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346章 窺天之術

  • 塵骨 - 第346章 窺天之術字體大小: A+
     

        奇‘門’遁甲之術乃是窺天之術,并非道法,因此三清墟沒有這樣的課程,即使是天瑞院,也不過僅僅涉及到三言兩語的介紹罷了。-79小說網-白澤神尊居然教林蘇青這樣的術法,連狗子也不禁懷疑其白澤神尊的真實目的。那是一位誰也猜不透他,然而他卻能看破世事所有的神尊,他教林蘇青這些的目的是什么?

        “林蘇青,龍甲神章你學得如何?奇‘門’遁甲之術學得如何?”狗子忍不住問道。

        “不過皮‘毛’,深學委實太難,許多疑難之處憑我自己實在難以領會。”林蘇青一邊回答狗子的詢問,一邊回憶著先前的種種,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錯。畢竟以算法來看,乾位應當是六人歸位,就算歸位之后會觸法機關,但也應當六人歸位后,然而實際上卻在第五人時便發生了爆炸。

        “我聽聞學習這樣的窺天之術,有諸多禁忌……”狗子斜睨了林蘇青一眼,嘟囔道,“如果不遵守禁忌隨意使用此術,輕則招惹禍事,重者因窺得天機或泄‘露’天機、或沖撞到禁忌……受到天譴危及自身。比如身殘、瞎了眼斷只手瘸個‘腿’什么的……‘精’神錯‘亂’心志缺失瘋瘋癲癲什么的……斷后無后孤苦一生短命夭折什么的……你……你可有了解?”

        “了解。”林蘇青沉浸在思緒之中,分給狗子的‘精’力著實有限,回答更是言簡意賅。

        狗子渾身一震,又是氣又是無奈的,擰著眉頭斥道:“那你還學?!”

        “既是窺天之術,我習它自有我的原因。”林蘇青反反復復的捋著因果,尋找著蛛絲馬跡、尋找著到底是何處的差錯。狗子不知道的是,倘若沒有修習這窺天之術,又哪里會有如今的林蘇青。畢竟活著才是最痛苦最需要的勇氣的事情啊。

        夏獲鳥忖了忖道:“我不是很了解奇‘門’遁甲之術,不過我知道此術的確非常講究兇吉和避諱,而且有各式各樣的禁忌。林蘇青,你不妨先反推看一看,我們方才的闖陣、入陣、依次將她們歸位等等,會否逢上了兇辰兇位?或是觸犯了什么禁忌?或是……本應該避諱什么而我們沒有避諱?”

        林蘇青早已經將方才的種種回憶了一遍又一遍,說起禁忌,這不應該的,一來此陣的設陣者并非是他,因此無論這個陣法觸犯了什么,也是設陣者觸犯,與他無關;二來,他所說出口的內容,也不過是解析這個陣法而已,并未借窺天機而又泄‘露’天機。總歸天譴如何也譴不到他身上。

        那么沒有禁忌之過,有可能的便只有夏獲鳥提出的后者的,估‘摸’正是有什么應該避諱卻沒有避諱的事情發生了,才突然產生了異變。

        如此一來……林蘇青的目光猛地鎖定到半半身上。只見小小的少‘女’正畏縮著肩膀閉著雙眸無助地立在坎位的上方,團團的云朵將她襯托得越發的瘦弱,像一只受到了驚嚇被困在了角落的小獸,心中害怕極了,明明手足無措卻依然強撐著作鎮定。

        “半半。”

        才是輕聲一喚,她登時渾身一顫,一個‘激’靈背打直,反應過來后又悄悄縮了回去。

        林蘇青訝然不已,隨即和顏悅‘色’地問她道:“半半,是誰教你的要閉上眼睛?”

        當施展窺天之術時,為防止他人繁雜的心緒擾‘亂’了施法的過程,通常會要求身邊的人閉上眼睛,這是其一。另外,與事無關者閉上眼睛,也是為了避開干系,以避免天降責罰。

        卻見半半尋常地搖了搖頭,他更為意外了,接著問道:“是你自己想要閉上的?”

        果然看見半半輕輕點了點頭。

        這是何等的靈‘性’,方才他未能察覺此陣乃是集合奇‘門’遁甲之術,便不曾提醒半半在過程中需要閉眼,而半半卻根據的自己的直覺閉上了眼睛。

        若非她如此敏悟,恐怕他們根本到不了這第二卦。可是半半既沒移動,也捉到了避諱,方才為何會在第五人歸位時便觸發了陣法?

        “半半,你方才可曾睜開過眼睛?”

        半半又默默地搖了搖頭,旋即連忙又點點頭。她不說話,林蘇青無法確定她真正的意思,估‘摸’她是因為太緊張的緣故。

        “你不要怕,現在你可以睜開眼睛。”

        半半十分聽從他的命令,說讓他睜眼,她即刻便緩緩地睜開了雙眼,黑白分明眸子反映著斑駁的陽光,瑩瑩發亮。

        “半半,我問你。”林蘇青溫和詢問道,“適才在乾位時,在我們送那五名‘女’子歸位的過程中,你是否睜開過眼睛?”

        半半不敢看他,垂著眸子回憶了片刻,接著又微微抬起頭,偏過去看向右邊的乾為,想了又想后,篤定地搖了搖頭。

        “不曾睜開過眼睛嗎?”

        半半搖搖頭。

        林蘇青剛一疑‘惑’,倏然一愣不,他不應該這樣問,因為,乾位本該歸入六名‘女’子。旋即想起自己方才對半半所下的指令“半半,走!”

        遂問她道:“但我讓你走、離開乾位時,你可曾睜開過眼睛?”

        半半毫不猶豫地點點頭。

        “果然……”林蘇青心道,也嘆道,“問題在我,是我讓她跑的,那時候人不齊……”

        “難怪半半剛要跑,那底下就炸開了。”夏獲鳥揣度道,“怕是觸犯了什么吧?”

        “嗯。”林蘇青頗為自責,“歸位的人數,陣法的沖撞就越大,她在第五人時睜開了眼睛介入了陣法,因此破壞了陣法的磁場、氣流、風向等等……”

        凡事有因必有果,即使因再如何微小,也會因為那微小的改變而牽動出巨大的后果。正如蝴蝶效應,一只小小的蝴蝶扇動一次翅膀,這一細微的舉動,改變了風、改變了氣流、改變了磁場、改變許許多多……便似滾雪球似的,長時間之后,可能導致遙遠的地方發生一場暴風雨。而那一場暴風雨說對應的因便是那蝴蝶扇動的一次翅膀。

        半半登時柳眉倒蹙,只怪是自己出了差錯連累的大家。

        “不怪你,是我沒有及時堪破,沒有提醒你。”林蘇青道,怕她愈發多想,林蘇青緊接著道,“現在不是追究對錯的時候,放心,我已經知道怎么破陣了,我們還有的是機會。”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