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350章 那是個怪人

  • 塵骨 - 第350章 那是個怪人字體大小: A+
     
        那人偶仿佛輕輕睨了他一眼,然而不僅沒有回答他的詢問,甚至全然置若罔聞,道:“你是祈帝的孩子?”

        忽然被初次見面的人問及這個問題,林蘇青頗覺不適應,回道:“應該是吧。”

        “應該?”人偶疑惑道。他也有思維,也有情緒。

        其實此人偶并非真的人偶,不過是那位高人舍棄了肉身,將這具傀儡人偶作為新的“容器”罷了,如同林蘇青的肉身是二太子“塑造”出來的罷了。不過這個秘密應當沒有幾個知情者。

        “你生得同祈帝一個模子。”

        這令在場所有皆是一震,林蘇青亦是訝然,不過他很快將那異樣的神色掩飾去,不卑不亢彬彬有禮道:“多聞祈帝少以真面目示人,您竟然見過祈帝的真容。莫非二位曾是舊友?”

        “哼,我同那慫孫子怎會是舊友。”人偶相當氣惱,分明是假物傀儡,卻好似能看見他因為憤怒而胸膛起伏。

        “那便是有舊仇?”

        “無仇!”人偶極度的厭惡祈帝。

        “那便是純粹的厭惡?在下明白,世間許多人與事,是會產生沒有緣由的憎惡。大約是因為磁場與屬性相斥,所以即使是素未謀面的人初次見面,也可能會憎……”

        “什么狗屁!”人偶疾言厲色打斷了林蘇青的啰嗦,“那個慫孫子,當初若是他肯攻打天界,何至于天界衰敗成如今這般田地。”

        “那敢問前輩是希望天界好,還是希望天界不好?”

        這一問卻讓那人偶說不出話來,他竟愣住了,不僅沒有接林蘇青的問話,甚至沒有轉移話題。

        夏獲鳥實在不想林蘇青觸怒了那怪人,連忙將他的衣袖拽了拽,悄聲道:“他當初修得大成即將飛升渡劫,適逢一日本不該是他的雷劫,可奈何天界一道雷打偏了,卻將他劈到了……所以……”

        “那是與天界有仇咯?”林蘇青低聲問她。

        “也不全是。”夏獲鳥湊近了些,將將聲音壓得極輕,“他后來轉入魔道,卻在即將入魔時又產生了悔意,也是依然執著于成仙……于是落得個半魔半仙……”

        林蘇青大約聽懂了:“有些慘了……”

        “咳咳……”一旁偷聽的狗子輕輕咳了兩聲,悄悄道,“他不是被雷劫的雷劈到的……以他當時的修為,區區一道雷劫他是頂得住的,不至于因那道錯劈的雷而喪失神志……”

        “你也知道?”林蘇青問時,小心翼翼地觀察著那人偶,頗擔心那人偶其實正于遠處偷聽他們的談話。

        “咳……呃……”狗子竟難堪起來,“咳……那道雷本來是來劈我的……我那天偷了雷公的雞……那雞本來是雷公燒好了要送去討好電母的……然后……然后我不知道電母也來追我了,然后……我當著電母的面扒了雷公的花褲衩……”

        “……”

        “……”

        一頓沉默……

        “現在怎么辦?”夏獲鳥問道。

        “事已至此,當年的真相肯定不能被他知道。”林蘇青很擔心不遠處的人偶很有可能聽到了他們的談話。可是那人偶卻一動不動,半天一句話也沒有。

        想試探卻又不能試探,更不能順著他方才的話題聊下去,畢竟他似乎不太喜歡祈帝王

        于是林蘇青干脆開門見山,直言了自己目的:“嗯……前輩,在下此番打擾,其實是有要事有求與您。”

        卻依然沒有任何回應。

        幾度沉默過去,然而那人偶仿佛失去了“生命”,重歸于一團了似的,連方才能感應到的生氣,也消匿了。

        “前輩?”林蘇青小心地多喊幾次,“前輩?”

        而那人偶始終沒有回應他,正當疑惑之際,呵~呼嚕嚕……又是一串呼嚕聲傳了出來,他神色無奈——這幾只小崽子太也放肆了吧。

        “嘿,醒醒……”他輕輕握著它們的脖子搖晃著它們的腦瓜,而它們卻似脖子斷了似的,任其搖晃,睡得迷迷糊糊是不醒。

        “嘿……醒醒,都醒醒……”

        “你怎知我睡著了?”那道蒼啞的聲音終于響起。

        “?”大家當場一怔啞口無言,怎么著?他方才是睡著了?

        “我本只剩有一半的神志,這些年愈發的不清醒了。”不知是不是錯覺,盡管還是那道聲音,此時聽去仿佛之先前和氣了許多?

        “適才見笑了。”那人偶大方笑道。

        好像的確先前和藹了?林蘇青與夏獲鳥、狗子面面相覷,顯然大家都有著相同的感覺——怎地突然變了性情?

        “是你們破解的牽機陣?”不待他們作回答,他忽然瞧見了他們各自手端著的一瓢酒水,當即道,“那是從那方泉眼里盛的吧?不要飲,最近幾日都不當飲。”

        “果然有毒?!”狗子震驚,眼珠子都要瞪出眼眶來。

        “非也,酒水無毒。”他說完狗子終于松了一口氣,卻連忙又緊張起來,問道:“那為何飲不得?”

        那人偶笑笑:“前幾日醉死了一只耗子,我今晨感應到牽機陣破,來時的路的才發現了它,所以……想飲還是可以飲的,只是凈幾日再飲較合適。”

        嘔!狗子一個轉身扶著樹干當場吐了起來,一想到那里頭泡了幾天死耗子,它……嘔!!!

        見林蘇青與夏獲鳥面色如土,人偶道:“是那些鳥兒們盛給你們的吧?那是它們迎客的習慣,不當飲你們倒了便是,無礙的。”

        林蘇青與夏獲鳥連忙將那葫蘆瓢里的酒水倒了去,林蘇青心想此時的人偶十分和氣,正是提出目的的好時機,遂連忙把握機會,正色道:“前輩,我等不請自來,其實是有要事相求。”

        “既然你能輕松破了那牽機陣,量你自身的本事也不低,有何事直言便是。”

        果然極易相處。

        “前輩爽快,那晚生也不必矯飾。”林蘇青捧手鞠躬,十分誠摯,“其實……晚生此來是想與先生學一身本事,能入世入市卻又不被人識出真身。既能嶄露頭角,也能不露鋒芒。”

        “你不想顯山露水,被發現身份。”人偶一語道破他的心聲。

        “是。”

        “你是祈帝的孩子,但是你這副容貌……即使你不想展露,如何也隱不住哇。”

        “因此才來求助前輩,還望前輩不吝賜教。”林蘇青深鞠一躬,不再起身。

        而那人偶也不再言語,仿佛正當深思。

        林蘇青又道:“晚生以性命擔保,學成入世之后,必定絕口不言師從何人。”

        朗朗晴日,靜謐如無風的子夜,單能聽見自己緊張而期待的呼吸聲,有些急促。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