。

        往小了說,狗子死了天界與神域會立刻查到此地,若狗子不死,而林蘇青死了,那狗子必然也不會放過此地。

        往大了說,丹穴山接連發生大事,天界恐怕不好同神域交代。不好確定丹穴山的帝君會否離開天涯海角,也不好確定帝后會否因此而蘇醒,更不好確定的是——與丹穴山友盟的其他神域作何感想。

        狗子冷峻而道:“除了答應他,之外怎樣你都活不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