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347章 9宮8卦陣

  • 塵骨 - 第347章 9宮8卦陣字體大小: A+
     
        奇門遁甲窺天之術,若能了達其中的陰陽之理,天地便都在一掌之中。因此天地限制,倘如擅用此術造下了因業,那么必會遭來極為惡重的業果。

        饒是林蘇青只是破陣者而并非施陣者,但他亦不能與他們多說此間詳情,言多必有禍,聽者亦有失,謹防天譴已矣。

        遂,大家從風而服,無不全神貫注地聽從著林蘇青的指令,不需要原因不需要解釋,指如何便如何,奉命唯謹。

        此時的風也靜云也輕,噪蟬停罷,鳥雀歇棲。自然寧靜,使人即刻心曠神怡,這正是良辰吉時。

        林蘇青抬頭觀測天象推算著時令,奇門遁甲分陰陽兩盾,今下夏至剛過,必是采用陽遁合適。則順布六儀,逆布三奇——

        “戊、己、庚、辛、壬、癸、丁、乙、丙的順序從第一宮開始布。當前處在坎位,依次轉去,末端便是坤位,再一步便回歸來時的兌位。”林蘇青持重道,“注意,坎為一宮,此處布戊,坤為二宮布己,震三宮布庚……”

        他一絲不茍的將類推的順序告知給他們,以防行動之后萬一碰上突發情況,手忙腳亂之間他們亂了順序。

        接著叮囑夏獲鳥道:“八宮藏八門,行動之時一定要避免踏入傷門、杜門、死門這三大兇位。恐受其害。”

        夏獲鳥點點頭,只待他一聲令下。

        “半半,你修為不夠定不住心緒,因此你要切記——無論發生任何事情,你都不要睜開眼睛。”林蘇青說完忽而擔心萬一有突發狀況干擾到她,于是幾次囑咐道,“你只管聽我的指令,旁的一概不聽。”

        半半抿著唇線,合上雙眸認真用力地點了點頭。

        一絲風起——

        “動!”

        林蘇青一令,夏獲鳥立刻入陣開始尋找對應的女子。而他則快速地捏著九個手印,一邊捏印一邊念著所對應的口訣。

        “臨、兵、斗、者、皆、陣、列、前、行。”此九印九訣結合天地萬物之靈力,使一切歸于平齊,“諸邪不侵,無所不避。九星應!吉門開!”

        休門、生門、開門,三大吉門瞬間大開,所對應之位驟時金光乍放。

        此時此刻只有林蘇青發現了,此是踩吉門亦是踩入陣法的三個盲區,若不是適才吉門大開,怕是誰也無法找出施陣者居然將陣中盲區藏在了吉門之內。

        假如闖陣者不懂奇門遁甲之術,開不出吉門,那么被遁甲所掩的盲區,便永遠藏在其中,任誰也尋它不出。而如此設計,只要開啟了吉門,即使吉光不罩,那花環也打不到那三處。

        此設計精妙無比,絕得不留活口,卻又留著緣分。因為,如若開啟吉門便是同道中人,那么便如同向即將到來的客人打了一個和氣的招呼。

        但這并不是可以掉以輕心的時候,林蘇青肅然道:“你們注意,當陣中的時辰輪至任意兇門之時,那花王便會甩出那躲不過的尖刀花環。”

        他旋即叮囑道:“狗子!當花王甩出尖刀鐵環之時,你擇近跳入這三處綻放金光中的任意一門。”

        并對夏獲鳥道:“老師!當狗子跳入其中一門之后,我們二人要以最快的速度趕至另外兩門,與它各占一道吉門,便可借助天地之威所向無敵!如此即可抵擋那躲不過的刀環,而后你再回去繼續纏住那花王。”

        “好。”狗子亦是嚴陣以待,“當我大喊一聲‘散’,你們便分頭去站吉門。”

