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塵骨 » 第342章 割線

  • 塵骨 - 第342章 割線字體大小: A+
     

    夏獲鳥搭了半半的脈搏,也沿著的手腕上的青紫的血脈將袖口推上去,接著又搭二指在她頸部的動脈上,感受著溫度與呼吸的速度、血液流通的速度以及種種,她將半半的袖子掩下去,心中存疑地搖了搖頭道:“目前沒有任何癥狀。”

    “也沒有中毒?”林蘇青也起了疑。

    她搖了搖頭:“什么也沒有。”

    他們方才親眼所見半半身上護盾破損了,因此夏獲鳥才立即給她重新補上了保護。按理當她的護盾破損,該是有毒氣乘隙而入才是。

    而夏獲鳥是他老師,他對于醫藥方面的知識,無一不是他的娘親和老師教的。如果連她都看不出癥狀,怕是他自己也察看不出別的結果。

    “這就奇怪了……”林蘇青心道,“即使不受陣法的毒氣,那底下的花草的毒氣多少也會受到一些,半半居然絲毫未受影響。”

    “需要多觀察一會兒嗎?”夏獲鳥提議道,她話音剛落,遠在中心點的狗子斜著眼睛瞄來……

    林蘇青忖了忖否道:“此地不宜久留,既然半半沒事,我們應該盡快破解陣法,才能獲得真正的安全。”

    他問半半道:“半半,你若有任何不適,一定要第一時間告訴我們。聽到了嗎?”

    半半連忙用力點頭。

    “很好。”林蘇青與夏獲鳥交換眼神,轉身便折去花海之中尋找身上印有坎卦的女子。方才歸入乾位的女子們此時都靜靜地立在乾位之中,她們懷中原先持有的毒氣團也因為方才的突然爆炸而消失了。

    用這樣的方法成功了一次,第二次就變得順利許多。而花王卻不再如先前那樣,只與身邊的狗子纏斗。她手中的尖刀鐵鞭不時地抽向四面八方,許多次險些抽中了林蘇青,都萬幸有狗子及時阻攔。

    陣法之內自有的時辰已然啟動,他們依然需要爭分奪秒。除去已經歸入乾卦的五名女子,也還剩著三十五名,說來人數不少,然而身處偌大的花海之中,零零散散地各處分立,看上去并不擁擠。

    卻是突然,自花海之中驟然出現密密麻麻的猶如血滴子一眼不停旋轉的東西,它們自花王腳下鉆出來,向四面八方散開,追逐著林蘇青與夏獲鳥,并且不止在地上,它們還會突然飛上高空,甚至毫無規律可循。或是一個回眸便對上腦后的一個血滴子。

    “這是什么情況?方才都沒有出現這些。”林蘇青心中驚嘆。

    “林蘇青!”夏獲鳥遠遠地喊他,“你方才割線了嗎?”

    對了!割線!他心中猛地震顫——壞了!方才他以為以為夏獲鳥割了,夏獲鳥定然以為他去割了!

    “現在去割!還來得及!”夏獲鳥猛地起跳,避開了迎面飛來的血滴子。那些急速轉動的利刃怕是上滿了見血封喉的劇毒。

    方才忘記了割,那么現在就要連割兩條。她喊道:“你割兌乾,我割乾坎!”

    “不可!”眼見著夏獲鳥要趕去,林蘇青連忙出言阻止,“倘若你我同時去割線,勢必會將攻擊全部吸引過去,而夾在中間的乾位萬一再觸發什么變故,你我防不勝防。你繼續找!線交給我。”

    林蘇青旋即趕去兌卦與乾卦之間,他借著樹蔭下斑駁的日光,借著銀線偶爾翻身出的光點從密集的花簇之中努力辨認。

    離得越近,他便感覺身上籠罩的光盾說受到的壓力越大,想必周遭有無形的力量在攻擊他,或許是毒氣,或許是別的看不見的東西。隔著薄薄的護盾,他能體會到那無形的壓迫著他的力量像是在切割他,他低頭去看自己周身,果不其然,凡事受到切割的地方,護盾都壓出了一道道顏色深于別處的印子來。

    隨著他靠近銀線,身上的數道壓力亦隨之增強,盡管有護盾作保,卻壓迫得他呼吸困難。只怕護盾無法抵御太久,若不及時隔斷,遲早會出現破損。

    他立刻捏出劍訣,于食指與中指之上化出一把寒冰似的利刃。他閉上眼睛,憑借意識去捕捉眼前的事物,頃刻黑暗之中便出現了一條條交織的白色線條,而在無數道交錯的線條之中則隱藏著一條泛著銀光的銀線——就是它沒錯。

    可是他不能割別的線,一條也不能動,而錯綜復雜之間所留余地極小,他根本無法越過去、鉆過去、跨過去。

    遂只能透過一處空隙,瞄準那條銀線,控著手中的幻化出的寒冰利刃,延伸向那條藏在其中的銀線,他小心翼翼,謹防觸碰到別的白線。與此同時,也時刻提防著身上的護盾說受到的壓迫,是否會在何處發生破損。

    嘣!猶如緊繃的舊琴弦乍然斷裂。身前的數道白線也隨之消失,壓迫感卻還在,他連忙后退避開,一刻不停留地趕向乾卦與坎卦之間。

    “可有異常?”他便去便問夏獲鳥道。

    “無。”

    “可有收獲?”

    “快了。”

    “半半如何?”

    一直默默守著坎位的半半聞聲趕忙點頭如搗蒜,示意自己沒有任何問題,生怕他來不及看見。

    林蘇青故技重施,集中精力去切割隱藏在白線之中的銀線,這時候夏獲鳥叮囑半半道:“半半,一會兒你來不及跑的話你就先用力往上跳,扶搖直上跳到陣法上方的盡頭之上,使毒氣沖不到你。等我與林蘇青前去站位后,你再下來,就不用你冒險去了。”

    可是這樣來得及嗎?半半心中不安,她當即望向林蘇青。

    “來不及。”林蘇青割完線后退,擦去滿額頭細密的汗珠,“半半,你會側翻跟頭嗎?”

    半半想了想,手中比劃著確認著自己會還是不會,隨后用力點頭——會。

    “那你留心,稍后我一說‘走’,你即刻連側翻三個跟頭過去左邊的艮位。”林蘇青叮囑完才解釋道,“直接跑的話不得不起預備勢,即使來得及跑也不一定來得及跑出范圍。而翻跟頭的話,你聞聲翻就是了,毒氣炸開時最快的延展是自下直沖而上,你若側翻及時就一定能避開。”

    夏獲鳥不以為然:“你讓她跳不是更快?”

    “她不一定跳得比毒氣沖得快。”林蘇青道,“你想想,無論是我們誰送的最后一個歸位,送進去后的第一反應是不是就是直接離開,不是跳?所以無論是誰,跳一定不是當下最快的反應。”

    半半手上比劃著想了想,點頭如搗蒜,她贊同側翻。

    “喂我說你們!能不能多少考慮考慮我?我他大爺的也不是銅墻鐵骨來的!”狗子嚷嚷道,“長話短說行不行?!解釋那么多作甚?你叫她怎么做她照做就是了,管她懂不懂的之后再說行不行?!行不行?!!!”

    上一章    下一章