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348章 覓高人

  • 塵骨 - 第348章 覓高人字體大小: A+
     
        卻只見小熊貓們肚皮起起伏伏,睡得四仰八叉,睡得過分熟的,腳尖還不由自主地顫一顫,似是夢里正蹦著腳揪那樹梢尖尖上甸著的果子。

        狗子沒有看見先前的那一幕,專心致志不得分心的林蘇青也沒有看見,唯獨夏獲鳥看見了。

        她知道那些小崽子們恐怕是耗盡了體力,才昏睡了過去。既然是經過了商議才做出的決定,就是不知除了昏睡,方才的作為對它們還有沒有其他的影響。

        不過,這并不是夏獲鳥主要擔心的事情。適才,那五只小崽子釋放的是五行之力,也就是說,它們意味著五種屬性,各自一屬。而倘若林蘇青要收回那最后的幽精之魂,必須收得齊全,缺一不可……可是他遲遲不收……

        這五只小崽子雖說是畜牲貌,但它們畢竟是子隱圣君的心頭血肉所化,承載的更是神域與妖界的皇宗血脈,倘若被誰強擼去,無論是生吃活吞,還是煉丹入藥,對于修行而言斷是明效大驗。

        她越想越覺得后患無窮,有了主意不禁心道:“還是叫林蘇青盡快收回才可保萬全。”

        五行生陰陽,陰陽生八卦,八卦生萬物,則五行乃萬物之始,亦乃萬物之根本,方才那五只小崽子匯聚五行貫穿了狗子,令它由內而外煥然一新,當下宛如方剛入陣,精神飽滿神采飛揚。

        “數往者順,知來者逆……”林蘇青處于天地之間、陰陽之間,誦念著心咒,續接著不同的手印,心緒澄澈自有一派超然的氣勢與威力震懾八方,“雷以動之,風以散之,雨以潤之,日以烜之……”

        “最后一名!兌位的女子我找到了!”夏獲鳥驚呼,半半都為之心中一喜,不由自主地捏緊了拳頭,祈禱著一切順利。

        林蘇青聽見了,似置若罔聞,訣法有條不紊,語氣風波不驚:“艮以止之,兌以悅之,乾以君之,坤以藏之……”

        “半半!歸位!”林蘇青突然大喝一聲,嚇得半半連忙睜開眼睛向來時的兌位翻去,從坤位到兌位,連翻了三個跟頭。

        “歸位!全力攻擊那花王!”

        在林蘇青的指令下,就在半半方剛落地時,伴隨著唰唰唰三道風聲的同時眼前落下狗子、夏獲鳥、林蘇青三道身影。

        他們齊齊落在了她的面前,旋即三人同時沖那花王發出攻擊。

        霎時只見狗子高舉一雙堪比獅子腦袋大的爪子,仿佛從天地之間借來了一股力量,迅速在它的爪子只見抱出一團比火焰更加熾烈燦爛的力量,它毫不猶豫抱著那團火團登時甩向那花王……

        與此同時,夏獲鳥從腰間抽出佩劍,騰起凌空一個大劈,延出一道強勁無比宛如劈山之勢的力量直劈那花王……

        而林蘇青手中,則結著一個極其復雜的手印,即使不動法印,也能憑直覺感應出它并非攻擊之用,那似乎是一種加持,也似乎是一種控制。

        是的沒有錯,他利用法印借助了陣法之中的力量,從而增強了狗子與夏獲鳥的攻擊力量,同時他還利用陣法短暫的桎梏了花王。可謂是借力打力,亦可謂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陣法已經解開,到了這最后一步,那花王就是關鍵的鑰匙,他們需要以力量去“轉動”這把鑰匙。

        林蘇青推測,那布陣者在此地留下這樣的陣法,恐怕不僅僅是為了考驗進山拜訪的有緣人,更是有來防御敵人之用。既是如此,布陣者必然對這個陣法有監視,他們的種種進展,乃至當下即將破關,那布陣者必然都知曉。

        關鍵便是他還要不要這個陣。如今奇門遁甲的局陣已破,只剩下法陣,法陣不同于局陣,雖然二者都難以憑肉眼看出來。可是,局陣是即使看出來、即使堪破了、即使找出了解陣之法,也不得不參與其中一步一步地去解陣,才能夠得以解脫。而法陣,看似無懈可擊,卻也最為脆弱,一旦陣法被看出,最直接的破陣之法便是摧毀。

        只要力量比陣法強大,或是比布陣者強大,直接破壞亦是解陣之法。

        此法陣的關鍵花王,而花王與狗子纏斗如此之久,至此未能取下狗子的狗命,料想眼下沒有了奇門遁甲的保護,此間法陣恐怕還抵不過狗子的一記暴擊,何況還有夏獲鳥,何況還借助了陣法本身的法力加持。

        所以,假如那幕后的布陣者不想要這個陣法了,那花王便就此毀壞了去;假如他還想要這心血,此時該是他出面了。

        一時間內,雖然大家的腦海中思考了許多事情,然而實際上的時間不過是他們剛凝聚出力量的剎那。

        詫然一瞬之間,只見那花王猛地收回花環,仿佛還原回尖刀鐵鞭,在身前甩動成一個圓圈,那圓圈越甩越快、越快越密集,便不再是一個空心的圓圈,而是變成了一個實心的盤,旋即形同大傘。

        隨著大傘的不停轉動,傘面越來越大,眨眼遮蔽了便大成一堵墻似的,遮去前面所有。正當疑惑莫不是陣法有變?霎時只聽砰地一聲,大傘一收,先前種種消失得無影無蹤,面前只留下茫茫一片花海。

        連風也被收走了似的……剎那世間靜無聲息,卻是片刻,蟬鳴聲乍起,鳥雀高鳴,又是一派自然氣象。

        “遁匿了?”夏獲鳥轉過頭問向林蘇青。

        林蘇青暫時無法確定,他道:“我們往山頭上退一退看看。”說罷,大家便退回了來時入陣前的山頭,一切安然無恙。

        于是他撿起幾枚石子,亦如先前那樣,拋去花海之中幾處特別的地方,石子自然落下淹沒在絢麗多姿的花海之下,一切安然無恙。

        不等林蘇青做出回答,狗子微微疑惑道:“這就完了?沒想到破這陣法好像挺容易的?”

        前一刻還在酣暢淋漓的戰斗,這一刻便突然就結束,仿佛高山流水行正酣暢卻戛然而止,居然有了意猶未盡之感。

        不知何時又默默閉上眼睛的半半怯怯地拉了拉夏獲鳥的衣角,夏獲鳥回頭看去,見她依然膽戰心驚的模樣,忍俊不禁道:“陣法已破,你睜開眼睛吧。”

        她卻搖搖頭不睜,夏獲鳥一愣,隨即與狗子心有靈犀似的不約而同地看向了林蘇青……林蘇青承受著他們異樣的注視,不禁生了幾分局促,清了清嗓子道:“咳,半半……你可以睜開眼睛了。”

        半半這才聽話地睜開,此間林蘇青感覺……夏獲鳥與狗子的目光……好像更加熾烈且異樣了些……

        “咳,走吧。”他開口不由自主地咳嗽了一聲,“那隱世的高人應當也在接迎我們的路上了……”

        “呵~呼嚕嚕……呵~呼嚕嚕……”一陣酣暢的呼嚕聲驀然入耳……幾人循聲找去是那五只小崽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