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343章 異樣不覺

  • 塵骨 - 第343章 異樣不覺字體大小: A+
     

    狗子掃視四面八方所有卦位,只嘆自己這一身懲戒封印,限制了它的法力。.。‘花’王的攻擊雖然厲害,但它不是躲不過去,在不受毒物的影響下,它甚至可以直接毀掉這個‘花’王。但是這個陣法的布施者料到定有法力高強者,因此全都算計好了,若想順利通過這個陣法,必然不能直接破壞‘花’王。

    而它之所以不躲,便是因為它不能躲。此‘花’王的尖刀鐵鞭每一鞭甩出雖然皆帶有術法,但因為她本身是一具傀儡,因此她離不開傀儡的計算機制。而對于她的攻擊機制,狗子先前早已覺察,她的每一鞭或是每一次攻擊,必然要命中闖陣者。倘若讓它躲了去,那么就會集中夏獲鳥、或是林蘇青、抑或是半半,總之一定會有一個被她擊中。

    而他們三個之中,恐怕誰也背不住她幾鞭。

    它不能躲,便是拿命與她拼,所以它很是忐忑,你看這無邊無際似的‘花’海之內,埋藏著多少道機關秘法,而林蘇青他們才不過邁出區區一小步,若是過多耽擱,它真的擔心它‘挺’不到最后去。

    林蘇青找到的破陣之法,目前進展一切順利,關鍵就在于它能不能撐得住了,這亦是重中之重是關鍵。

    反正無論破不破得了陣法,它都不能死在這里,那實在是沒有顏面,沒有誰知道隱居在陣法那頭究竟是誰,皆時只會是堂堂戰神隕在一處破地方的破陣法里,傳出去豈不是鬧了天大的笑話?它不能鬧出這個笑話來,畢竟它還意味著丹‘穴’山的一分顏面。

    當然更不能讓林蘇青死在這里,林蘇青就算是死,也應該等到主上蘇醒后由主上親手宰了這養不熟的‘混’賬小子,就算……就算蘇醒的是先祖……那么林蘇青這頭白眼狼也該由它替主上宰了。各命各有歸處,總歸不該送在這里。

    “林蘇青!我總覺得哪里不太對勁兒,你們多留心一些。”狗子呸了一口血唾沫,身上新增的半指深的傷口疼得它倒‘抽’一口涼氣,又對夏獲鳥道,“他‘奶’‘奶’的,再給老子補一層護盾。”

    它不是自己不能罩,是因為要使得身上的護盾持續保護,也是需要持續的消耗體力和靈力的,以目前的狀況來看,無論是哪樣它都能省則省。

    “不對勁?”林蘇青心道,其實他也有這樣的感覺,不止有他,夏獲鳥也有同樣的感覺。

    也許這個陣法不該這樣輕易的就被他找出破解之法?但這不過是源自他內心的自卑,因為對這個陣法的不了解,因而才有的不確定。但是作為追風戰神也有這樣的疑慮,恐怕真的有哪里存在著異樣。

    身在陣中難免一葉障目不見泰山。“你繼續找,我從上面看一看。”林蘇青轉身向夏獲鳥道,隨即他便駕云往上空滕去。

    自上向下俯瞰,好處是能夠將整個八卦陣法一覽無遺,然出自之外并沒有發現任何的不同。

    “找到了!”夏獲鳥一聲驚呼,如離弦之箭往靠近西邊的那塊區域疾馳而去,果不其然,叫她找打了一個身上印有坎卦的‘女’子,印記十分隱晦的藏在她的大‘腿’根處,若非疾風驟起,被她一眼捕捉到,恐怕難以發現。想來最先發現的印記都如此深藏不‘露’,其他同樣坎卦必然也都藏得難以發現的部位。

    夏獲鳥雷厲風行轉眼已經避開毒障出現在了那名‘女’子身后,便是一掌,將那‘女’子沖著坎位打去。

    中間屢次路過其他抱有毒氣團的‘女’子,她都巧妙的避開,并且不時以掌風控制印有坎卦印記的‘女’子躲避其他‘女’子的擦碰,饒是衣袂的擦碰也謹慎地避來過去。

    大約是因為太快,帶起了風,又大約是因為風的緣故,那名被她打去坎位的‘女’子手中說持抱的毒氣團,仿佛散開了,毒氣曳得很長,宛如被風揚開的輕紗。

    只是,她先前也用這樣的方式推乾位的‘女’子歸位過,卻不曾見毒氣散得這樣開,像是驀然又漲了許多毒氣似的。

    陣法內不時萬箭齊發,鋪天蓋地,快而猛,都被他們安全躲避。因為他們腳不沾地,遂不懼怕底下生有劇毒的‘花’草,也不懼怕那些隨著陣內時辰走字而遷移、變動、‘交’錯的銀線。它們都只在固定的高度內變換,而他們則始終與底下‘花’草保持著將近半丈的距離。

    因此,他們只需要躲避乍然大開大合的捕獸夾,躲避數不盡的飛刀劍雨……最為危險的還屬中心‘花’王。

    她會突然收回尖刀鐵鞭雙手‘交’疊在‘胸’前開始瘋狂的旋轉,而在她旋轉的時候,她的身上即刻爆‘射’出‘肉’眼難以看見的銀針,細如牛‘毛’,透明如水,似鵝‘毛’細雨,卻極具殺傷力。因為每一針都是致命的劇毒,而它過分密集你能看見時卻已經來不及躲避。

    只能看見身上的如蛋清淺黃的護盾上,出現了密密麻麻的黃‘色’針點,那些針點便是飛針所刺。卻只能眼睜睜看著,無可避免,全仗著先前所罩的護盾硬生生地受著這些飛針。

    大家都在提心吊膽,因為那些飛針實在過分的密集過分的細小,而護盾并非堅不可摧,萬一有哪處招架不住而破損,那么毒針入體即化,在不知不覺間劇毒就悄然入體,并在體內快速蔓延……

    不怕見血封喉,只怕毒素悄無聲息地種在體內,不知何時突然爆發。

    好在每一次的針雨時間都不長,那‘花’王只轉上片刻便停下繼續出鞭攻擊入陣者,皆被狗子直接截住。而每一次針雨一停,夏獲鳥就會立刻為大家再次補上一次護盾。

    “必須加快速度,不能拖延了。”林蘇青凝眉沉思,傀儡是憑機關驅使,不知疲倦,不存在消耗,可是他們不一樣。

    就在這時,夏獲鳥已經找到了第二名身上印有坎卦的‘女’子,眼見著她再次把‘女’子推入卦位時,林蘇青猛地發現,用同樣的方式,而這名‘女’子說持抱的毒氣團并沒有像先前那名‘女’子手中的毒氣團那樣膨脹開,也并沒有因為推去的速度過快而彌散!

    經此留意,他再次看向已經歸入坎位的那名‘女’子,不禁一震!只見坎位毒氣彌天!分明只歸位了一名,卻比先前統共聚集了五名‘女’子的乾位,毒氣還重!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