        “好!”林蘇青與夏獲鳥異口同聲道。

        隨即便各司其職,入陣解陣。因為這個陣法不僅僅采用了一千零捌拾局奇門遁甲,還布設了其他特殊陣法,因此期間內林蘇青必須不間斷的誦念心咒并續接手印,否則三道吉門一閉,兇門大開,后果哪堪承受。

        于是尋找對應女子歸位的重任,以及割斷機關之間牽連的銀線等等行動重任,便主要扛在了夏獲鳥的身上。

        大家無不一心一意的投入其中,倘若誰有閃失,便誰也活不成。

        ……

        一件事情如果覺得困難,必然是沒有找對方法。一旦捋清了規律,一切便迎刃而解。解陣亦如是。

        他們嚴格遵循解陣之法依次行去,一切順利,就連那些無時不刻企圖侵染他們的毒氣,也在他們站上吉位的剎那凈化一空,,與此同時夏獲鳥與狗子也得到了片刻的休息。

        只有林蘇青不敢有半點的分心,他只有誦念的心咒不能斷,續接的九方手訣不能停,更一絲一毫不容錯。

        大家是真真正正的在于時間賽跑,眼見著陣中的時辰跑了又一圈,他們再次跳出吉門,夏獲鳥繼續尋找,狗子繼續纏斗,林蘇青始終立于正中央的上方,靜神凈心的誦咒捏決。

        借天之時,就地之勢,順陣之利,請萬物之靈做助,前去萬全,所向無礙。

        “接下來就是回到我們來時的兌位了。”夏獲鳥見狗子已經累得精疲力竭,仿佛一個眨眼它就要倒下,“兌位只有一名女子,你再堅持一下。”

        狗子連看她一眼的力氣也無,更無躲避那花王手中尖刀織成的鐵鞭的力氣,只能硬生生的受著。

        “奇門遁甲之術,不僅可以做局,還可作預測。”夏獲鳥一邊忙不停地搜尋,一邊對狗子說道,“林蘇青方才一定做過預測,既然他讓我們繼續闖陣,肯定是預測到我們必定成功。你務必要堅持住!”

        “放屁……”狗子累得連說話都盡是氣聲,說不出實聲來,“都在陣里頭了,不繼續不就是耗死么,成不成都得繼續啊……”

        夏獲鳥語塞道:“你就少說兩句省點力氣吧!”

        兌位上的五只小熊貓們,相互靠著立在山頭,兩只小爪爪揪在胸口,直探著身子外下瞧。瞧著狗子渾身血肉模糊,那尾巴看起來都只剩下一層皮連著了似的,怕是沒有體力支撐它鵝鵝傷勢恢復。

        隨即,幾只小家伙頭碰頭圍聚在仿佛商量著什么,緊接著就見它們小爪爪拉著小爪爪散開,圍出一個小圈。

        它們的口中不停地碎碎念叨著什么,忽然,它們各自的額頭冒出了一團光來,顏色各異,分別為金色、藍色、綠色、紅色、棕色,光團之間牽連出一個圈來,猶如它們依次牽著爪爪。

        夏獲鳥愕然震驚——竟是金木水火土五行五色!頃刻,金牽向木;木牽向土;土牽向水;水牽向火;火牽向金……五行相生,生生不息,霎時!在它們中間忽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光團,其中融匯著五種屬性,匯聚成陰陽八卦,循環不休。

        不及眨眼之際,只見那中間所聚的光團噌地一聲如烈火陡燃,一道無色卻有形的光柱如飛龍奔向狗子,直沖它后脊,穿過它之后又繞了回來,重新匯入那光團之內。似有一條小龍在那光團之內游動。

        狗子登時煥然一新,傷情大愈,重新恢復了神采,又驚又奇,連忙再與那花王搏斗。此間它逮住空隙望向那兌位的山頭時,只見那無知小熊貓腳掌對著腳掌,仰躺在地上呼呼大睡,睡成個圓圈。

        狗子不禁納悶——誒?方才不是從那邊沖來了一道力量嗎?咋回事嘞?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